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化解中美经贸冲突对东亚的影响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中美经贸摩擦近来引人注目,双方艰难谈判。无论特朗普政府引发的这一轮冲突如何收场,经贸摩擦恐怕都将是今后相当长时期内中美关系绕不开的重大乃至核心课题。一般认为,由于中美是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彼此间经贸摩擦不断恶化不仅将导致两败俱伤,也将产生全球性的影响,东亚所受冲击势必更加强烈。

美国的外贸逆差问题由来已久,因此对贸易对象实施限制和制裁措施引发经贸冲突,所导致的严重后果曾使东亚深受其害。

上世纪50年代后,日本率先开始持续高速增长。之后,“亚洲四小龙”于60年代、“亚洲四小虎”于70年代陆续步入高增长序列,至80年代中国大陆改革开放进入高增长阶段,被世界银行誉为“奇迹”的东亚整体崛起达到高潮。但东亚经济的这一整体崛起进程始终以“出口导向”为突出特征,形成了经济增长过度依赖出口扩大的模式,脆弱性明显。更严重的是,东亚经济体出口的扩大又过度依赖美国市场,而自美进口增长则明显滞后,从而不可避免地在东亚与美国之间形成此方顺差持续扩大、彼方逆差不断攀升的贸易格局。当不平衡达到一定程度时,美国必然采取措施平抑其巨额贸易逆差,从而引发激烈摩擦。而东亚经济体一旦应对失当,必蒙受严重后果,日本便为此付出了 陷入长期滞胀的惨痛代价。

上世纪80年代起,为平抑巨额贸易逆差,美国对日动辄启动“特别301调查”,组建名目繁多的委员会,通过直接施压迫日开放市场。在多边层面,不断向当时的关贸总协定(GATT)发起针对日本的诉讼,且屡屡获胜。当所有这些手段成效式微时,美国于1985年9月发起召开“广场会议”,压日签署《广场协议》,日元对美元汇率在之后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整整攀升一倍,由240∶1变成120∶1,进而导致日本出口严重萎缩。面对日元升值、外需萎缩引发的经济萧条,日本政府只能通过扩大内需来刺激经济回升,但又发生政策搭配方面的严重失误,导致股市、房市两大泡沫一起膨胀。进入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灭,迄今仍未完全走出阴影,对美经贸竞争力明显弱化,其占美国外贸逆差的比重亦从上世纪80年代高峰期的超过50%跌至目前的不到10%。受日本经济长期不振影响,东亚区域合作的进程也是一波三折。

时隔30多年,快速崛起的中国成为美国在东亚发起经贸制裁的首要对象。这背后的东亚与美国经贸格局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应该说,美国方面并未发生明显变化——仍受所谓“孪生赤字”(对内财政赤字,对外贸易赤字)所困,当然其严重程度比30年前高出许多。据美方统计,2017年美国的外贸赤字 较上年增加8.1%,达7961.72亿美元,相当于出口总额的51.5%。通过经贸制裁平抑逆差,仍然是美国对外政策的主要选项。特朗普入主白宫后,打着“美国优先”旗号,更加倚重对外经贸施压。

东亚方面则发生了明显变化。首先是中国快速崛起,日益成为东亚乃至全球经济增长的中心。2010年中国取代日本成为全球第二、东亚第一大经济体。1990年中国按名义汇率计算的GDP仅相当于日本的1/8,现已是日本的三倍。其次是中国外贸规模快速扩大,已成为世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更是全球第一大货物出口国。2017年中国货物出口额达22635.2亿美元,相当于日本(6983.7亿美元)的3.24倍。第三是东亚其他经济体对华出口迅速扩大,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几乎所有东亚经济体的最大出口市场。2016年,对美出口额在东盟出口总额中的占比较2000年下降了7.6个百分点,对华出口占比却上升了8.6个百分点。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日本、韩国身上。第四,中国在成为东亚经济体首要出口市场的同时,自身出口却仍以美国为最大市场。2000~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从521.0亿美元扩大到4297.5亿美元,17年间增长了7.2倍。2017年,对美出口在中国出口总额中的占比高达18.99%,而东盟、日本、韩国对美出口在各自出口总额中的占比则分别仅为12.33%、6.07%、4.54%。

以上现象的效果迭加在一起,就导致中国不可避免地成为美国最主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