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可否复制“越南模式”

World Affairs - - 中国周边 - 文/潘金娥周增亮

2018年年初以来,朝鲜以令人惊讶的方式迅速调整内外政策,展示了内政外交的全新姿态,这将可能成为朝鲜变革的历史拐点。朝鲜今后的走向,令人充满期待。朝鲜是否会和中国越南一样,从此开启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大门?

据韩媒报道,金正恩4月27日在北南首脑会谈中对韩国总统文在寅表示“愿意借鉴越南模式”。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在河内访问时,称赞越南革新模式成就突出,希望朝鲜能够效仿“越南模式”。他说:“当下越南的繁荣和我们与越南的伙伴关系曾经一度令人难以想象,鉴于此,我有一条信息希望向金正恩委员长传达:特朗普总统相信您的国家可以复制这条道路。”一时间,国内外媒体掀起了对朝鲜能否复制“越南模式”的大讨论。

何为“越南模式”

说起“越南模式”,它的具体含义是什么,并未有人给出专门的定义。通常来说,人们会认为这是专指越南实行社会主义改革的独特发展道路,寓意它不同于中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西方媒体认为,越南是中国的学生,但改革已走到了中国前面。在西方看来,所谓“越南模式”,就是指越南实行了更加民主化、自由化和市场化的改革。

然而,蓬佩奥所言,除了上述含义之外,恐怕还表达了美国对越南改革模式的认同,尤其是对美越关系的肯定。也就是说,美国不仅希望朝鲜效仿越南实行民主化市场化的改革, 而且还希望朝鲜像越南那样积极向美国靠拢。

那么,朝鲜能否复制“越南模式”呢?在回答这一问题前,我们需要了解“越南模式”的具体含义。从越南革新的实践中,我们可以总结出所谓“越南模式”的几个特点。

一是在经济上实行以市场为主导的外向型经济,同时鼓励发展私人经济。越南除了大力鼓励出口以外,还采取激进的外资引进政策。2017年外资在越南总投资中的占比接近50%,外贸依存度超过180%,外向型经济特征明显。与此同时,越南强调发挥市场机制的导向作用。越南政府对经济的宏观调控力度较弱,每年制定的经济增长指标大多数年份都未完成。根据越南庄园主的介绍,越南政府对农业基本是“无为而治”,既不负责基础设施建设,也不收费,任由承包农业生产的庄园主自己想办法,因而各地“庄园主俱乐部”非常活跃,在农业生产环节的种子、肥料和销售等各个环节自行发展,寻找出路。而在工业企业方面,政府积极鼓励私人企业。在大多数国有企业处于亏损状态并且贪污腐败频发的情况下,民众对国有企业唾弃有加,认为它们既挤占了社会和公共资源,又破坏了市场机制,因而非常希望将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改革。在生产资料所有制问题上,越共十一大以超过65%的赞成票,把“主要生产资料以公有制为基础”从越南社会主义主要特征中删除,而这被越南理论家认为是越南经济体制改革的一次重大突破。2017年6月召开的越共十二届五中全会决议提出,把私人经 济发展成为社会主义定向的市场经济中的重要动力,促进私人经济快速、持续增长,要体现在数量、规模、质量和占GDP的比重上。经过30多年的革新,越南经济市场化和私有化特征非常明显。所以美国前国务卿克里曾表示,从经济角度看,越南现在已没有“共产主义”的影子。

二是在政治上虽然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最终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法权国家”,但强调民主化和公开性,公民社会发展趋势明显。有人将越南政治改革模式概括为“可控的民主”,是有一定道理的。一方面,越共强调对党的领导方式进行革新,把党对国家的领导纳入法律框架内;另一方面提高国会和祖国阵线的表决权和监督权。越南国会对重大问题具有决定权,可以通过投票决定是否执行党和政府的政策。在司法方面,近年来加大改革司法制度,强调司法程序的独立性和公开性、重视人权等。同时越南还通过并不断修改《新闻法》,越共对新闻媒体的管控放松,等等。这些政治改革措施已经产生了一定效应。过去几年来被所谓“民意”否定的提案不少,如修建南北高铁计划、铝土矿开发项目、主办2019年亚运会等,民主集中制几乎名存实亡。对这一结果究竟应如何看待,我们不妨参考美国前国务卿克里所言:虽然目前越南是“一党专政”,但美国正通过“成功的外交手段改变越南”。

三是在外交上实施“积极主动地融入国际”战略,实行对外关系多边化、多样化和多元化,在大国之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