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制造了“全球治理之殇”

World Affairs - - 世界态势 - 文/任琳

2018年将是值得铭记的年份。这一年,自由主义者们引以为傲的全球治理事业陷入空前的迷茫与失落。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国际社会深刻反思战争的危害,竭力建立起一个基于规则和秩序的世界,创造了几十年的发展、稳定与繁荣。然而,正当国际社会已经习惯于这样一个世界之时, 2018年发生的事沉重打击了期盼更美好生活的人们。区域层面,英国脱欧依然蹒跚而行,虽谈判艰难,但没有回头迹象;全球层面,国际贸易秩序被特朗普执政的美国置若旁骛,主要经济体特别是中美之间硝烟弥漫。

美国逆流而动

特朗普政府抛弃承诺,“另起炉灶”,破坏秩序 ,骤然加剧了全球治理赤字。所谓抛弃承诺不履行国际义务指的是,一再威胁退出或直接退出一些国际组织和国际责任,加剧全球治理困境。除了已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涉及国际法院管辖问题议定书,启动退出万国邮政联盟的程序,特朗普多次威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最近甚至有传言说已在考虑退出联合国。不同于历史上我们熟悉的各种退出行为,此次要求退出多边秩序的恰恰是这套秩序的主要倡导者、建立者、维护者和主导者美国。

除了退出,“另起炉灶”也是特朗普政府破坏现有全球治理秩序的重要手段。撇开已有秩序另搞一套的行 为主要包括,重谈原有《北美自贸协定》(NAFTA),改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同欧洲洽谈新自贸协定,等等。最显著的表现是,美国力推的这一系列新规则体系含有明显的排他性条款,刻意将中国等“非市场经济国”排斥在该体系之外。USMCA第32章第10款第4条就规定:“任何缔约方与非市场经济国签订自贸协定,应允许其他缔约方在六个月通知后终止本协定并以(新)双边协定取代本协定”。以往是美国无端指责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国家企图“另起炉灶”,塑造所谓“平行体系”,而如今真正“撕裂”现行治理体系另搞一套的恰恰是美国自己。

更明显的破坏之举是美国在现行秩序执行层面的“釜底抽薪”,例如,阻碍世贸组织仲裁机制的正常运行,手段是直接表态威胁不再支持世贸组织下设上诉机构大法官的增补或连任申请。就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组织架构设计而言,原本是常设七位法官,而保障上诉程序的合法性要求三名以上的法官同时出席案件的审理。一方面,美国阻碍世贸组织启动新法官的甄选程序,使人员缺口无法及时填补;另一方面,美国否认将支持到期法官的连任申请,意味着仅剩四名法官的上诉机构不仅难以维持运转,而且很可能因任期将至的法官无法连任而达不到法定人数。美国的这种行为一旦付诸实施,虽然是程序性的,但可以从根本上瘫痪世贸组织。

2018年,美国逆全球化潮流而动的行动冲击着全球治理秩序的稳定与有效。从整体看,美欧等主要发达 国家开始质疑全球化,参与治理的意愿下降。特别是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政府开始怀疑全球治理的规则体系,认为是该体系下的部分规则之“不公平”导致了美国的衰落,至少使美国处于相对不利的国际贸易地位。美国不仅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意愿大为下降,更着手反对和破坏当前这套治理秩序。人们开始担心二战后逐步建立、完善和成型的全球治理机制以及在其治下相对稳定的国际秩序正慢慢褪去光芒,取而代之的将是一片黯淡图景。

大国能否回归基于规则的良性竞争

随着守成大国和上升大国之间的矛盾溢出到全球治理领域,美国表现出的保护主义、孤立主义、霸凌主义倾向伤害着全球化编织出来的复合型相互依存与合作精神,让世界感受到“逆全球化”的强劲势头。大家都很清楚,美国与世界上所有国家实现“对等贸易”明显不具可操作性。即使退一步讲美国实现了对华贸易顺差,也一定会与世界上其他开展替代贸易的国家形成新的贸易逆差。贸易逆差的出现取决于市场选择、劳动力价格、价值链构建等客观条件,以及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以美元作为主要货币等深层原因。因此,特朗普政府的贸易霸凌主义不但冲击了复合相互依存基础上形成的全球价值链,更损害了公正、互惠、透明、自由等国际贸易和全球治理的核心精神。人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美国这个老牌霸权国对全球化的质疑,更是其对维系世界经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