俄罗斯的未来:孤立之路还是特色之路?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8年4月9日,俄罗斯著名国际政治期刊《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网站刊发了俄罗斯总统助理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的文章《混血者的孤独(14+)》。此文一经刊载,立即引起俄罗斯国内外主要媒体及学术界的广泛关注。笔者认为,至少有三个因素使得这篇文章获得如此的关注:作者本人的身份、文章的内容、文章发表的背景。

该文的作者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现任俄罗斯总统助理,曾任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副总理。苏尔科夫是俄罗斯著名政治家,曾在总统办公厅任职12年,先后效力于叶利钦、普京、梅德韦杰夫三位总统。俄罗斯媒体与学术界赋予了他很多称号—— “克里姆林宫的灰衣主教”“俄罗斯政坛的魔术师”“普京理论体系的缔造者”及普京总统的“首席政治谋士”等。

确实,苏尔科夫是当代俄罗斯政治架构和政治思想的主设计师。他是“统一俄罗斯党”的缔造者之一,在他的推动之下,“统一俄罗斯党”从无到有,并逐步成为俄罗斯当今第一大党,为普京总统的顺利执政提供了政党保障。苏尔科夫还首创性提出了“主权民主”的概念,并使其成为“普京模式”的核心理念。

这样一位在俄罗斯政坛具有相当重要意义的人物写出的文章,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热议,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在《混血者的孤独(14+)》一文中,苏尔科夫指出,俄罗斯曾经有四个世纪向西行,也有四个世纪朝东走。无论是西方亦或东方,都没有在俄罗斯的土壤上生根。因而,俄罗斯将准备迎接一个地缘政治孤独的时代。

文章伊始,苏尔科夫就把2014年作为一个重要的时间点,认为在那一年发生的很多重要事件将会被历史铭记。其中最核心的事件是,“俄罗斯结束了史诗般的西行之路。我们停止了意在成为西方文明的一部分、与欧洲人民‘良好家庭’攀亲的多次且无果的尝试”。这也就意味着,“自2014年起,(俄罗斯)将步入一个新的、长短未卜的‘2014+’时代,我们将迎来百年(200年?300年?)的地缘政治孤独”。

紧接着,他回顾了俄罗斯历次西方化的历程,指出,为了“挤进西方”,俄罗斯做了很多。然而,在俄罗斯的欧洲人很快就融入当地生活,而“俄罗斯人却根本没有被欧洲化……伟大的胜利、伟大的牺牲为俄罗斯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西方土地,而非朋友”。尤其是在上世纪末,为了能够再次被西方接纳,大幅缩减了国土面积、人口数量、工业与军事实力。即便这样,“如此卑微、如此屈辱的俄罗斯依然没能进入西方”。苏尔科夫认为,所有想成为欧洲人、欧洲国家的尝试之所以不成功,是因为,“尽管表面上,俄罗斯与欧洲的文化模式相似,但它们柔软的内核却 并不相似,内在的脉络也不尽相同。因此,它们无法成为统一的体系”。

苏尔科夫还进一步指出,停止西行之路并不意味着俄罗斯就需转向东方。因为,历史上,俄罗斯已经有过向东转的经历。但是,向东转带给俄罗斯的是“混乱”,是“朝代的更迭”,更是“文明的危机”。

在结束了历史梳理之后,苏尔科夫对俄罗斯的西行与东转进行了总结,“俄罗斯曾经有四个世纪向东行,四个世纪朝西走,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没有生根。两条道路都已经走过。如今,需要探索第三条道路、第三种文明、第三个世界、第三个罗马”。与此同时,他还强调,俄罗斯很难成为“第三种文明”,“我们更像是复合与双重的文明,既包含东方,也包含西方。兼具亚洲的和欧洲的成分,但既非完全的亚洲,也不是完全的欧洲文明”。作者进一步指出,俄罗斯的文化及地缘政治属性使得俄罗斯有着迷失般的认同感,这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