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国际战略出现对中美平衡新趋向

World Affairs - - 个性表达 - 文/石源华

笔者去年曾提出,中国周边已经出现新的“三个世界”构架:中美各为一极,其间存在许多中间国家。几乎所有周边国家对于中美均持平衡立场。笔者还特别指出,日本与美国结成战略同盟关系,执行傍靠美国制衡中国的政策。但日本与中国也存在共同利益,与美国之间则存在不少利害冲突,一旦中日关系走出困境,日本也会选择在中美之间实行平衡的国际战略(《世界知识》2017年第15期“封面话题”)。

我曾与一些日本学者交流,提议可否就日本对中美实行平衡战略的问题展开研讨,并认为解决好这个问题是推进中日关系健康发展的关键,但得到的回应基本上都是否定的。有些日本学者甚至认为,美日关系在政治军事领域和意识形态领域从骨子里是不可分离的,日本不可能在中美间实现平衡,日本在对待中美关系时,将别无选择地站在美国一边。

实际上,20世纪70年代初中日关系正常化以后,两国曾经历过一段非常友好的时代。日本是支持中国改革开放力度最大的西方国家,也曾率先冲破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在西方发起的联合对华制裁。冷战结束后,中日关系起起伏伏,但也有过友好发展的时期,两国曾从双方建立的战略互惠关系中获利巨大,推动了东北亚和中国周边的和平稳定环境。安倍首次就任首相后,曾经创造了日本新首相首访不去美国而到中国的记录,结束了此前中日关系长期低迷的状态。日本政府也曾积极倡议不包括美国在内的“东亚共同体”建设,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效应和经济利益。

中日关系的下行始于中国崛起,特别是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日本对此存有不适应心态,成为“中国威胁论”的主要鼓吹者,中日领土领海分歧也上升为战略性竞争。两国国内都有人把对方视为政治对手和军事假想敌。中日关系的恶化也与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蓄意分离、破坏、撕裂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有关,日本充当了美国对华竞争的枪手角色。中日发生激烈对抗,双边关系恶化到邦交正常化以来的最低水平。双方在安全领域的竞争和对立,从钓鱼岛、东海划界延伸至与日本无直接关系的南海争端,中国战略利益遭遇严重挑战。日本甚至表现 出直接加入美国策划的“美日澳印”印太联盟的意向,加剧了中日关系的紧张程度。中国近年提出的“一带一路”“亚投行”“亚洲安全观”等无不遭到日本的冷嘲热讽和暗中阻遏,双方在俄罗斯石油东输管道建设和东南亚高铁建设上的竞争,使双方都遭遇重大损失。

日本追随美国制衡中国的行为使其国家利益遭遇重大损失,但并没有达到阻止中国高速发展的步伐。日本国内主张缓和对华关系的声音逐年上升,对中日关系改弦更张,成为日本外交的新动向。特朗普执政后日本急于拉近对美关系,而强化美日同盟关系,制衡中国仍然是美日关系的基本特征。但美国退出TPP,高调鼓吹“美国第一”,损害了日本国家利益,日本精英阶层感到美国越来越不靠谱,联美反华的风险日益增大,因此调整日本的国际战略, “在‘后退中’的‘海洋国家联盟’(英、美等)和新兴的‘大陆国家联盟’(中俄印)之间发挥调和作用”,成为日本的主要政策走向。日本的国际战略呈现出对中美平衡的新特点。

2017年以来,日本在保持和强化美日同盟为其国际战略主调的同时,向改善中日关系迈出了重要的步伐,并在中日相向而行的共同努力下,取得重要进展。5月,日本派遣自民党二阶俊博干事长出席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高层峰会,明确表示日本将参加“一带一路”建设,成为中日关系改善的标杆。随后,安倍首相亲率政府要员出席中国驻日大使馆举办的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活动。日本经济大型访华团不断来中国商谈合作。两国在上海召开“高级别事务磋商”,就建立“海空联络机制”达成共识。习近平主席和安倍首相先后在汉堡、岘港、符拉迪沃斯托克三次会面,气氛良好。李克强总理已经实现访问日本。安倍首相和习近平主席的互访亦已经被提上议事日程,中日关系有望走上健康发展的道路。

然而,从深层次观察,中日争端问题并未得到解决,深层矛盾也没有从根本上缓解,两国在印太和东北亚的战略角力仍在向纵深发展,钓鱼岛争端近期无望取得进展。但日本国际战略从联美反中改变为对中美平衡的新趋向,必将有助于中日关系的改善和东北亚的合作共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