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提前大选,向总统制“冲刺”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4月18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突然宣布将于今年6月24日举行议会和总统选举,比原计划整整提前了一年半。这一消息引发各方激烈反应。事实上,自2017年4月修宪法案通过、土政体从议会制变更为总统制之后,外界关于大选将会提前的猜测就不绝于耳;反对党派也坚信埃尔多安不会遵守时间表、更没有耐心等到2019年底才成为“土耳其共和国历史上权力最大的总统”,而是会选择自己胜算最大的时机号召提前选举,力求一击而中。所以埃尔多安宣布提前选举乃是意料之中,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一天来得如此之早又如此仓促。

土官方称,提前举行大选乃是响应民族行动党的呼吁,对当前形势进行了充分评估,认为无论是考虑到“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还是整个中东地区的变局,都必须尽快“消除不确定性”,以避免旧体制的弊端阻碍国家决策。亲政府媒体亦众口一词称赞提前大选是“深思熟虑的战略性决定”,尽早落实总统制有助于以更强有力的方式保障国家的未来。但是对于以必胜之心参加大选的埃尔多安和正发党来说,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提前举行大选,固然是主动出击,可同时也是多重压力下的被迫应对之策;6月份并不能说是最好的时机,但与之后的任何时间相比,都已经是“最不坏”的选择了。 埃尔多安领导的正发党治理土耳其近16年,在土国内享有无可匹敌的 声誉。但从2013年开始,党内贪腐丑闻频发,加之经济增速骤降,民众对正发党和埃尔多安的支持率开始从高点下滑。2015年6月正发党在议会选举中失利,险些丧失单独组阁权,埃尔多安及时调整政策,通过“提前选举”翻盘,才使正发党重新掌握议会。2017年埃尔多安与正发党推动修宪公投,仅争取到51%的微弱多数,修宪法案涉险过关。此后,民意调查显示,公众对埃尔多安的支持率进一步走低。但是叙利亚战场给埃尔多安提供了额外的机会,土政府针对库尔德工人党和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反恐战争”在国内也得到广泛认可。今年1月,土耳其发起“橄榄枝行动”,以清除边境威胁为名,派遣军队进入叙北部阿夫林地区作战,取得阶段性成果。军事胜利振奋了土民众,土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出现新一波上涨,埃尔多安与正发党的支持率也随之回升。

这是埃尔多安必须要抓住的机会。一方面,受民族主义情绪鼓动的民众倾向于将强势领导人视为国家的“英雄”和“引路者”,对其接受程度更高,能冲淡反对者批评埃尔多安“专权”造成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土军在叙战场上并无压倒性优势,要力避夜长梦多。短期内,土政府在叙军事行动仍将持续,但随着时间推移,伤亡人数和各种不确定性都会增加。一旦土军在前线失利,民众情绪出现逆转,埃尔多安和正发党将面临极为不利的局面,不仅会白白浪费现有军事胜利产生的“红利”,还将承受国内外的舆论压力,必然会增加其大选胜出的难度。

正发党的执政合法性有相当大一部分来自土耳其的经济良性增长。在其执政前期,实施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规划,推动私有化进程加速,带领土耳其经历了“黄金十年”的发展,成为全球第16大和中东第一大经济体。经济发展的成果惠及广大安纳托利亚地区的中小企业主和中下层民众,打造了正发党的稳固票仓。但是从2012年开始,受全球经济危机和地区安全环境影响,土经济结束稳定的高速增长,进入波动期。2016年GDP增速进一步跌至3.3%。埃尔多安及正发党政府为挽回颓势,出台了大量经济刺激政策,包括强势压低利率、放宽信贷,鼓励民众消费;扩大政府支出;集中上马多项大型基建工程,修建新机场和运河;追加投资优惠,降低外资进入门槛等。这些政策短期效果明显,各项经济数据显露出向好发展的迹象。今年3月,土制造业实现了连续13个月的增长,来土旅游的外国游客数量也大幅回升。2017年的经济增长率恢复到了令人欣喜的7.4%。

但“强心针”的效果恐怕不能持久。大规模的干预和刺激政策虽然带来了增长,却没有改变土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反而造成通胀率、失业率、经常账户赤字等居高不下。2016年土通胀率平均值为8.53%,2017年11月飙升至13%,达到近14年来最高水平;土耳其里拉与2013年相比,累积贬值已超过一半,自2017年3月以来更是每况愈下,民众对本币信心不断下降,开始设法把里拉继续换成美元;今年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