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巨匠齐白石———谈锦州市博物馆藏齐白石的《虾蟹图》

阴贾西沙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贾西沙

摘 要:齐白石画虾蟹最为神妙,最为广大人们所喜爱。以致人们常常把齐白石的艺术和虾蟹联在一起。本文以锦州市博物馆所藏齐白石的《虾蟹图》谈起,研究齐白石的艺术特色,探析《虾蟹图》的艺术价值。

关键词:齐白石 虾蟹图 馆藏 衰年变法

在锦州市博物馆的文物库房里,珍藏着一幅齐白石老先生的《虾蟹图》。说起与这张画的缘分

1972

还得从 年的一天谈起,当时锦州市文物收购站刚成立不久,一天,一个年轻人来到这里,带来了一张齐白石老先生的画,想请文物店的杨老看

103个究竟。杨老打开画,此画为立轴,纸本,画纵

34

厘米,横 厘米,款识为“借山老人白石八十八岁戊子,作于京华”。印章为“齐白石”白文方印、“吾所能者乐事”朱文方印。装裱形式为两色裱加锦眉。整幅作品保存完好,画面没有任何污损痕迹,不需修复。杨老看后非常兴奋马上找到锦州市博物馆搞书画修复的肖老师进行了初步鉴定,两位老师分别从画面的时代风格、书画家的个人风格、以及辅助依据如印章质料、纸、绢的时代特征、装裱形制、书画中的题跋、收藏印等方面,做了初步的考证,认为此画应为齐白石的真迹,弥足珍贵。就这样,市收购站当即决定买下这张画,并以文物清单的形式将《虾蟹图》移交给了锦州市博物馆收藏。1972

年以来历任博物馆的馆长对此画都非常重视,曾找相关书画鉴定专家对此文物进行了鉴定,鉴定为国家三级文物。现任馆长还请省文物保护中心和辽宁省博物馆的书画鉴定专家进行了鉴定,都毫无异议地认为此画为白石老人的真迹。

1864—1957

齐白石( ),湖南湘潭人,原名纯芝,后名璜,字渭清,又字兰亭,号濒生,别号白石山人、并有齐大、木人、寄萍堂主人、龙山社长、三百石印富翁、百树梨花主人、借山老人等大量笔名与自号。

齐白石出身贫苦,做过农活,曾跟随叔祖父学过木匠,次年改学雕花木工。从民间画工入手,兼习肖像画,并以卖画为生。中年拜胡沁园、王湘绮等为师,学诗文书画。经过“五出五归”的游历,眼界大开,技艺精进。终于成为诗、书、画、印之全才。定居北京后,受陈师曾影响“衰年变法”,创立“红花墨叶”一派。尤以瓜果菜蔬、花鸟虾虫等称绝,兼及人物、山水,名重一时。他的作品融民间艺术与文人画于一炉,形成了简练生动、自然质朴、天趣横溢的鲜明艺术风格。其开创的由俗入雅,变雅为俗的艺术境界,为中国绘画艺术的传承与发展注入了新的文化内涵。

一、乡土气息 创作源泉

自齐白石避匪乱定居北京前,他一直生活在湘潭农村。他画他所见过的山山水水,花花鸟鸟,画日常生活中的瓜果菜蔬、鱼蟹虫虾、蝉蝶蚂蚱、稻粟杂粮、田头地角、竹篱茅舍,凡是眼睛里看见过的东西,他都把它们画了出来,正如他所说;“说话要说人家听得懂的话,画画要画人家看见过的东西。”这大半个世纪土生土长的农村生活,培养了他对农村事物的纯朴恋情,并将这种恋情本能地溶进了他的血液中,又通过笔端注入到了作品中,使他的作品具有纯朴浓郁的乡土气息而有别于历代文人士大夫作品的冷逸清高。这就是他的作品多以农村常见事物为题材内容的根源。齐白石曾在自述中说:“人家说我的画不少是‘农民画’,是啊,我生来就是个农民,戴了眼镜,也还是

农民。我之所以是齐白石就是因为我是个‘乡巴佬’。”正是因为“乡巴佬”的经历与经验才赋予了齐白石质朴清新的农民情感,他“衰年变法”把文人的艺术画得带有通俗的大众欣赏的趣味,把他的那种民间的艺术的趣味,他又赋予了一种高雅的文人的学养。

二、衰年变法 画见新魂

1919

年,社会局势动荡,家乡兵乱匪患使得年届六十的齐白石第三次来到北京,这为他此后的艺术飞跃提供了良好的地域环境和契机。这段时间曾被齐白石称为“十载关门始变更”,所以对于年过花甲的齐白石来说堪称“衰年变法”。

