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烟台市博物馆藏吴宏山水画作精品赏评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董艺

摘 要:作为“金陵八家”之一的吴宏,画风在八家中最为粗放、浑融无际,且景色细致苍郁,充满了生活气息。尤其是其“雪苑之行”后笔墨一变,纵横放逸。笔者以烟台市博物馆收藏的吴宏成熟期的两幅山水精品之作为例,从分析吴宏作品创作的背景及影响因素入手,通过对作品的赏析,得出吴宏的山水画作“师造化、师古法”,能够在对大自然真山真水中领悟学习古人的技法经验,其笔下的山水自然、真实、生动,创造性地将元人笔墨和宋人丘壑灵活运用在了其绘画之上。

关键词:吴宏 山水画作 师古法 师造化

吴宏,清代画家,生卒年不详。字远度,号竹史,江西金谿人,寓江苏江宁(今南京)。自幼好绘事,自辟蹊径。顺治十年(1653

年)曾渡黄河,游雪苑,归而笔墨一变,纵横放逸。画作大多取材于自然景物及仰慕的桃花源仙境,构图疏密相间,气势雄阔。与龚贤、高岑、樊圻、邹喆、叶欣、胡慥、谢荪合称为“金陵八家”,在八家中吴宏画风最为粗放,浑融无际,任凭想象,景色细致苍郁,充满了生活气息。偶作竹石,亦有水墨淋漓之致。周亮工赠诗云:“幕外青霞自卷舒,依君只似住村虚,枯桐已碎犹为客,妙画通神独亦予。” [1]

一、吴宏山水作品创作的社会背景及影响因素

明末清初是中国绘画史上最为活跃的一段时期,文人与画家们各自有着不同的境况与际遇,对满清王朝呈现出不同的政治态度与处世方式。以“四王”为代表的“虞山画派”与“娄东画派”崇尚南宗,讲究笔墨情趣,气格优雅,与清王朝所倡导的“复古”之风不期而合,被尊称为“正统派”;与之相对比的“四僧”、“新安画派”、“金陵画派”等均有遗民情节,对清王朝怀有不满的抵触情绪,大都选择隐居不仕,用绘画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与心声。在“正统派”醉心复古的沉闷气氛中,吴宏等具有遗民思想的画家勇于探索变革,能够从实际生活和大自然环境中得到启示,作品写实性较强。吴宏是 金陵八家之中性情最为放纵、豪迈的,其画风也是最为粗放、浑厚的。他是八家中画风与时风相距最远的,也是较有创新和成就的一位。吴宏酷爱游历,曾于顺治十年(1653

年)北上游雪苑访友学习,在此期间结识了北方大收藏家侯方域、梁清标、宋权、孙承泽等人,通过与他们的交流学习,使得吴宏有机会观赏、鉴定、学习宋元绘画。也正是这个机遇使得吴宏绘画中汲取了许多宋代山水画的笔墨语言,对其后期绘画风格的形成影响巨大。清代周亮工在《读画录》中对吴宏雪苑之行陈述曰:“游雪苑归而笔墨一变,纵横森秀”,还称赞其画作具有“推倒一世之智勇,开拓万古之心胸”的豪放气度,并将他与北宋山水画大师范宽(字中立)相提并论“:

范中立以其大度得名日宽,远度伟然丈夫,人与笔俱阔然有余,无世人一毫琐屑态,(吴)宏与(范)宽俱传矣。”

此外,吴宏绘画风格受“武林画派”影响比较明显。金陵是古都南京的别称,明末清初的金陵地区形成了多流派的聚合,主要的画派分为:以“四王”为代表崇尚南宗的“正统派”、以“金陵八家”为代表的“金陵画派”以及以“蓝瑛为代表的“武林画派”。明亡后蓝瑛曾流寓南京,其画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南京地域的画家们。吴宏与“武林画派”的冯仙湜等人有过直接的艺术交往,在“金陵画派”中吴宏的山水绘画风格受蓝瑛等“武林画派”的影响最大。

二、馆藏吴宏山水画作赏析

烟台市博物馆现藏有两幅吴宏山水画作,其中一幅有明确的纪年,为康熙十一年(1672

年)所作,另一幅虽没有明确的纪年,但从画风上看与前一幅如出一辙,属于同一时期的作品,都是吴宏画风成熟时期的精品之作。(一)清康熙十一年吴宏山水图轴

146.馆藏这幅吴宏山水画作为绢本,设色,纵

7 62.4

厘米、横 厘米(图一)。图中绘高山危岩,山径险绝。整幅画面山石所占比例较大,对于山石的刻画,吴宏采用“直线斫”的方法来表现山石的形质之感,用刚劲有力的线条勾括,使山石棱角分明,具有阔大的气度。山石中加入了乱柴皴的笔法,近似蓝瑛,用笔粗放又有法度。画中树木用笔有韧性,树木出枝尖峭、凌厉,有纵横交错、姿态万千之美感。以仰视角度精心构置图像,近处一船泊于溪水中,前后两高士促膝而谈,神情闲逸,似有隐者之风。山腰间栈道盘曲,山崖间以水榭相通,不远处有一村落,屋舍俨然,宁静安逸。远处佛塔屹立于山石之间,几曲溪流从深山而出,沿山蜿蜒潺流,汇于近处溪水之中。整幅画面基调以水墨为主,略施青绿、赭石,通过淡墨或留白烘托轻纱般的雾气,使画面境界幽奥,又有生活气息。

