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会特朗普,安倍得到了什么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2018年4月17~1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再次访问美国,安倍与特朗普的会晤至此已达六次。将这六次会晤拼接起来并聚焦日本一方,可对美日领导人的这六场外交秀进行一个较长跨度的考察,勾勒出日美关系的演变图景与日本的得失。

安倍和特朗普的第一次会晤是在2016年。安倍在前往秘鲁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前夕顺访美国,并于美国当地时间11月17日下午5点前往纽约“特朗普大厦”,与新当选总统的特朗普举行了大约90分钟的非正式会谈。安倍会后表示,确信特朗普是一位可以信赖的领导人,深信已与特朗普建立了信任关系,“日美双方就彼此方便之时再次举行会晤并进一步地在更广泛的范围内更深入地进行会谈达成了一致”。特朗普当天在脸谱发贴表示“极棒的友谊从此开始”。

美国大选期间,日本上下普遍认为特朗普令人难以捉摸,特别是其对日强硬姿态由来已久,形成于敲打日本在美国国内舆论甚嚣尘上的上世纪80年代,之后也并无变化,因此更情愿希拉里当选。特朗普的意外当选使日本政府颇受震动,陷于一片紧张与不安。首先,日本担心其一贯视为外交基石的日美同盟的根基将因此而出现松动,二战后一直依赖日美同盟的日本外交安保政策被迫做出重大调整。其次,日本还担心特朗普政权会兑现竞选承诺,宣布退出日本非常重视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另外,特朗普政权将会如何调整美中关系和美俄关系、如何应对朝鲜的核导试验,也是日本认为将会影响日本外交与安全的重大问题,特别是担心美国新政权会放弃二战后所一直充当的世界警察角色。基于上述考虑,安倍指示其亲信、首相助理河井克行作为其特使,尽快先行赴美会晤特朗普团队的有关人士,并安排会晤特朗普的有关事宜,而其本人则在特朗普当选次日,即11月10日早上与特朗普进行了电话会谈,并于当天在众议院强行表决并通过了TPP批准议案及其相关法案,试图以此影响并推动特朗普及其过渡团队不要退出TPP。

此次安特会可以说是日本进行的一次摸底和游说之旅。摸底的目的在一定程度上是达到了,但游说的努力并没有成功。日本多数舆论认为,在特朗普就任前,日本首相在各国领导人中率先与之会见实属罕见,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而通过与刚刚当选的美国总统预先建立紧密的领导人关系,是对以往的中曾根—里根关系和小泉-小布什关系这一有效外交经验的继承,有益于增进日美关系,有助于两国各部部长以及各对口部门官员之间相互协商,有利于解决两国之间棘手的外交问题。安倍通过此次会晤不但吃到了一颗对日美关系何去何从的定心丸,而且在较大程度上摸到了特朗普及其过渡团队的脉象,有利于之后的日美互动。 安倍与特朗普的第二次会晤是日 美首脑的第一次峰会。2017年2月9 13日,安倍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日本政府事先做了充分准备。当地时间2月10日下午,安倍在白宫与特朗普举行会谈,加上共进工作餐的时间,会谈共持续了约1小时40分钟,随后双方共同出席了联合记者会并在会后发表了联合声明,次日两人还在特朗普私人别墅附近的一家球场打了一场高尔夫。

概而言之,此次《日美联合声明》“申明了进一步加强日美同盟和日美经济关系的坚强决心”,主要涉及日美同盟和日美经济关系两个方面,以及安倍邀请特朗普年内正式访日以及副总统彭斯早日访日,特朗普接受了邀请。加强日美同盟是该声明的主要部分,涉及当时东亚域内几乎所有热点问题,核心内容是:日美同盟是亚太地区和平、自由与繁荣的不可动摇的基石,美国将通过兼具核武器及常规武器的全面军事能力,坚定不移地全力防卫日本,日本也将在日美同盟中担负更大角色和责任。声明首次写入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纳入《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范围的内容,引起广泛关注。关于日美经济关系,主要涉及了加强经济合作和如何应对美国宣布退出TPP的问题,“双方重申了将全力参与为加强各自国内经济需求和世界经济需求而进行的‘三支箭’式的应对,相互补充并强化各自的财政政策、金融政策和结构政策”。针对美国退出TPP的问题, “日美两国重申了加强贸易和投资关系以及在促进整个亚太地区贸易、经济增长及高标准的方面所进行的持续努力的重要性。为此,已注意到美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