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的改善,可控的对立

World Affairs - - 第一页 -

早在2018年3月俄罗斯总统大选前,俄国内精英展望普京第四个总统任期的俄美关系时就认为,俄外交在新的政治周期内会努力管控与西方的矛盾,把俄美关系稳定在一种“可控的对立”状态,因为对于任何国家而言,为国内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条件都是重要原则,赫尔辛基会晤实际上已经开始践行这一原则。

就在此次“特普会”前一天, 2018俄罗斯世界杯以一场惊心动魄的法国与克罗地亚之间的对决圆满闭幕。普京豪迈放言,俄成功举办足球世界杯,其成果之一是破除了关于俄罗斯的各种谎言和偏见。然而,紧随其后举行的“特普会”似乎表明,俄罗斯人认定的那种“偏见”依然存在。

以往的美俄元首会晤,总会以签署重要协议作为成果形式,但从这次峰会前夕两国媒体披露的情况看,两国高层对此次峰会取得“重大突破”并不抱多少希望,就像峰会前访俄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所说的,“峰会举行本身便可被视为是进展”。俄方相对乐观一些,俄总统助理乌沙科夫表示,两国总统可能至少会发表联合声明,阐述双方在改善 双边关系及进行国际联合行动方面将采取的行动。为此,俄方还向美方提交了联合声明草案。

从传统视角看,这次会晤涉及美俄核裁军、朝鲜核问题、伊朗核问题、叙利亚危机、俄向德国供应天然气、俄“干预”美国大选、国际油价等广泛议题,其成效应该是值得肯定的。两个核大国不仅打破了彼此关系僵局,而且还表达了加强战略稳定对话的意愿。特朗普在联合记者会上说,“今天的会晤只是一个长期进程的起点,但我们已经迈出了通往光明未来的第一步”。普京则希望两国关系走出冷战和意识形态冲突的过往,合作应对包括维护国际安全、应对地区危机、反恐、打击跨国犯罪、改善经济和环境在内的一系列挑战。两位总统责成各自安全团队与对方保持接触,落实会晤后续工作,并同意建立一个高级别工作组,商讨如何开展“商务合作”。

但此次会晤没有发表联合声明,且上述“亮点”很快被淹没在美国国内声势浩大的反对和批评声浪中。这股声浪的导火索还是“通俄门”事件。就在会晤前三天,美国“通俄门”调查负责人、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以“入侵美国民主党和国家选举委员会的服务器”为名正式起诉了12名俄罗斯官员。这是试图在俄 “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问题上砸一记“实锤”。但在会晤结束后的联合记者会上,特朗普拒绝认为俄“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表示他“没有任何理由认为”俄会侵入民主党的服务器。尽管他后来声称自己“口误了”,但此语在美国国内掀起的政治波澜已经形成。共和党联邦参议员麦凯恩公开斥责特朗普在赫尔辛基的言论是“记忆当中美国总统最不光彩的表现之一”,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布伦南甚至称特朗普在记者会上的表现“完全是叛国行为”。

美国国内对特朗普面对普京“软弱无力”的铺天盖地的指责很快迭加出政治压力,所引发的波谰让世人如同看了一出大戏,给人最直观的感受正如普京在会晤后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采访时所说的:俄美关系深受美国国内政治博弈的影响,沦为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人质”。

究竟该如何认识俄美关系大势呢?1991年苏联解体后,刚刚独立的俄罗斯奉行“欧洲—大西洋主义”,意味着奉行半个世纪之久的美国对苏遏制战略结束了。对美国而言,冷战结束后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实现对苏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