此幅画作无论是在山石结构上,还是树的造型上不但有北宋山水的雄强气势还有元代山水笔墨的遒劲洒脱。既有北方的雄壮,又有南方的烟岚 气象,是北宋雄浑的气势和元人超逸情调的结合。画面描绘的是金陵周围的山川景色,营造了一种幽远荒凉,却又安逸宁静的气氛,是古人向往的隐居生活的场景,符合遗民画家的情怀。画作右上角行书题:“壬子嘉平拟元人墨法于长安旅舍 西江吴宏”,后钤二方白文篆书印章,印文已经模糊不清(图二),另在画作右下角钤一方朱文篆书鉴藏章“天都颖川九思堂”。

(二)清吴宏溪山渔舟图轴馆藏《清吴宏溪山渔舟图轴》为绢本,浅绛设

78.4 32.4

色,纵 厘米、横 厘米(图三)。此幅画作可以分为三段,远处笔墨给人呈现的是群山远影,叠叠群峰在云雾的遮掩下,一直延伸至遥远的天际。山石线条尖峭瘦硬,采用蓝瑛的乱柴皴,纵横恣意且疏密得宜。远山群峦之下是画面的中部,描绘的是一派大江水色,宁静的江面上,一隐者撑杆泛舟其间,江岸边树木萧疏,坡石掩映其间,气氛高爽,景色旷达。江水的这一岸,画面的近处是丘陵和壑谷交错之地,迎面最近的一株古松,根深深扎进沙土和顽石之中,显得苍劲挺拔。山石树木用笔苍劲秀润,淡雅怡人。线条粗细不一、笔断意连。皴法上,似斧劈,亦采用乱柴,不拘一格。其间屋宇依山傍水,一居士临窗远眺,一副悠悠闲情、神态自如的样子。整幅画面在用色上,用浅绛法,略施赭石、青绿等色彩,加以淡墨作留白或雾气处理,用色沉稳。放眼望去,画面景致平远,具有浓厚的写实风格。

此幅画作将“北宋”雄强壮阔的气势,融于江

南清秀的山水风格之中。同时,画家也将元人画面之中“可行”、“可居”、“可卧”、“可游”的意境和“简逸放纵”的笔墨特点应用在画面之中,表现手法可谓是匠心独运。吴宏绘画在疏密之间,将笔墨悠意、气势雄浑之势皆尽眼底。画作左上角行草题: “摹唐棣子华墨法 吴宏”,后钤二方篆书印章,一为白文“远度”,一为朱文“吴宏”(图四)。

三、对吴宏山水作品的综合评价

明末清初摹古之风盛行,以“四王”为首的正统派们崇尚董其昌的“南北宗论”,多元季大家之迹。除此之外,还活跃着一批主张兼容南北宗的画家,吴宏便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代表。他的山水画作,既有元人之迹,又有宋代山水画风格的体现,在当时曾遭“四王”之一的王原祁大为贬低,称: “广陵白下其恶习与浙派无异,有志笔墨者切须戒之。” [2]虽然吴宏等“金陵画派”的画风遭到以“四王”为首的正统画家的极为不满,但著名诗人宋琬曾对吴宏的画风大为赞扬,其赞吴宏曰:“栎园先生以远度(吴宏)此图示余,未谋面也即有以得其为人。及与定交白下,见且襟期浩渺,潇洒出尘,乃知图画中固有真性情焉!” [3]对吴宏的雄阔豪迈的气势、自由洒脱的胸襟与气度大为赞扬。

笔者认为,吴宏是金陵八家中最具有创新性 的画家,在清初“复古”思潮的大军中,人人以仿古为时尚,吴宏反对机械的摹古,主张集众家之所长,追求个性表现,进而在艺术上进行了大胆的探索。他“师造化、师古法”,能够在对大自然真山真水中领悟学习古人的技法经验,最终形成自己的风格,真可谓“推倒一世之智勇,开拓万古之心胸”。其笔下山水自然、真实、生动,创造性地将元人笔墨和宋人丘壑灵活运用在了其绘画之上。正如梁楣《与吴宏》诗中云:“今观竹史画,烟岚雨壑,野树平芜,千态万状,若举宇宙间几许名山、几许胜境,而尽之尺幅中矣。” [1] https://baike.so.com/doc/6348241-6561867.html

[2] [清]王原祁《雨窗漫笔》,转引至《中国书画全书》第 8 册,上海书画出版社,1994 年,第 710 页。

[3] [清]冯金柏《国朝画识》,见《中国书画全书》第 10册,上海书画出版社,1996 年,第 590 页。

图二 清康熙十一年吴宏山水图落款

图一 清康熙十一年吴宏山水图

图四 清吴宏溪山渔舟图落款及印章

图三 清吴宏溪山渔舟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