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伊核协议存续的博弈刚刚开始

World Affairs - - 世界态势 - 文/王雷

9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伊朗总统鲁哈尼在第73届联大一般性辩论期间“互呛”。特朗普大力抨击伊核协议,威胁对伊施加更多制裁;鲁哈尼则批美方逆多边主义潮流的做法显现“智力不足”。与此同时,与会的其他主要大国都主张维护核协议。

自今年5月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该协议能否存续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对美国来讲,特朗普政府旨在通过“最大压力”政策迫使伊朗做出选择,要么在核能力、弹道导弹、中东事务上做出重大让步,要么面临政权崩溃的风险。对伊朗来讲,面对特朗普政府的战略讹诈,也无意屈服,虽然伊朗选择暂时留在核协议框架内,但强调如果剩余各方不能完全补偿美国退约、重启制裁造成的损失,伊朗也将退约并恢复核活动。当前,欧盟、中、俄等多方正在全力挽救核协议,但其存续前景不容乐观,理论上讲有四种可能性:一是美国退出后,伊朗也退出并恢复核计划,协议挽救失败,伊核问题重返2015年之前的危机状态;二是美国退出后,伊朗暂时继续履约,协议虽然勉强得以 维系,但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对抗加剧、战略冲动、形势误判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三是鉴于美国当前的中东政策欠缺稳定性,也不排除美国日后重新加入核协议的可能;四是美国、伊朗持续博弈,直至双方都愿做出妥协并达成新交易。局势会向哪个方向发展?需仔细观察和分析以下三方面博弈。

美国与伊朗的博弈

显然,这是当前伊核协议存续危机的主要矛盾,美国谋求在中东彻底压制并制服伊朗,伊朗希望挫败美国的遏制图谋。双方博弈的结果有四种可能性:美国获胜、伊朗获胜、陷入僵局或者相互妥协。那么问题由此而来,美国如何以及能否迫使伊朗屈服或认输呢?考虑到美国与敌对伊朗打了40年交道,特朗普的备选方案自然不少,武力颠覆、经济制裁、外交战、军事威慑、秘密行动、心理战、宣传战似乎都摆在桌面上,但这些手段并非都可行和有效。武力颠覆似乎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包括核问题), 但风险难以估量。对特朗普政府来讲,入侵伊拉克的失败教训就在眼前,纵使美国不惜成本在军事上打败伊朗,但在政治影响、经济利益、地区安全上很可能仍然无法收场。不仅如此,现阶段与伊朗爆发战争无疑有悖于美国在中东战略收缩的大方向,反战情绪强烈的美国民众和国会也不支持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再次军事冒险。更重要的是,伊朗快速提升的军事能力显著加大了美国发动战争的成本和顾虑。因此,现阶段无论从哪方面考虑,武力推翻伊朗政权既不划算也不可行。

经济制裁似乎是当下美国压制伊朗最有效的工具。退出核协议后,特朗普政府一直在说服有关国家停止与伊朗做生意,8月美国恢复了对伊朗非能源行业的制裁,11月将重启能源、金融领域的制裁。特朗普政府强化施压的意图十分明确,但明显低估了伊朗的抵抗意志和能力。事实上,对于美国提出的要求伊朗放弃铀浓缩能力、弹道导弹计划、地区影响力这些近乎投降的谈判条件,即使最为温和的伊朗政治精英也很难接受。不仅

2018年8月28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出现在伊朗议会并发表演讲,称美国对伊制裁只会让伊朗变得更团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