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驾马车”改“三驾”:越南权力结构重大变化

World Affairs - - 中国周边 - 文/成汉平

近期,越南高层大事不断。9月21日,享年62岁的时任国家主席陈大光因罹患“严重疾病”去世。两天后,越南国会主席阮氏金银代表第14届国会常务委员会签发通知,根据越南宪法和国会组织法、根据越共中央政治局提议,由国家副主席邓氏玉盛担任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代理主席职务,直至国会选举产生新国家主席。9月26〜27日,越南为陈大光举行隆重国葬。10月1日夜,享年101岁的越共前总书记杜梅逝世。10月2日,越共12届8中全会如期召开,会议召开一天后便传出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以100%的赞成票被提名担任国家主席的消息,令外界颇为惊愕。紧接着,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氏秋恒在例行记者会上正式宣布了这一消息,并以“符合党章、符合宪法、符合民意”果断回应了外界对这一提名的所有质疑。这意味着,一旦获得10月下旬召开的第14届国会第6次会议的通过,阮富仲将身兼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两大要职,这在越南政坛还极为罕见。

“四驾”变“三驾”的意义

越南最高权力层有自己独特的结构。越南共产党是越南的领导力量。越共中央政治局不设常委,重大决定通常由政治局委员通过表决作出,紧急情况下由最高层直接定夺。或许是为了相互制约、平衡权力,越南最高权力层多年来形成了外界称为“四驾马车”的权力结构,即由四位不同的人分别担任总书记、国家主席、总理 以及国会主席一职,各职务间极少有兼任的情况。

越南还形成了一种南北制衡(亦称“双向制衡”)的不成文的权力组成规则,即党的总书记通常由出身于北方的领导人来出任,主抓意识形态,确保越共不变色,同时稳定与北方邻国中国的关系。总理则由来自经济活跃的南方省份的人担任,主管经济工作与经济改革。现任总书记阮富仲出生于河内,现任总理阮春福及其前任阮晋勇都来自南方。

长期以来,国家主席在越南主要是一个象征性的职务,但毕竟也是“四驾马车”之一。陈大光在党内仕途顺畅,官至公安部长、四星上将,并最终进入最高决策层,成为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家主席。据报道,陈大光在去年7月感染了一种罕见而危险的病毒,曾先后六次前往日本治疗。有医学专家认为,对这类疾病世界上目前尚无任何明确有效的治疗方法。也许正是这种神秘疾病,越南社会还一度流传“投毒论”。在越南政坛,患上神秘疾病(抑或只是因为官方对此秘而不宣)的远不止陈大光一个人。曾被看好将接替阮富仲总书记一职的越共前中央宣教部部长、书记处常务书记丁世兄,此前也被曝“身体欠佳”,越共中央甚至不得不物色了他的接替人选——陈国旺。前岘港市委书记阮伯清从地方调到中央之后不久也患上了神秘疾病,最终不治。

陈大光病逝使阮富仲得以身兼两职,传统的“四驾马车”瞬间变成了“三驾马车”,这样的重大变化注 定会影响政坛未来的走向。从表面上看,在四人分权的政治格局中,党的总书记理论上只是300多万越共党员的“领路人”,而一旦兼任国家主席,便成为越南近一亿人民的合法代表。两者叠加,肯定是1+1>2的结果。这样的政治变化可谓空前,定位其为“历史性突破”并不夸张。一旦从此形成惯例,必将彻底打破四马分权体系,意味着多年来沿袭的权力结构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如果再算上与总书记一职配套的“中央军委书记”这个头衔,越南政坛一个相对集权的时代终于到来。就中短期而言,当前越共正在强力推行的反腐、舆论监管立法以及针对越共十三大的人事布局等都将得以有效推进;就中长期而言,高层内部的权力斗争将会逐渐失去固有的政治环境,政治生态或将有某种脱胎换骨的改变。

越共的反腐败斗争已经完全进入深水区。根据此前媒体的披露,权力极大的公安部门是一个重灾区,迄今为止已有包括多名公安系统将领在内的高官落马,甚至还包括退休的高级官员。曾经担任公安部长的陈大光的突然离世,就意味着与陈大光关系密切的诸多老部下,顿感失去一个心理保护伞。同时,从另一个层面分析,既然“大树”已倒,在接下来的超高强度的反腐败斗争过程中,在权力得到巩固的阮富仲的领导下,越共纪律检查部门也就没有了任何顾虑了,公安系统的反腐将会一往无前,不再投鼠忌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