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吉“换地”开启中亚外交新篇章

World Affairs - - 世界态势 - 文/杨进

8月14日,吉乌边界委员会成员、吉尔吉斯斯坦奥什州第一副全权代表巴依什·尤苏波夫对外界宣布,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已经完成边界划定和划界谈判,根据谈判结果,双方决定通过交换边界附近土地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飞地,是一个包含地理和政治双重含义的概念,主要指一国主权领土与本国主要国土分离,嵌入另一个国家领土范围内,或者被另一个国家领土、领海等相分隔的领土。飞地普遍存在,且类型繁多。在后苏联空间,飞地现象十分普遍,涉及飞地的议题构成了当事国之间关系的晴雨表。乌兹别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这两个中亚邻国,相互存在多块飞地,且独立20多年来因为飞地问题冲突不断,严重影响两国关系。不过近期两国在飞地问题上却开创性地采取了土地交换政策,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显著改善了两国关系,并可能对中亚外交格局产生重要影响。

乌吉飞地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乌兹别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都是苏联解体后新独立的国家。独立初,两国按照《别洛韦日协定》等一系列法律文件对边界和领土进行了大体确定。当时独联体划分领土主要是按照苏联时期各加盟共和国边界现状保持不变的基本原则。这就意味着,苏联时期的行政区划原则实际变成了各国独立时的主权领土划分原则。

众所周知,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的形成经历了十分复杂的历史演变过 程,有的加盟共和国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实体。在20世纪20年代加入苏联的进程中,整个中亚地区经历过数次复杂的调整,最终形成了五个加盟共和国。中亚地区在历史上就是不同宗教信仰、不同民族和族群往来繁复之地,不同民族和族群相互杂居,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苏联成立时,当时的联盟中央在划分加盟共和国边界时主要根据列宁的民族识别和民族自决理论进行,即在成立行政单位时,主要按照民族聚集区的原则划分行政边界。需要指出的是,联盟中央这样的考虑,还隐含有加强管控的意图。这样一来,就在各个加盟共和国边界附近形成了一个一个以民族身份识别为基础的大大小小的跨界而居的行政区。这是独立后各国普遍存在的飞地的雏形。

苏联时期,由于意识形态原因,各加盟共和国对联盟中央的边界划分少有异议。在那些土地贫瘠、人迹罕至的区域,甚至出现了按照经度或者纬度划分边界的情况。大家都生活在共同的“苏联大家庭”,紧密的政治和经济联系,使得当时中亚地区“飞地”居民的生活从来没有感到有什么不便,也不会受到与周边居民的区别待遇。因而在当时这些犬牙交错的大大小小“飞地”的存在都不成问题,居民们彼此相安无事。但这却为独立后各国在相关问题上产生的一系列争议埋下了伏笔。在中亚地区,不是仅有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之间存在飞地的领土矛盾,而是几乎所有中亚邻国之间都相互存在边界模糊或者飞地这样的棘手问题。

两国飞地冲突及其政治后果

独立后,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边界只是在原则上按照原加盟共和国边界确定。实际上,两国边界有多段并未得到明确确定,两国长达1378公里的边界线,存在争议的多达230公里,更为复杂的是两国相互嵌入的数块飞地。

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边境一共存在八块大小各不相同的飞地,有的飞地面积达数百平方公里,有的则不到1平方公里。在费尔干纳盆地,乌兹别克斯坦有四块飞地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其中最大的一块叫索赫,面积达325平方公里,距吉尔吉斯斯坦巴特肯州政府所在地巴特肯仅仅24公里。最小的两块飞地卡拉恰和贾盖尔则不到1平方公里。吉尔吉斯斯坦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最大的飞地是巴拉克村,位于费尔干纳盆地马尔吉兰和费尔干纳城之间。

独立后,这些未明确的边界和飞地问题给当地居民生产生活带来极大不便,也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阻碍两国关系正常发展的消极因素之一。在有的飞地,甚至存在一个家族分属两个国家的状况,越境走动需求迫切。但是两国互设边境检查站,为当地居民外出带来了很大困难。边境两侧、飞地及其周边居民为了肥沃地块归属、跨境河流水源、能源供应和水电站开发等一系列问题频繁发生剧烈冲突,乃至兵戎相见。2010年费尔干纳爆发严重骚乱事件后,乌兹别克斯坦曾经长时间关闭边境检查站。作为回应,吉尔吉斯斯坦也在边境检查站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