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隍庙建筑脊饰艺术中的民俗文化意象

阴 刘勇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摘 要:在中国传统建筑体系中,城隍庙建筑与民俗文化的关联最为密切,传承千年的城隍信仰以明晰的文化意象表现在榆次城隍庙建筑脊饰艺术上,从中可以看到中华龙文化的源流,感悟到不同文明的融合及释道两教对传统民俗的影响

关键词:榆次城隍庙 脊饰 民俗文化 意象

在宏大的中华民族传统建筑体系中,城隍庙建筑可谓最为奇异的一支。据《礼记》记载,城隍祭祀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两千多年,古代先民在岁末年终的“八蜡”之祭,所祭第七神“水庸”即可视为城隍神的源起。真正意义的城隍庙出现在三国魏晋南北朝,这时中国社会战乱不断,贼盗蜂起,民生艰辛。无论权贵显要,还是普通民众都有着“保家护邦、剪凶除恶、祈福禳灾”的普遍渴求。中国古代神祇体系中专负这一职能的城隍神便成为祭祀祈祷的对象。《北齐书·慕容俨传》云:“城中先有神祠一所,俗号城隍神,公私每有祈祷。”公私指官方和民间,即是说,城隍庙作为祀奉护佑一方之神的场所,为官民所共享。城隍庙在发轫之初,就与民间信仰相关联,在以后的历史进程中城隍庙建筑被刻上了越来越多的民俗文化印记。

宋明两朝是城隍庙建筑艺术取得极大发展的时期。宋人方回《至日后吴山城隍庙》诗曰:“磴石梯飚俯去鸿,湖江左右海西东。冥冥烟雾已难辨,杳杳楼台犹未穷。”道出了宋代城隍庙的盛况,在宋代,城隍祭祀被列入国家祀典,城隍庙的地位愈加突出。同时,在宋代世俗社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道教将城隍神纳入其崇拜体系,城隍信众群体愈加扩大。及至明代,起身草莽的明太祖朱元璋出于“立城隍神,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则不敢妄为”的政治考虑,大封天下城隍,城隍庙建筑空前发展。官方的意识形态,加上民间社会的期盼,与流传已

一、榆次城隍庙与地域民俗的展开

榆次地处山西中部,古称“魏榆”,战国时期就已设立县制。据榆次县志中所载入的明代巩昌知府金中夫撰写的《城隍庙》一文可知,榆次城隍庙始建于元至正二十二年,原址在榆次北门内善政坊以东,明宣德六年于现址重修城隍庙。重修的城隍庙在选址上意义非凡,它不但位于县城中心,而且隔西花园与榆次治所县衙相邻,形成了榆次县城政治中心与民俗文化中心并立的空间格局。自此,当地的地域民俗文化生活以一幅幅热烈盛大的图景围绕城隍庙展开。民国《榆次县志》卷六《生计考》曰:“五月会俗称城隍庙会,独能万商云集,经月不散,历数百年而无更变者。”与此动态图景相呼应的,是静态的陈置于城隍庙建筑屋脊之上,以硕大的器形、斑斓的色彩和各异的形态塑造的,蕴含强烈民俗文化意象的琉璃雕饰。

这些琉璃雕饰因其分布在传统建筑的屋脊,故称脊饰。榆次城隍庙为晋域历史最古老,保存最完整的城隍庙建筑组群。该建筑组群坐北朝南,由山门向内,依次为明弘治十年所建的高阁“玄鉴楼”、明成化十二年所建的正殿“显佑殿”,最北面的寝殿亦为明代所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