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发动“文化战争”的宗教因素

World Affairs - - 泛读地带 - 文/江振春

清教主义是美国立国的根基。美国思想家雷茵霍尔德·尼布尔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世俗的国家,也是宗教性最强的国家。美国社会学家理查德·纽豪斯则认为,美国社会的道德基础是犹太—基督教。然而,自冷战以来,美国宗教和文化上的保守派和自由派在道德文化价值观领域围绕着节育、堕胎、枪支管制、同性婚姻合法化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展开了激烈交锋,产生激烈冲突。共和、民主两党也加入其中,他们之间的分歧导致政治精英意识形态的极化,最终使得普通公众也须进行党派选择,这就是“文化战争”。基督教保守派认为,在过去几十年,自由派以“自由”之名而逐步抛弃传统价值,特别是在对神的信仰和对神的诫命的遵守上,将美国引入道德深渊,保守派已经输掉了文化战争,美国已经陷入文化危机中。对此,基督教保守派产生了集体焦虑。

特普朗当选美国总统离不开宗教保守派支持。现在的特朗普俨然成为 美国文明和传统道德的捍卫者、宗教保守派的代言人。美国政治杂志《政客》(Politico)曾这样评价特朗普: “他是一位致力于文化战争的总统。他几乎放弃了国家治理,成为一个全职的文化斗士。”而《纽约时报》则认为,“特朗普代表他的白人工人阶级群众正从事一场文化战争……反对‘政治正确’的东海岸政治精英……他相信,这场战争是由前总统奥巴马以及其他民主党人强加给他的——他下定决心要赢得这场战争。”

自由主义抬头,保守主义风光不再

文化战争是美国国家意识形态的斗争,是一场确定美国民族特性以及价值体系的斗争,是一场确定谁拥有话语权、谁设计美国未来发展方向的政治博弈。因此,基督教保守派纷纷成立了各种保守的政治性宗教组织。这些组织推崇犹太—基督教思想体系,意图恢复美国传统价值观,遏制 自由主义浪潮,重新确立基督教在美国政治、社会和文化中的主导地位。然而,在过去几十年,美国基督教保守派非常失望。

首先,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美国自由派势力在宗教道德领域攻城拔寨,让美国基督教保守派感叹犹太—基督教精神的丧失。堕胎合法化、同性婚姻合法化、一些州的大麻合法化、人体干细胞实验合法化、穆斯林移民涌入国内……在这一系列社会问题上,基督教保守派都处于守势地位,投入与产出严重不成比例。基督教保守派寄希望共和党上台后能推动保守宗教团体的政治日程,然而,共和党政治精英脱离选民,没能帮助基督教保守派守住犹太—基督教道德价值底线。

其次,基督教保守派认为美国当代保守主义风光不再。美国当代保守主义源于罗斯福新政,后来美国基督教保守派也加入保守主义阵营。里根总统上台后,成为新保守主义阵营的

2018年5月16日,一些示威者在以色列驻美国旧金山领事馆外集会,抗议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