齐白石画虾的过程,也是其“变法”的过程,正如齐白石自己所说:“余之画虾已经数变,初只略似,一变逼真,再变色分浓淡,此三变也。”他在五六十岁时画的虾,基本上是青虾(河虾)的造型。但其质感和透明度不强,虾腿也显的瘦,虾的动态变化不大。到七十岁后,他画虾一度把虾须加多,虾壳的质感和透明感加强了。不久,他画虾又把虾头前面的短须省略,只保留六条长须。从白石老人画虾对造型的三次变革来看,说明他创作态度的严 肃认真和精益求精的精神,他搞创作,从生活中吸取素材时,不仅观察了对象的结构和自然规律,更主要的是运用艺术规律抓住对象特征。白石老人说:“河虾(青虾)虽味鲜,但不如对虾更丰满;对虾固然肥硕,但无河虾的长钳造型之美。”在画虾的过程中,白石老人的画法之所以一变再变,他的意图,首先是要不落前人窠臼,富于创造精神。白石老人对虾的艺术创造,是有深厚的思想基础的,这正是他敢于独创的动力。他塑造的生动的虾形象,是兼取了河虾及对虾各自的特征,并按照他自己想象中的虾所创造的一种艺术形象,这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典范。

自白石老人定居北京后,每年都要吃蟹,他的学生们也常买蟹送给他,他只要一看,用手一捏,老人就知道是肥是瘦,足见老人对蟹的观察从未间断。白石老人往往放螃蟹在地上,看其横行,蒸熟的螃蟹也放在画案上,细心琢磨,所以对画蟹的用笔用墨也更加精进。五十多岁时只画一团墨,看不出笔痕来,后来把一团墨改成两笔;六十多岁时改画三笔,不分浓淡,仍没有甲壳的感觉;直到七十岁以后,才画出甲壳的质感来。白石老人六十多岁画蟹已经定型,八十岁后笔墨更加精简突出,质感也能充分表现出来。老人画蟹手法一变再变,晚期蟹壳画成三笔,蟹壳与蟹足均有质感,自成一格。我馆所藏《虾蟹图》正是白石老人八十八岁时笔精墨妙“衰年变法”之后不可多得的典范之作。

三、馆藏《虾蟹图》的艺术特色

1948我馆所珍藏的这幅《虾蟹图》是齐白石在

103 34年作的,为立轴,纸本,画纵 厘米,横 厘米,款识为借山老人白石八十八岁戊子,作于京华。印章为“齐白石”白文方印、“吾所能者乐事”朱文方印。齐白石画虾堪称画坛一绝,然而,白石老人画虾却经过了一番艰苦的历练,我馆所藏齐白石的《虾蟹图》正是白石老人八十八岁画虾达到炉火纯青之时所创作出来的作品。他塑造的生动形象的虾,是兼取了河虾及对虾各自的特征,并按照他自己想象中的虾所创造的一种艺术形象。画面中两只虾缓游于水中,双臂弯曲,其中一只淡墨色的虾张开虾钳似在夹物,双双嬉戏,或进或退,动态上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既注意了虾体间的关连与虾钳虾须的疏密组织布局,又作到了雅淡清新,生动可人。

