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南太平洋外交环境日趋复杂

World Affairs - - 中国与世界 - 文/徐秀军

2018年9月,第30届太平洋岛国论坛会后对话会依例在瑙鲁举行。应太平洋岛国论坛秘书处邀请,中方作为论坛对话伙伴参加对话会。然而,作为论坛主办国,瑙鲁违背国际惯例和论坛规定,蓄意阻挠中方正常参会。会议召开前夕,瑙方就要求中方与会人员持普通护照入境。在大多数成员国和中方提出交涉并表示将抵制会议情况下,瑙方不得不同意中方代表团持外交护照与会。会议期间,瑙方再次不顾国际会议惯例,阻挠中方代表发言。中国与瑙鲁虽未建立外交关系,但也不存在历史宿怨,瑙鲁上演的这出闹剧可谓不同寻常,其中意味更令人揣摩。

南太岛国对外政策分歧加大

自1962年萨摩亚获得独立,到1994年帕劳宣布独立,南太岛屿地区先后建立了14个主权国家。其中有12个先后加入联合国,并成为维护世界和平和促进各国友好合作的重要力量。在长期的对外交往实践中,南太岛国基于各自在地理、文化、历史、政治和经济等方面的差异,逐渐形成了处理相互关系、促进相互合作的“太平洋方式”,以和平解决争端、平等、协商一致、泛太平洋精神、渐进主义等为核心要素,为维护南太地区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发挥了积极作用。正是基于这些原则,南太岛国以论坛的形式构建了各国平等参与对话的平台,并在维持地区稳定、减少对大国的依赖和抵制大国的干预等方面发挥了独特作用。

1971年,南太岛国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成立南太平洋论坛。1989年,论坛邀请中美英法日加等国出席论坛首脑会议后的对话会议。自1991年起,论坛又陆续接纳欧盟、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印度、泰国、意大利、古巴、土耳其、西班牙、德国等国家为对话伙伴。为凸显岛国在南太地区的核心作用,2000年10月在基里巴斯的塔拉瓦岛举行的第31届论坛首脑会议上,南太平洋论坛更名为太平洋岛国论坛。在论坛框架下,南太岛国通过与地区内外各国的协商对话,共同致力于促进地区和平与发展。

长期以来,在处理同外部世界的关系时,南太岛国往往采取共同的主张和立场,并由此彰显南太地区“多样性的联合”。如今,这种以互补性和包容性为特征的“太平洋方式”正在经受各种挑战。在中国与建交岛国传统友好更加牢固、共同利益不断拓展以及双方关系面临乘势而上的良好机遇之时,部分岛国在外部势力的诱导下,为谋取私利而加大了对中国的防范与抵制,并将相关言行带到多边场合。2018年8月,汤加首相波希瓦曾公开呼吁太平洋岛国联合起来,要求中国免除它们所拖欠的贷款债务。但该要求立即遭到其他岛国的拒绝,它们并担心此举将给岛国贴上“不诚信”的标签。在南太地区最重要的多边场合,瑙鲁不顾论坛规定和其他岛国的劝导给予中方不公正待遇,从侧面反映出南太岛国在处理对外关系上的显著分歧,整个地区越来越难以用一个声音说话。这不仅侵蚀了岛国在 论坛框架下合作的基础,还动摇了一直以来为南太地区赢得和平和发展的“太平洋方式”的根基。

台湾问题在南太地区热度上升

1975年,斐济成为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南太岛国,并由此掀开了中国与南太岛国关系的新篇章。长期以来,中国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一个中国原则的基础上,致力于发展同南太岛国之间的友好交往和务实合作。目前,在14个太平洋岛国中,巴布亚新几内亚、斐济、库克群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纽埃、萨摩亚、汤加和瓦努阿图等八国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并共同致力于构建相互尊重、共同发展的战略伙伴关系,不断推动双方关系迈向新的历史水平。2014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用10天时间,对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斐济进行了访问。

但在双方关系发展过程中,部分岛国和外部势力拿台湾问题大做文章,致使中国同南太岛国关系出现波折,同太平洋岛国论坛的关系也受到影响。目前,基里巴斯、马绍尔群岛、瑙鲁、帕劳、所罗门群岛、图瓦卢等六国仍与台湾地区维持所谓“邦交”关系,部分国家甚至利用台湾问题制造两岸矛盾并坐收渔利。在此六国中,有三个在与中国建交后转而又与台湾“建交”,瑙鲁便是其中之一。1980年瑙鲁与台湾“建交”。2002年7月21日,瑙鲁与台湾“断交”,废除与台湾签署的所有官方协议,并同中国建交。在两国建交联合公报中,瑙鲁政府承认世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