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中日关系改善能走多远

World Affairs - - 中国周边 - 文/张晓磊吴怀中

金秋十月,日本首相安倍正式访华。这标志着在中日两国政府及各界共同努力下,两国关系正重回正轨,再现积极向好势头。

螺旋式沉降:历史怪圈?

与此同时,中日关系能否持续改善、行稳致远,也引起了不少猜测和担忧。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冷战结束以来中日关系起伏曲折导致了人们的悲观情绪和预期。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两国关系屡屡陷入“冻冰—融冰—再冻冰—再融冰”的非良性循环,反复呈现螺旋演化中徘徊蹇滞甚至沉降的状态,特别是2012年底安倍第二次执政后更强化了上述局面。2010年的“撞船事件”、2012年的“购岛事件”以及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等,使中日关系被认为一度陷入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谷。

因此,面对又一次的中日关系改善轮回,人们不禁会问,这一次改善能走多远?换言之,这一次中日关系的改善是否能够打破螺旋式沉降的恶性循环,进而实现螺旋式上升的良性发展模式呢?

要解答这一“历史怪圈”问题,或许还要再一次回头看一下过去20多年中日关系航程多舛的症结。归结起来,大约有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相互认知偏差造成的互信与共识不足,二是发展差速过大造成的传统合作空间不足与受限,三是新老问题交织造成的安全管控力度减弱乃至放任。

而这三个方面又互为因果,相互影响:互信与共识不足抑制了双方探 索合作新空间的动力,催化了安全管控中的易燃星火;日益受限的合作空间放大了双方的互疑,进一步刺激了安全关系上的对峙心理;安全管控上的机制缺失固化了互信的匮乏,进一步降低了双边寻求合作新空间的利益驱动力。

简而言之,战略共识广度、务实合作深度、安全管控力度是关涉中日关系改善是否具有持续性的“任督二脉”,打通此,“三尺冰冻”或可迎刃而解。

由此观之,这一次事情正在起变化,且是好的变化。无论从双方的战略共识广度,还是务实合作深度,抑或是安全管控力度上来看,中日关系的前景都让我们有了更多乐观的正向期待。

从量变到质变:战略共识的积累

客观地说,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政策的冲击效应的确是中日关系加快改善的重要外部因素,但它仅仅是一种外在条件,而中日不断积累的战略共识才是两国关系改善的内在根据。从2014年中日双方达成四点原则共识,到此次安倍正式访华的四年时间里,习近平主席与安倍首相共会面五次,通电话一次,中日共举行五次高级别政治对话,中日执政党交流机制自2015年重启后共举行四次会议。这一期间中国其他领导人多次会见日本客人,今年5月李克强总理还应邀对日本进行了国事访问。这一并不短暂的关系转圜期是双方不断纠正相互认知偏差、逐渐增信释疑,进而 日益拓展战略共识广度的过程。可以看出,此次安倍访华是水到渠成,双方的战略共识是双方不断摸索、点滴积累起来的,两国关系的改善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而这一量变的更深层次的历史和理性认知基础恰恰是在过去20多年双边关系的不断摸索和螺旋演化中形成的。

10月26日习主席会见安倍首相时对中日关系的前景提出了“五更一要”的良好期待,即双方要开展“更加深入的战略沟通、更高层次的务实合作、更加广泛的人文交流、更加积极的安全互动、更加紧密的国际合作”,“要重信守诺,建设性地处理矛盾分歧”;安倍则希望通过此访,双方能够开启化竞争为协调的中日关系新时代。可以说,双方领导人的表态是对过去四年中日关系转圜期的一次阶段性总结,更为两国关系的下一步发展确立了政治基调。这表明,中日之间已经达成较全面的战略共识,双方在更为积极、主动地促进新形势下的合作,更加理性、稳妥地处理新老问题与矛盾分歧,特别是安倍的对华政策基调发生了较明显的转换,双方再次回到最低谷状态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两国关系或已处在从维稳到向好发展的临界点上。

积跬步至千里:合作新空间的开拓

战略共识广度的拓展无疑为中日双方增强了探索合作新空间的主观意愿,提供了创新合作新形式的新动能,而这种主观意愿是建立在新形势下中日相互依存加深的基础上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