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流”助推土战略地位提升

World Affairs - - 世界态势 - 文/李亚男

11月19日,俄罗斯和土耳其两国重点能源合作项目“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海底工程竣工。俄总统普京专程赶往伊斯坦布尔与土总统埃尔多安共同见证了竣工仪式,称该项目的阶段性成果验证了俄土两国伙伴关系在推进高难度合作方面卓有成效,并特别赞扬了埃尔多安的“政治意愿和勇气”。埃尔多安则把这一项目视为“历史性工程”。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土耳其流”管道最终建成将契合土耳其的利益,并进一步强化其在欧亚地区的战略地位。

管道项目折射地缘政治变化

“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从俄罗斯西南部阿纳帕市起,从东北到西南经过黑海,直达土耳其西北部色雷斯地区的基易科伊市;该管道在海底一分为二,第一条支线直接为土国内市场供气,第二条支线将从陆路穿越土西北部通往希腊边境,未来计划进一步延伸至欧洲东南部,将俄罗斯天然气送往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希腊、波黑、马其顿和斯洛文尼亚等国。每条支线的年输气量均为157.5亿立方米,建成后每年可输送315亿立方米天然气,满足土耳其和欧洲市场的部分需求。

这一表面上的商业项目,实际是地缘政治变化的直接结果。首先,乌克兰危机是该项目的主要推动因素。俄罗斯作为能源出口大国,是欧洲天然气供应的主要来源之一,俄天然气长期以来经乌克兰中转进入欧洲市场。2008年,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运 输量占俄罗斯向欧洲出口总量的95%。单一的运输途径使俄欧天然气贸易面临较多不确定性,俄政府一直寻求开辟新管线以分散风险,先后通过“北溪”“蓝溪”等管道项目,将过境乌克兰的天然气比重降至53%,同时又与保加利亚等协商建设“南溪”管道,以进一步降低对过境乌克兰的依赖。2013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天然气过境安全受到严重干扰,俄欧关系恶化,“南溪”管道项目也受到冲击、被迫停摆。在这一背景下,土耳其成为俄罗斯向欧洲市场输送天然气的唯一可行的替代选择,其地区能源枢纽地位凸显;“土耳其流”项目规划也应运而生,成为“南溪”项目的重生版本。

其次,土外交战略调整是该项目加速落地的催化剂。2014年底,俄土双方宣布合作建设“土耳其流”项目,最初俄方积极主动,土政府则未表现出特别的热情。2015年后,随着土外交政策“东向回调”趋势增强,土与欧盟、北约的分歧逐渐暴露,相应的,与俄罗斯加强战略合作、制衡美西方的意愿和需求也日益强烈, “土耳其流”项目在土政府外交与经济政策中的重要性也不断增加。虽然其间发生俄战机被土击落、土俄两国天然气公司围绕价格优惠条款产生纠纷等事件,导致项目谈判短期中断,但自2016年6月开始,土俄关系迅速回暖升温,“土耳其流”项目也从谈判阶段快速转入落地兴建——2017年5月开工,2018年11月完成海底段工程, 2019年将启动陆路设施建设,预计2019年底全部建成投入使用。

土耳其或成最大获益方

虽然俄罗斯是“土耳其流”的最初倡议者且截至目前承担着项目建设的大部分资金和工程责任,但项目建成后,土耳其却能从中获得诸多好处,如果考虑到其相对成本支出,收益就显得更加突出了。

首先是能源安全获得更多保障。土耳其能源相对匮乏,且近年来能源消费需求持续快速攀升,2016年国内石油消费的89%、天然气消费的99%均依赖于进口,能源进口的财政赤字占国家赤字总额的三分之二以上,能源供应问题不仅成为长期制约土经济发展的瓶颈,而且威胁土经济与社会稳定。“土耳其流”管道建成之后,土每年能以优惠价格多获得140亿立方米的俄罗斯天然气,满足约1500万户家庭的消费需求,并有望首次实现天然气进口量超过需求量。在项目谈判过程中,土政府还从俄方争取到现有天然气供应的优惠条件,俄同意将“蓝溪”管道扩容,对土天然气年供应量增加30亿立方米,并从2015年1月1日起给予6%的价格优惠;土耳其国有天然气管道和贸易公司博塔斯更是争取到了10.25%的进口折扣,部分解决了土耳其购买俄天然气价格高于欧洲进口价格的问题。此外,土政府还将对俄天然气通过“土耳其流”输往欧洲收取不菲的过境费用,获取实在的经济利益,弥补能源进口的高额赤字。

其次是能源枢纽地位进一步巩固。土耳其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既临近中亚、里海、中东等油气产地,又连通欧洲这一全球主要能源消费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