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外交难觅破局之策

World Affairs - - 世界态势 - 文/黄萌萌

8月27日,德国外长马斯在德驻外使节工作会议上说,要打造“多边主义者联盟”来制衡美国方面的“美国优先”理念。这也成为当前德国外交面临重重挑战下试图“突围”的最新动向。当前,德国政界、学界与媒体就如何在美国的掣肘下继续维护二战后世界秩序以及德国领导力的讨论已然展开。但在不确定性与日俱增的国际环境中,德国外交政策总体上仍踌躇不前。内政上,默克尔第四任期的权威明显下降。对外,在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等大国的外交目标与战略愈发明确之时,德国尚缺乏外交角色新定位以及明确的外交战略。欧盟层面,各成员国对于财政、安全以及难民政策领域的改革方案意见不一,欧盟外交认同不断削弱。德国欲寻求欧盟内的多边或者双边领导力框架,但德国在欧盟安全领域应发挥的领导作用却久不到位。德国欲以欧盟为依托提高在国际政治中话语权的目标遭遇瓶颈,欧盟成员国对于德国领导力的预期与德国能够提供的支持不符。

新时期国际不确定性因素增加,德国外交应对乏力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跨大西洋价值观共同体与西方自由秩序不断遭受挑战,战后历经70年德美政界共同培育和维护的“特殊盟友关系”逐渐向务实性的“平衡伙伴关系”转变。欧洲试图在美国正撤出的领域寻找新合作伙伴,但在反恐以及安全政策上欧洲和德国很清楚其无法放弃美国的支持。经济上,德国对美国的大额贸易顺差与特朗普宣称的“公平贸易”格格不入,美国多次威胁要向德国汽车征收关税。安全上,美欧关于伊核协议的争执公开化,欧盟力主保护在伊朗投资欧洲企业的利益,而美国针对欧盟在伊投资企业的制裁已经箭在弦上。德国一方面试图通过美国国会等渠道对特朗普施加影响,另一方面,德国以欧盟为依托提出反制措施,并且寻求俄罗斯和中国的支持。2018年8月,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在《德国商报》上撰文呼吁欧洲建立 独立于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支付渠道,以求欧洲公司在与伊朗进行商业交易时免受美国政府的单边制裁。擅于实施平衡以及妥协战略的默克尔对于该倡议仍有所保留,但是欧州独立支付体系已得到欧盟层面的积极响应。未来该支付体系将由德、法、英政府控制,欧元和英镑将作为结算货币,交易数据无需向美国政府报告,欧洲支付体系或将向中俄等国公司开放。美国还不断向德国施压,要求其提高军费至GDP的2%,而德国出于民意制约迟迟不为。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凸显德美对于国际机制与规则的态度差异。

在中美贸易争端中,默克尔政府延续其务实性外交的作风,期待保持中立,却也面临压力,且联邦政府内部至今在对华政策方面仍具有较多意见分歧。面对美国的不确定性以及中国经济与政治实力的上升,德国自感处于中美之争中的两难境地,德国不仅需要重新思考与定位跨大西洋关

2018年9月28日,正在柏林访问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会晤后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