齐白石的案头笔洗里长期养着长臂青虾,齐

白石画虾用羊毫粗头提笔,笔尖部分蘸淡墨,在笔头根部用小勺灌清水数滴,让清水将墨色赶往笔尖和外围,形成外实中空,对虾头半透明的特定物象表现极为恰当。再以中锋露锋顺势横斜着下笔,上尖下粗,用力一顿,稍拖,画出上尖下圆,上灰下白的一个圆锥形。在圆锥下外侧再加中锋一笔,这一笔和上一笔构成了虾的胸部,再用偏锋在圆锥体的尖端两旁各加半笔,起笔藏锋,画出头部两片成戟状的硬薄片。然后在用原笔中锋接画腹部,先调淡墨,笔尖再蘸重墨画第一只虾,重墨之中,仍有相对浓淡和层次变化;同笔法用淡墨画第二只虾,让虾腹呈透明状,虾身第三节、四节为转折处,体现虾的动态,两只虾在整个画面中浓淡相宜,气韵贯通。从我馆馆藏的作品中可以看出白石老人能利用笔上深浅墨色和生宣纸特性之洇痕,表现虾节结构使虾体呈现透明的质感,真可谓一绝。接着再用偏锋在尾部一边一笔画出尾巴的两片硬薄片。画完躯干,换一支细而长的较硬的小兔毫笔,运用“破墨法”蘸浓墨在胸部将干未干的淡墨上加一笔,使浓墨在淡墨里晕开,浓淡相生,增强头胸分量更显出虾的透嫩和动态的轻捷,然后在头的上部四分之一的地方,用中锋两横笔画出虾的眼睛,起笔时要藏锋。过去白石老人画虾贴着虾头点睛,后来他注意到,警觉时虾的双目横向两侧,于是他改用浓墨竖点为睛,增添了虾的神采,从我馆的这张作品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虾眼的点法。虾臂和虾钳是有关动态的主要部分,从我馆馆藏的作品可以看出,其虾臂和虾钳仍用画躯干的笔用“铁线篆”的笔法画出的。最后要画出虾须,构想虾须的走向和组合是全画成功与否的关键。白石老人在画虾须的时候早已做到胸有成竹。从馆藏的这张作品可以看出,十几条充满生命活力的虾虾须圆中有直,变化多端,顺水漂荡,乱而有致,无水而满纸是水,意趣盎然。整幅作品中两只虾通体华润,神情闲适自在。其虾须弯曲较小与虾臂动态相吻合,如在水中呼之欲出。一只虾的表现,在这里虽然只是寥寥数笔,但它却包含了中国画落笔的疾、徐、顿、挫,用墨的浓、淡、干、湿,同时也融会了艺术的整体观察和表现。数十年的艺术探索加上高妙的书法、篆刻功底,使老人笔下的虾惟妙惟肖、生动传神。

我馆所藏《虾蟹图》的螃蟹是白石老人八十八岁画蟹成熟时期的作品。白石老人画的蟹是河蟹 不是海蟹。河蟹头胸成方圆而扁的状态、甲壳较厚,蟹腿也是扁圆的甲壳。白石老人能用简练的笔墨,画出蟹的外形与精神,也是长期仔细观察辛勤劳动得来的。画螃蟹应先从蟹盖画起。白石老人使用的是羊毫提笔,笔尖沾重墨,笔根部点一滴清水,然后将笔放倒,用侧锋湿墨自上而下连行三笔画出头胸,左右两笔和中间一笔要有浓淡分别,才能把蟹壳画凸起。由于三笔之间浓淡不同,在壳面上就显出了左右两小坑,我们馆藏作品中最右下方那只重墨色的螃蟹就是用此法画成的,画好蟹壳后把笔洗净,使笔略带水分,沾少许重墨,在蟹体上方左右各点抹出一个大墨点,点时笔要侧锋移动,白石老人画蟹的肘臂最忌点点,画面上的点都是运笔写出来,这样画出来的长有双钳的肘臂在宣纸上晕开后就会产生毛茸茸的感觉,很逼真。从我馆馆藏的三只螃蟹的肘臂上可以看出白石老人的笔力非同常人可比。在用中锋左右勾画两笔,画出有力而又灵活的双夹。蟹腿是画蟹中的难点,运笔要爽快,挺拔,节与节之间要笔断意不断,三节要一笔写成。白石老人画蟹腿都是一笔画成,一般画家无此笔力。最后用浓墨中锋点眼睛,蟹的钳刀也是中锋画出的。同法浓墨画出中间那只螃蟹,而右上角那只反蟹同样为重墨画出的,画时也是把笔洗净,使笔略带水分,笔尖沾少许重墨用中锋画出螃蟹的腿及腹部,侧锋画出长有双钳的肘臂,在用中锋左右勾画两笔,画出有力而又灵活的双夹。图中三蟹由下至上,交错排列、呼应;造型简易求似,笔墨酣畅淋漓,白石老人对纸、墨特性的把握堪称一绝,浓墨不显沉重,淡些的重墨不浮躁,简单的几笔显出了蟹壳的硬度和茸毛的质感,并且把蟹的角索横行之势从八个步肢的伸曲中匠心地表现出来。三只正反交错的螃蟹在画面中相得益彰,妙趣横生。

整幅作品墨色丰富,构图严谨,虾、蟹浑然一体,气韵贯通。画中虾、蟹墨分五色,酣畅淋漓,两只游戈于水中的虾活泼、机警,其中一只张开右侧虾钳正在夹物,其左上方那只也游过来与其嬉戏,虾须的线条似柔实刚,乱而有序。画面下方三蟹交错,与之呼应,最上面那只露出长脐,正竭力翻身。下面两只顾盼之势,增加了画面的动感与变化。再加上白石老人用浓墨与重墨的表现,使其整幅作品分量感十足。虾的透明、轻灵与蟹的厚重、饱满

22 (下转第 页)

锦州市博物馆藏齐白石的《虾蟹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