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非三方合作:什么原因影响了其进展

World Affairs - - 中国与世界 - 文/刘海方

今年7月,在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之际,德国媒体聚焦的则是中国总理李克强对德国的访问。在此访期间,中德两国总理共同见证了双方农业、教育、青年、卫生、化工、通信、汽车、自动驾驶等领域20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据统计,2017年中德贸易额达到1866亿欧元,中国连续第二年超越美国成为德国最大贸易伙伴。观察家们一方面对中德之间还在继续升温的全面经济合作信心满满,另一方面也难免习惯性地充满“政治联想”,把当前中德关系升温解读为“拜中美贸易战所赐”。笔者无意对中美德三角关系置喙,现从中德之间可能前景光明、但少有人关注的中德非三方合作视角谈一点看法。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西方国家与中国在对非事务上开展三边合作,并不是大家一般认为的只是近一二十年的现象。中非关系研究领域的元老级别专家、美国学者于子桥教授很久以前就在其作品中介绍过,上世纪80年代中期“西方捐助十国”曾为坦赞铁路设计了1.5亿美元的一揽子复兴援款,其中17辆新机车的内燃机正是由德国生产的。于教授认为,中国对此采取了“相对开放的国际合作模式”,允许自己的铁路专家组与来自这些西方捐助国的专家们一起为坦赞铁路工作。笔者调研发现,大量的档案文献以及对当事人的访谈印证了这一点。很多中国老专家们在 访谈中都谈到了第一次跟“金发碧眼的欧美专家”一起工作的新奇,继而又感到有些沮丧失落(因为欧美技术先进,而且欧美专家更易跟非洲当地同事沟通),到最后一边向欧美专家学习、一边找回自信的心路历程。在当时中国相对封闭的情况下,这些专家们走出国门、在非洲大地上邂逅德国文化并朝夕相处、亲身体验和学习他们的产品和技术,不仅对坦赞铁路的复兴,而且对于正在齐心协力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中国也颇有意义。

在中国国内,中德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之间的合作也较早展开,比如1985年浙江科技学院就开始了中德合作办学。直到今天,中德合作渊源还体现在职业技术培训、绿色能源和环境保护等方面。中德双边合作一路走来,虽然德国还保留着技术上的比较优势,但是中国技术也在阔步前进,而且相对于长期作为“师傅”的德国,更具有与更广泛的南方国家合作的优势,因为很多正在经历经济转型或工业化道路的发展中国家发现经历了同样问题的中国能够为其提供更为匹配的实用知识和技能。比如,曾长期接受德国职业技术培训的老挝,最近深受技术更新问题的困扰,认为应该直接寻求中国的帮助,因为中国此前也经历了类似烦恼。不久前,中德老三边发展合作中心老挝职教师资培训便在山东平度市举行。据了解,平度市职业中等专业学校与德国合作近30年。2017年,德国联邦经济合作与发展部长米勒在平度市考察时提

2018年8月3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尼日利亚,与尼总统布哈里会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