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核问题谈判:谁在把控节奏

World Affairs - - 中国周边 - 文/安刚

路径

2018年,在朝韩“自主驱动”下,相关各方迅速形成共振,朝鲜半岛局势发生转折,从延续多年的螺旋向下、一度在战争边缘徘徊,重回缓和向好轨道。6月朝美新加坡峰会签署联合声明,明确了互不侵犯和改善关系的方向,重启了寻求无核化、关系正常化以及建立半岛和平机制的进程。

现在主导形势变化的是朝美无核化谈判。为筹备新加坡峰会,朝美双方交换了初期“路线图”:朝深切担忧如其真的全部放弃核导能力,美会把朝变成“利比亚第二”,因而要求无核化进程体现“分阶段、同步走”原则,也即朝拆除多少核导设施,美就要保证相应的安全承诺、国际援助和补偿及时到位,现有国际制裁逐步放宽。美担心朝再施缓兵之计蓄谋核导技术实现最后突破,要求其在规定时限内(最迟2020年,也即特朗普谋求连任之年)采取高水平、足以取信的初期弃核措施,之后再考虑给予安全保障等事宜。

得到美方详细通报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外相河野太郎向媒体披露了新加坡峰会的补充信息:美方在与朝方达成的框架协议下提出了47点要求,承诺朝如能满足“全面无核化” (以可核查和不可逆方式销毁核和生化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导弹和所有相关设施)要求,可以得到美方承诺不攻击朝、不跨过三八线推翻现政权的书面文件,而支持朝弃核的资金将由日本和其他可能从中获益的国家共同承担,也可能建立一个专门的国际 组织。这些信息印证了新加坡峰会并没有解决朝方根本关切,就像文在寅4月27日在板门店第二次会晤金正恩后向记者透露的:“金正恩想弄清楚的是,能否相信美国会在无核化实现后结束敌对政策,保障朝鲜的体制安全。”

朝美无核化谈判走了“先易后难”路径,也就注定了新加坡峰会的后续落实工作无法在短期内取得显著进展,导致2018年的半岛局势演变呈现“先扬后抑”的曲线。尽管朝鲜连月来通过重申无核化意志、废弃丰溪里核试验场、拆毁西海卫星发射基地、送回朝鲜战争期间美军阵亡人员遗骸等措施显示积极姿态,但仍不能撬动美方具体立场发生实质性的松动。

差异

目前,朝美后续谈判的主要分歧点在于:

第一,双方对何为“无核化”有着各自解释。朝方寻求的是半岛乃至整个东北亚的无核化,既明确自身无核化义务,也要求美国公开并裁撤其在韩国部署的战术核武器,彻底压制韩国、日本的拥核企图,甚至将东北亚建成无核区。而美方心目中的“无核化”就是“朝鲜的弃核”“朝鲜的无核化”。

第二,双方谈判目标的技术前提存在根本逻辑冲突。朝鲜迫切需要美方在向朝提供安全保障和解除对朝制裁方面拿出具体诚意,为此甚至在自己的初期“路线图”里明显侧重照顾美方在远程洲际弹道导弹方面的关切。美国则坚持朝必须以全面、彻 底、可核查、不可逆方式放弃并交出核导计划及其发展成果和潜力,同时拒不明确自己将为朝去核弃导提供补偿和回报的步骤。

第三,双方在弃核的具体操作步骤上存在不同理解。朝方坚持无核化与提供安全保障同步走。美国则仍指望以“利比亚模式”清除朝鲜的核武器,为此坚持2020年的“最后期限”,坚持就朝鲜核材料与核试验设备的处理、远程导弹发射设施的拆除、科研人员的安置去向等诸多棘手问题提出具体要求,坚持待朝“一揽子”弃核后再谈援助。就算朝鲜接受这样的路径,由于拆卸和运出核能力的高度复杂性,也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从技术层面满足美方的严苛要求。

新加坡峰会后续工作进展缓慢,也有美国中期选举的背景。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忙于国内事务,而且特朗普本人亦要为2020年的连选连任留“戏码”,有意拖慢了与朝方的谈判进程。此外,中美贸易摩擦激烈,为减少中方将贸易问题与朝核问题相挂钩以牵制美方的可能性,特朗普政府调整了亚太议程的优先排序,先处理对华贸易争端,再处理朝核问题。急于求成的朝方则继续努力向美方示好,没有在中选最关键阶段挑事,同时推动谈判焦点向签署终战协定聚拢。7月27日是朝鲜停战协定签署65周年,朝方原本期待在此时点由有关方联合发表终战宣言,然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10月7日蓬佩奧国务卿第四次访朝,当天上午与金正恩会谈,随后发推称“取得了进展”。当天,蓬佩奧转赴首尔与文在寅会面,当面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