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2018”联演:中俄战略协作新境界

World Affairs - - 个性表达 - 文/胡欣

1981年里根入主白宫后,以“美国复兴”为己任,誓言对苏联采取强硬政策。为回击美国和西方,苏联随后举行了规模空前的“西方-81”军演。时隔37年,面对步步紧逼的美国,俄罗斯于2018年9月中旬在远东举行“东方-2018”军演,俄国防部长绍伊古称此次演习在地域范围、指挥力量、参与部队等方面均“史无前例”,总计逾30万军人携数万装备参加演习。

除了规模庞大外,中国军队加入演习,更令外界瞩目。中方此次派出约3200名军人、1000余台车辆装备、30架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进入俄境参演,这是中国首次参加在俄罗斯本土举行的战略层级大规模军演,同时也创造了出境参演兵力的新纪录。尽管蒙古国也派兵力参演,俄中两军无疑是最亮眼的,两国也借此释放出携手应对挑战的重要信号。

从国家关系视角看,中俄战略互信与合作不断增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以更加务实的方式持续深化,尤其在重大安全领域,协作更具深度。从领导人层面看,2017年俄方将最高等级的奖章“圣安德烈”勋章授予习近平主席,中方今年也将首枚“友谊”勋章授予普京总统。从实际举措看,除延续传统的能源、军贸合作外,两国还在对方面临外部挑战的重点战略方向提供支持,比如两国海军去年分别在南海、波罗的海进行了联合演练。

这一局面的出现从根本上讲是因中俄两国现阶段在世界格局走向、大国关系定位、重大问题应对等方面具有较为一致的共识基础,在彼此战略利益需求方面也呈现出高度互补性。外部的刺激因素则是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在国际上引发的混乱和动荡。美国敌视中俄的立场已经公开化和政策化,特别是在亚欧大陆的东西两侧以及中东、南亚、印度洋等侧翼地区不断巩固军事同盟,前移军事部署,从地缘上挤压中俄战略空间,并在经贸领域频频施加大棒铁腕,导致大国关系不仅失去稳定性,更有滑向对抗的风险。如此一来,自然会逼迫中俄这两个被美国列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的国家相互加深“背靠背”的战略倚重。

中国参与俄战略层级的军演,显示出两国在动荡不安的国际形势中加强战略合作、抵御外部军事威胁、维护国家安 全的战略共识。两国是亚欧大陆极其重要的大国,也是世界多极化进程的两支关键性力量,如果中俄两个大国能形成相互支撑的局面,对维护本国安全和地区稳定都将产生重要影响,正如普京在观看演习后强调的,参演国“共同捍卫着欧亚地区的稳定与安全”。

不过,作为独立性很强的世界大国,中俄在长远战略目标、整体战略布局以及实施手法和路径等方面不尽相同,彼此靠拢既存在共同适应冷战后国际力量结构调整变化的必然性,也有着应对共同现实利益需求的阶段性。中俄间的军事安全合作走的不是冷战式的军事结盟道路,而是要借助对方的战略实力和影响,增强稳定周边安全形势的总体势能。只有双方均对此保持清醒的认识,才能各自预留充足的战略弹性空间。

从军事能力建设角度看,“东方-2018”军演在深化两军务实合作的同时,也增强了双方共同应对安全威胁的能力。对中方而言,参加军演无疑是强化备战、提升打仗能力的重要手段。俄军演一贯以规模大、强度高、节奏快著称,中国此次参演必然对部队的境外作战、联合指挥等提出更高要求,并对多兵种协同作战能力进行实战化检验。

在以前的中外联演中,我军曾暴露出训练水平、作战能力等方面的差距。经过改革,中国军队重塑指挥体制架构,优化军队规模结构,改革作战力量编成,发展新型作战力量,重点加强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现代战争的能力建设。此次以新型合成旅军力规模参演,不仅展示出新时期军队改革的初步成果,也彰显了中国军队“走出去”的自信,还为我们向坚持在叙利亚作战的俄军“取经”提供了机会。

在美国与欧洲盟友关系裂痕扩大之际,中俄的相互进一步靠拢让一些西方人深感“恐慌”。虽然中国国防部强调军演不针对第三方,仍有人不怀好意地将其渲染为意图颠覆西方的“联盟”,仍有人杯弓蛇影地将其污蔑为中俄发起军事挑战的“修正主义行动”。其实,只要看看美国在经济、政治、军事、外交等领域对中国的施压围堵,谁在威胁谁还不明白吗?“东方-2018”军演所展示的能力与意志必然是对潜在威胁的一种威慑,当然会令某些心中有鬼的人心里发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