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份“阿米蒂奇报告”:美日同盟的战略走向

World Affairs - - 中国周边 - 文/卢昊

10月3日,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发布了题为《前所未有地重要:更新面向21世纪的美日同盟》的报告。该报告照例由前副国务卿、“知日派”领军者理查德·阿米蒂奇,以及前助理国防部长、“软实力”概念首创者约瑟夫·奈牵头发表。此前两人已分别于2000年、2007年和2012年牵头发表了三份具有重大影响力的“阿米蒂奇报告”,旨在推动美国对日政策和美日同盟转型,为同盟发展确定“未来方向”。新发表的第四份“阿米蒂奇报告”反映了当前美国知日派乃至战略学界对美日同盟的基本看法,也折射出美日战略协调的走向。

新报告说了什么

这份新“阿米蒂奇报告”报告以“前所未有地重要”作为主标题,极力渲染在新的战略环境下美日联手巩固同盟、护持霸权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试图为美日同盟进一步做长远战略设计,并为此提出具体政策建议。新报告在篇幅上(12页)较前份报告(18页)有一定压缩,内容因此更为紧实,话语表述更为直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实用性逻辑结构非常鲜明。

新报告强调美日同盟“需要更新”“不进则退”。开篇明确将日本定位为“美国在全球最重要区域、最具备能力的盟友”,称在应对当前重大挑战方面,美国和日本的战略利益密切关联,并列举了过去五年来美日同盟在安全、经济和地区战略配合等各方面得到巩固的表现。但报告同时 声称,由于“内外挑战”,美日同盟正面临重大问题乃至风险,今天的同盟关系前景“比起21世纪的任何时候都不明朗”。报告直言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对军事盟友价值的质疑损害了同盟关系,“美国与同盟国之间已开始产生裂痕”。同时,“对21世纪地区安全与繁荣的威胁——主要来自中国和朝鲜——也在不断增加”。报告宣称,美日需要联手行动,确保在亚洲及全世界发挥更大领导作用,“美国需要一个强大而自信的日本,日本需要一个积极而建设性的美国”。

新报告声称美日同盟“事关重大”“危机并存”。报告举出了美日同盟仍具有的“四个持久优势”,以及当前对这些优势构成威胁的“四个重大挑战”。前者包括美日对地区和国际体制的领导地位、共享的基本价值观、美日作为世界两大经济体的生产力和创新力以及拥有的强大军力。而后者则包括以下四个方面:一、美日主导构建的国际秩序正处于危机,美国领导人公开质疑现行国际秩序,而别国的“威权资本主义”正作为新治理模式在全世界推广;二、共同价值观不再被公开推崇,特朗普对盟国的“交易外交”和“与独裁者的无条件对话”削弱了人们对美国支持民主主义、自由贸易等价值观的印象;三、“保护主义的幽灵正在复活”, “中国等国家依靠不公平的经济手段,利用美国和日本的创新能力”;四、来自军事竞争对手的压力,“特别是中国正快速推进军事现代化,在‘灰色地带’采取行动”,缩小了与 美国及其盟友的军力差距。报告称,美日同盟所依托的政治经济现实都在发生变化,需要双方高度重视并加以应对。

新报告主张美日同盟应“多管齐下”“加速升级”,美日应制定并切实执行一揽子战略议程,着重提高同盟的战略有效性(强化威慑和实战能力)、政治可持续性(确保两国国内支持)和资源效率(有效利用有限预算)。为此,报告从经济、安全、技术和地区合作四大方面提出十项政策建议。经济方面,报告主张加强双边经济联系,重新建立开放的自由贸易体制;安全方面,提出加强作战协调,扩大自卫队与美军基地的联合运用、创设用于应对东海、南海和台海“不测事态”的“联合统一任务部队”、在自卫队建立联合作战司令部、制定联合作战计划;在技术方面,主张加强美日联合防卫装备开发、在太空、网络、人工智能等领域扩大高技术合作;在与地区伙伴合作方面,主张恢复美日主导的三边安全合作,美日建立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基金,并制定更广泛的地区经济战略。

新报告有何新意

迄今为止的“阿米蒂奇报告”以新世纪以来美日关系不断调整、同盟持续转型为基本背景,并反映出东亚地缘政治格局的宏观变化。从2000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