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处理与世贸组织关系的三种走向

World Affairs - - 世界态势 - 文/苏庆义王睿雅

拥有164个成员、成员贸易总额占全球98%的世界贸易组织由美国亲手参与缔造,其最初的成立宗旨是使各成员之间的经济往来有章可循,防止关税战、贸易战等纷争,多年来在减让关税、遏制保护主义、解决成员间贸易纷争,建立一个更加开放、具有生命力和持久的多边体制等方面做出了贡献。美国自身也从现行多边贸易体制获得巨大利益。但继一系列“退群”活动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公开表示,如果世贸组织不做出改进,他将考虑让美国退出。基于“美国优先”“自由、公平、对等”等理念,特朗普政府似乎随时可以让渡其在超主权机制中承担的责任与义务。而这并非美国第一次与世贸组织“闹矛盾”。自“绿屋会议”(指非正式、小范围、排他性磋商——编者注)发挥的作用变弱,美国历届政府都在为1994年接受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感到后悔,2000年和2005年都有议员提出退出世贸组织的议案。如今美国采取的一系列加征关税和贸易保护行为正在威胁世贸组织的地位,而且确实不能排除美国退出世贸组织的可能性,但这实际上只是特朗普政府处理与世贸组织关系的两种走向。除此之外,美国还有推动世贸组织改革的可能。

第一种走向:美国不退出世贸组织,不维护世贸组织,也不推动世贸组织改革,而是以国内法优先,用单边主义威胁多边贸易体制。

这是美国正在做的事情。美国使 国内法凌驾于世贸组织规则之上,悍然违反世贸组织规则。第一,滥用232调查、301调查并单方面加征关税。这不仅违反《关税与贸易总协定》,还违背世贸组织建立之时削减关税与贸易壁垒的初衷,也颠覆了各成员不得擅自提高关税这一构成战后国际贸易秩序的基石。今年3月,美国在世贸组织货物贸易理事会上遭受包括欧盟在内的世贸组织成员的联合投诉。7月,面对美国可能出台的提高汽车进口关税,连美国的盟友日本也加入到对美国关税政策表示忧虑的队伍中。第二,美国专门针对中国的301调查以及随意行使豁免权的232措施违反世贸组织要求对所有成员一视同仁的“最惠国待遇”。美国的行为还与世贸组织“不得单方面报复”规则不符。第三,美国的不配合直接导致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接近瘫痪。截至8月,世贸组织收到的案件数量是以往同期争端的近两倍。而美国一方面控诉世贸组织上诉裁决机制存在问题,认为上诉机构法官经常违反判决不应超过90天上诉时间规定,另一方面阻挠世贸组织启动上诉机构新法官任命的甄选程序,导致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连续12次会议未能在甄选程序上达成任何成果,造成争端处理难以正常进行。

特朗普政府目前的一系列行为正严重威胁世贸组织规则及其运行,对全球经济治理造成较大负面影响。除直接挑战世贸组织规则外,特朗普政府还造成2017、2018年的亚太经济合 作组织贸易部长会均未在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的问题上达成一致立场,会议未将“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写入部长申明,并要求用“国际贸易体制”代替“多边贸易体制”。同时,在世界经济发展动力不足和全球贫富差距拉大的背景下,美国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导致逆全球化思潮盛行,保护主义、民粹主义不断抬头,使经济全球化遭受严峻挑战。

特朗普政府的行为还将影响全球贸易秩序及其运行,破坏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从而对全球贸易增长造成负面影响。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已给全球经济发展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加征关税的措施及其所导致的经贸摩擦升级引发了全球范围内金融市场剧烈动荡。贸易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若美国以其自身利益为上,大肆用单边行动和双边谈判规避多边体制规则,架空多边体制,而各国为保障自身利益,不得不高筑关税,那么全球经济将落入“以邻为壑”“零和博弈”的危险境地,世界也将再度进入强权竞争的无序时代。

第二种走向:美国直接退出世贸组织,推行双边主义,或者联合盟友建立新的国际贸易体系。

在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各国纷纷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提高关税限制进口,加剧对世界资源的争夺。二战后,美国牵头构建《关税与贸易总协定》,旨在通过削减关税与其他贸易壁垒消除国际贸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