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是否做好了艰难协调的准备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近来,关于中美关系的负面消息可谓沸反盈天。在经济领域,“贸易战”已是一触即发,“金融战”的雷声也在天边响起。军事安全领域,美舰常态化巡航使得自去年初已基本平静下来的南海局势重现对立因子。围绕台湾问题,先是特朗普签署“与台湾交往法案”,后是美国国务院为向台湾出售常规潜艇技术“开绿灯”,严重损害中美关系政治基础。地区战略层面,美国酝酿多时的“印太战略”即将正式出炉,牵制“一带一路”和中国海上前出战略的意图昭然若揭。

而这背后,是特朗普政府出台从《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到《美国国防战略报告》《核态势审议报告》《中国履行世界贸易组织承诺报告》的一系列官方文件,断言过去20年美国历届政府奉行的通过将中国融入全球体系促使中国转变为“温和行为体”和“值得信赖的伙伴”的接触政策归于“失败”,进而把中国定性为“战略竞争者”和“国际秩序修正主义国家”,宣告将美国对外战略优 先目标从反恐回调至应对传统大国挑战。

4月中旬开始发酵的美国全面制裁封杀中兴通讯案、特朗普政府考虑援引《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敏感领域”投资、美司法部开始就华为公司涉嫌与伊朗进行“非法交易”展开调查等消息犹如热锅上泼油,使得中国国内对美情绪进一步升温,两国关系氛围更加糟糕。

中美关系陷入严重焦躁状态,生动表现在太平洋两岸精英们的思维中。在中国,“美国对华摊牌”说日盛,有人呼吁“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国要把近40年来受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强烈影响的既有世界观抛弃掉”。在美国,渲染对华竞争的调门俨然形成共识,政商两界人士不再像以往两国发生摩擦时那样主动站出来为中美关系大声疾呼。笔者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和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期间向与会美国企业家提出的采访要求均被婉拒,他们显然觉着自己无论怎么说都会得罪一方。

结合特朗普政府核心决策圈人事持续变动传导出的讯号——从《致命 中国》一书作者彼得·纳瓦罗牢牢掌控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保守派经济评论家拉里·库德罗接替反对对外加征钢铝关税的加里·科恩出任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到中央情报局局长迈克·蓬佩奥接替在特朗普看来立场过于“建制派”的雷克斯·蒂勒森出任国务卿,以及曾经的新保守主义“铁三角”之一、美国前常驻联合国代表约翰·博尔顿替换中规中矩的赫伯特·麦克马斯特出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贸易鹰派”与“军事鹰派”正在形成共振,使得众多中国观察者们不能不对特朗普政府今后的对华政策趋向深感担忧。

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对抗冲突即将甚至已经取代对话合作成为中美关系的主流,乃至“新冷战”可被视作当今世界的一大主要特点了?3月初,笔者与中美两国一些知名学者有过交谈,他们当中不少人认为中美事实上已经进入“新冷战”状态,“半个身子都掉入修昔底德陷阱”了。笔者并不情愿匆忙得出这样的结论。至少,在笔者心底,维系中美合作的基本因素并未发生全面坍塌,促进中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