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两个太阳”的较量:谁将胜出

World Affairs - - 台海关注 - 文/汪曙申

蔡英文执政已经过半,即将于11月举行的“九合一”选举是对蔡执政团队的“期中考”,目前总体形势不利于民进党。“九合一”选举一过,台湾政治将进入围绕2020年地区领导人选举博弈的阶段。在蔡英文执政声望低迷、民意支持度不断探底的大环境之下,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被各界视为影响岛内政局和两岸关系走向的重大事件。国民党在2016年跌入谷底之后,仍然处于艰难爬坡的过程中,泛蓝阵营寄希望在“九合一”选举中打一场翻身仗,一吐被蔡当局政治追杀的怨气,为2020年选举累积资本和鼓舞士气。目前,从国民党内部权力结构和泛蓝选民的认知来看,吴敦义、朱立伦是最具有条件代表国民党出战2020选举的政治人物。

吴敦义带领国民党转型,但隐忧浮现

2017年5月20日,年近70的吴敦义以14.4万票、52%的得票率战胜寻求连任的洪秀柱,当选新一任国民党主席。对于吴敦义的当选,泛蓝阵营受到鼓舞,希望吴能够重新整合党内力量,推动国民党东山再起。绿营也认为吴政治历练完整,特别是善于选举,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在吴敦义当选时,岛内分析即指出其在当选后所面对的三重挑战:与民进党展开有竞争力的政策论述、赢取2018年“九合一”选举、发挥国民党在两岸关系上的优势。这三点不仅关系到国民党的未来发展,也攸关吴敦义进军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之路。

去年8月20日,吴敦义正式接手党 主席后,为巩固党内信心,以组织再造为目标推出一系列党务革新,利用派系人脉资源修补党内裂痕,各方山头互斗现象一定程度上得以缓和,整体战力有所提升。但一年多来,吴敦义领导下的国民党隐忧也不断浮现,吴的领导力和表现未得到泛蓝阵营的一致肯定,党内对国民党的转型和再起仍忧心忡忡。

其一,面对蔡英文当局依据“不当党产处理条例”“促进转型正义条例”对国民党附属组织和财产进行“斗争式清算”,以“转型正义”名义将国民党贴上“威权”“反民主”的标签,以及实施针对军公教群体的“年金改革”,吴敦义均被动应对,处理起来相当乏力。国民党陷入史无前例的财务危机,组织机构一再瘦身,导致传统的人力和组织优势大幅削弱。其二,吴敦义及其党务团队没能展现足够的政策论述能力。面对蔡当局争议百出的政策和民怨升高的社会氛围,国民党批评居多,操作议题“慢半拍”,缺乏令社会满意的替代方案。年轻世代对现状不满已投射到蔡英文身上,民进党的青年支持群体开始流失,但并没有转化为国民党的社会基础。一些国民党“立委”私下抱怨,国民党中央缺乏整体战略目标和政策论述,对吴敦义“从充满期待逐步变成失望”。其三,国民党在两岸关系上的作用被蔡当局束缚。民进党重新上台后,通过“立法”或“修法”的方式,对国民党与大陆交流交往进行严格管控与限制,并且依据“国家机密保护法”阻挠吴敦义访问大陆。吴敦义就任国民党主席时宣 示,“将透过经贸文化与和平论坛,维持两岸二轨对话”,但受蔡当局阻挠,两岸经贸文化论坛迟迟未能召开,国民党在两岸关系上的传统强项被削弱。其四,泛蓝阵营整合步履维艰。在马英九执政时期,亲民党与国民党渐行渐远,泛蓝阵营分裂局面恶化。吴敦义在竞选国民党主席时曾提出政见,称“国民党将主动向新党、亲民党示好,进行重整,并组成在野联盟”。但吴任党主席以来,国亲两党行同陌路,在重大政策与行动上几无配合、各自为战。吴敦义在两岸政策上继承了马英九的衣钵,具体论述则更倾向“本土蓝”。吴虽表示坚持“九二共识”,但更多地强调“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更加强调“各表”,对“一中”淡化处理,其做法激发了洪秀柱阵营和一些深蓝民众的怨气,更被同属泛蓝的新党强烈批评。

国民党自威权时代转型以来,逐步建立起党主席对重要选举负责的制度或惯例。目前来看,蓝绿政治版图在“九合一”选举后发生剧烈翻转的可能性较小,选情对国民党相对有利,这对于吴敦义来讲是利好因素,有利于其在选后继续掌控党内局面。吴敦义对“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郦英杰称,蓝营至少能赢得10个地方县市,若选得不理想,其本人也要负责下台。即使国民党小胜(只拿下新北市“一都”,总席次和得票率小幅增长),也将有利于吴敦义保留住党主席位子,巩固党内权力,凝聚泛蓝选民的支持,从而跨越角逐2020的第一道重要门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