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的贸易霸凌主义行为给全球带来了怎样的伤害

World Affairs - - 封面话题 -

周密:进入2018年以来,美国贸易霸凌主义行为对于全球经贸体系的冲击主要从三个方面反映出来。

第一,美国商务部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对特定产品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进行“232调查”,特朗普于今年3月根据相关调查签署公告,对美国进口的钢铝产品加征关税,这可以被视作今年美国对国际经贸体系一系列冲击的起点。发起“232调查”是上个世纪美国比较常用的做法,虽然其所声称的国家安全基点一直是美国的关注,但美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通过这种方式解决传统的商品贸易方面的问题了。按照这样的逻辑,很多其他种类的产品同样可能被纳入加征关税的范围,比如说汽车——这对加拿大、欧盟和日本来说是非常有杀伤力的。特朗普在这方面的行为几乎没有得到国际社会任何一个成员的赞同,像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都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如加征相应的惩罚性关税,希望能改变特朗普政府的做法。但特朗普没有动摇,而是继续坚持并进一步扩大了贸易保护主义措施。

第二,特朗普政府于今年7月开始,根据《1974年贸易法》对中国动用“301条款”,就一系列产品加征关税,且征税范围仍在不断加码,有覆盖全部中国对美出口商品之势。这种做法也是很少见的,尤其是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之后。国际上普遍希望美国以多边规则解决问题,但特朗普政府的做法显然与这种期待相悖。这种做法更多地让人们联想到“丛林法则”,如果照这样的逻辑推广下去,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去欺负 比他弱小的国家。

第三,特朗普政府还试图设计新的“规则”,具体就是要从多边转为双边,利用美国自身的力量优势去获取最大的利益。特朗普政府已经达成的贸易协定主要是要按照美国的想法去调整和相关方的经贸关系,单方面要求对方做出更大的让步,如美墨加三国协定(USMCA)和新的美韩自由贸易协定(KORUS)。这实际上脱离了现有国际经贸合作的基础,因为其调整主要是依照美国的利益进行的。

综合看特朗普政府在以上三个方面的动作,其还是一种相对静态视角下的零和博弈,主要逻辑是把相关方的利益拿到美国这边来,为“美国优先”服务,其思路不是与国际社会共同把蛋糕做大,而是要去重新切分蛋糕,并确保美国拿到更大的一块。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已经对原有的全球经贸规则和秩序构成了较大的挑战。原有的规则和秩序建立在公平贸易和自由贸易的信念之上,特朗普政府将之抛弃,将对全球产业链和国际社会普遍的相互信任构成严重冲击。当然,特朗普政府继续推广其“新规则”的进程将会遭遇巨大阻力,其目的难以全面实现。

廖凡:特朗普政府在经贸领域的行为已经对全球自由贸易体系造成冲击,而且其不仅仅是单纯的贸易问题,还反映了整个美国国内保守主义的回潮。特朗普上台所倚靠的,恰恰就是在全球化进程中、在美国近十几年发展过程中被相对忽视的群体。其基本盘正是美国的白人蓝领阶层,尤其是在“锈带”制造业衰败的地方, 而他们也恰恰是美国从政治文化角度上讲最保守的群体。这些人的宗教意识强,在堕胎、拥枪、同性恋权利等议题上态度保守,一直秉承“五月花号”驶美以来的传统,他们是特朗普最坚定的支持者。

事实上,美国的“底色”并没有很多自由主义和开放的色彩,从骨子里讲美国是一个有保守主义和孤立主义倾向的国家。好多的自由主义思想,其实是从欧洲大陆“进口”到美国的,而美国的本色更倾向于“清教徒主义”。从地理上讲,美国被两大洋所保护,是非常安全的,别的国家很难攻击到他。如果没有受到足够的“刺激”,受到足够的动员和劝说,这个国家会有很大的“惯性”退回到保守主义和孤立主义的状态。回想一下,一战中的协约国和二战中的同盟国下了多大的功夫才让美国参战!事实上,自1945年二战结束以来逐步建立和拓展的全球自由贸易体制是靠着美国各届政府不断说服其国内民众才得以维持的。这个体制让美国受益了,全世界也都受益了,其中当然包括中国。但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些利益在美国国内层面基本都被跨国公司和科技新贵拿走了,传统白人蓝领的社区却在走向衰败。就国际秩序而言,特朗普及其拥趸认为,美国付出的太多,得到的不够,全世界都在“占美国的便宜”:中国在经贸领域“占美国便宜”,欧洲在安全领域“占美国便宜”,日本在经贸和安全领域都“占美国便宜”。他们认为,美国为当前的体制付出巨大,但国际社会却没有给美国足够的回馈,对美国“不够尊重”。这也是美国要退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