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大国外交”越来越难玩转

World Affairs - - 个性表达 - 文/林民旺

近期,印度媒体热议美国总统特朗普谢绝2019年1月26日印度共和国日主宾邀请一事。据媒体报道,2018年4月印方就向美方私下发出了邀请,8月1日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公开确认特朗普总统收到邀请,称尚未决定是否接受。10月28日,印度媒体开始大幅报道特朗普已经拒绝印度的邀请。随后白宫发言人证实,总统因“日程安排紧张”,届时无法前往印度。对此,印度官方迄未做出任何正式回应。

受邀担任印度共和国日的主宾,这是印度给予外国领导人的最高国宾礼遇。一般来说,只有两国关系融洽,互信深厚,对方的领导人才能受到印方这一“荣耀”。检索印度独立后历年邀请的领导人名单,就能间接看到印度在每个历史阶段的外交重心所向。中国唯一一次受邀是在1958年,由叶剑英元帅出席,彼时中印关系正处在“亲如兄弟”的阶段。美国总统首次受邀是在2015年,奥巴马出席了那一年的庆典。日本领导人尽管1956年曾受邀并出席过一次,但第二次受邀则是在时隔近60年后的2014年,安倍晋三首相接受了邀请并赴印出席庆典。俄罗斯(苏联)领导人则已四次受邀担任主宾。

印度的邀请与特朗普的婉拒,折射出当前印美关系的内在张力。事实上,莫迪是印度历届总理当中最“亲美”的,印美关系在他任内得以突飞猛进。2014年5月莫迪上台后,迅速对华盛顿进行了访问,出乎很多观察家的预料,毕竟美国过去曾因古吉拉特邦骚乱事件而把莫迪拉入拒发赴美签证的黑名单。莫迪访美仅三个月后,奥巴马就收到了印方请他出席2015年共和国日庆典的邀请。奥巴马访印期间,双方发表《印美对于亚太和印度洋地区的联合战略愿景》文件,印美军事防务合作事实上达到“准同盟”程度,为后来美国“印太战略”的正式出台埋下伏笔。

特朗普上台后,莫迪政府期待能延续与美交好的势头,早早便派时任外交部秘书苏杰生前往华盛顿与特朗普侧近人士接触。2017年6月,莫迪对华盛顿的访问实现了两国关系的平稳过渡。但美国并没有对印度显示出莫迪所期待的足够支持——无论是在中印洞朗对峙期间,还是在 一些双边交往的实际问题上。2017年11月,特朗普访问了中国,让印度又一次担心亚太战略格局向其最不希望看到的“两国集团”(G2)方向发展。

2017年11月,特朗普女儿伊万卡赴印出席全球企业家峰会,印度政府在接待安排上费尽心思,显示出对特朗普政府的高度重视。与此同时,为推动特朗普践行“印太战略”并早日实现访印,印度开始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2018年初,印度着手调整改善同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莫迪赴武汉同习近平主席举行会晤,赴索契同普京总统会晤,其一个重要考虑是期待撬动美国。特别是同俄罗斯签署了价值54.3亿美元的合同,向俄购买可以装备五个团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直接触犯了特朗普2017年签署的《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导致特朗普威胁称,印度很快就会知道后果。拒绝出席印度共和国日庆典的邀请,可能就是“后果”的一部分。

印度外交一直是试图与各大国多头交好、多方得利。冷战结束以来,这一策略一直运作良好,实现了印度从美国、日本、以色列等国的对立面到优先战略伙伴的反转。与此同时,与俄罗斯和欧洲大国的传统友谊也得到维持。正如印度前外秘萨仁山所说,大国之间非对抗性的关系有助于印度更成功地处理自己面临的挑战,通过提升同一个大国的关系来改善同另一个大国的关系。

然而,现在这种八面玲珑的良好态势似乎正在弱化,根本原因恐怕在于大国矛盾的复杂化和尖锐化。克里米亚事件使得俄罗斯同美欧尖锐对立;而中俄战略协作更加紧密,中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欧洲变得越来越内向。这些都使得印度运作“脚踩多只船”策略的空间越来越小,难以像过去那样在不同大国之间游刃有余。

特朗普拒绝让印度在不承担美国盟友责任的情况下更多享受盟友的福利。这位“交易高手”需要的是自行把控游戏规则,而不是被印度“玩转”,所以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印度的邀请,这大概是印度建国以来首次在邀请共和国日主宾时被驳了面子。不过,这也提醒了印度,国际政治有其内在基本规律,骑墙很可能导致“里外不讨好”的结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