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助力孟加拉国经济发展

World Affairs - - 个性表达 - 文/林民旺

9月中旬,我赴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参加了由该国和平与安全研究所(BIPSS)举办的“‘一带一路’亚洲地区论坛”,同来自该国和新加坡、马来西亚、尼泊尔、斯里兰卡等国的学者,就“一带一路”建设在亚洲的进展进行讨论。

这是我第一次到访孟加拉国。最大的直观感受是,这是一片发展的热土,到处可见建设中的大楼和各类基础设施。不只是我有这样的感受:2018年3月,联合国发展政策委员会宣布,孟加拉国可以摘掉“最不发达国家”帽子,成为“发展中国家”。孟加拉国已连续十多年保持6%以上的经济增长率,2017年更是高达7.2%。

在孟加拉国迎来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中孟“一带一路”建设合作不断取得新进展。尤其是习近平主席2016年对孟加拉国进行国事访问之后,两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孟加拉国正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正因为此,在南亚国家当中,孟加拉国从“一带一路”建设中收获的项目和投资已经仅次于巴基斯坦了。在同中国驻孟加拉国使馆的外交官和当地中资企业人员交流后,更切身感受到了中孟“一带一路”合作的强劲动力与美好前景。就在笔者抵孟当日,中国驻孟加拉国大使张佐、政务参赞陈伟还正忙着与孟工业部举办“‘一带一路’中孟工业企业交流合作协调机制圆桌会议”,努力寻求为两国企业提供更加便利的对接机制。

作为孟加拉国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标杆工程,帕德玛公路铁路两用大桥主体项目合同额15.49亿美元,河道整治项目合同额11.13亿美元,已在2014年底动工,竣工后可在首都达卡和孟南部21个地区之间实现真正的互联互通。

另一个标志性项目卡纳普里河底隧道工程即将建成,届时将吉大港港口、机场、工业园区真正联通起来,机场至工业园的车程从4小时缩短到20分钟,无疑将会大大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

除了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孟双方在2014年达成了在孟设立中国经济和产业园的合作意向。鉴于双方产业的互补性,这一安排的落地无疑将为未来两国合作开展更大的空间。笔者赴孟期间,恰逢9月12~15日第14届孟加拉国际面料及辅料展(夏季展)在达卡国际会展中心举办, 1000多名中国商人涌入达卡,导致当地酒店住宿骤然紧张起来。

虽然“一带一路”合作主要是经济性质的,却无法摆脱地缘政治的干扰。笔者这次参加的研讨会没有邀请印度学者,但与会者在发言和讨论时贯穿始终的一个问题是:南亚国家如何能够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同时不得罪印度?孟加拉国学者向参会的尼泊尔前外交部秘书阿奇拉亚取经时,他打趣着答道,孟加拉国已经在两个“大哥”之间做得很好了,反倒是尼泊尔应该向孟加拉国学习。

印度的态度是南亚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倡议无法摆脱的因素。一方面,南亚很多国家,包括孟加拉国,暗中乐见印度对“一带一路”的消极态度。他们也明白,印度庞大的市场将是中国企业赴南亚的投资首选。只是由于印度官方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质疑态度,才导致了大量中国投资者涌向了南亚小国。

另一方面,地理仍旧是理解很多南亚国家行为的重要变量。特别是孟加拉国,三面被印度包围,只在东边和缅甸有些许接壤。这样的地理环境,导致孟加拉国尤其渴望同更多国家实现互联互通,因此就不难以理解它对建设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热切期待。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被印度单方面搁置的情况下,孟加拉国只能更多地选择采取双边形式来同中国加强“一带一路”合作。当然,为了缓解印度的担忧,孟加拉国领导人不停强调,参与“一带一路”合作只是经济属性的行为。2018年2月印度媒体代表团访孟,孟总理哈西娜女士在会见时说,“印度不需要担心孟加拉国与中国关系的日益发展,我们与北京的合作只是为了经济发展”。

在经济合作水平不断提升的同时,孟加拉国仍然需要在安全与防务上同中国维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孟加拉国现已是中国武器的第二大进口国(巴基斯坦是第一大进口国),中国一直是孟加拉国武装部队的主要装备来源,中国还为孟武装部队提供了中长期的培训项目。中国在战略上也需要孟加拉国,毕竟,随着美国“印太战略”的推进,中国同紧靠着孟加拉湾的孟加拉国保持高水平的合作关系,可以对冲战略围堵带来的压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