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漆文化遗产及开放式发展格局———以平遥漆器为例

———以平遥漆器为例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魏文辉

魏文辉

要:漆工艺由中华民族最早发明,并经历代传承和发展形成了独特的漆文化。精妙绝伦的漆工艺摘

制品承载着中华优秀文化,

它含蓄蕴藉的材质之美、得天独厚的功能之美、流光溢彩的装饰之美、如胶似漆的意蕴之美,为人类文明做出了巨大贡献。其中,平遥推光漆器作为我国极富盛名的四大漆器之一,曾在海内外享有盛誉。然而,随着传统工艺的集体衰落,平遥漆工艺也随之陷入困境,如何能使传统漆工艺重新焕发生机,使我们博大精深的漆文化继续传承下去,是本文要讨论的问题。

关键词:漆文化遗产 平遥漆器 历史发展 民族内核 开放式发展

中国漆器历史悠久,闻名遐迩,由此产生出博大精深的漆文化是极为可贵的民族文化精神遗产,它以宗教礼仪的方式广泛传播,同时,以最庞大的日用文化体系延续至今。金碧辉煌的帝王宫殿内的金漆宝座,寻常百姓家的门、窗、桌、椅、板凳,一日三餐的碗筷,均显示出中国漆文化的独特魅力。此外,中国漆文化辐射范围极广,它不仅对周边的东亚国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同时对欧洲现代工业涂料起到了启蒙性的影响作用。

一、中国漆文化的历史沉浮

说起中国漆文化的历史,正可谓源远流长,据史料证实,我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漆料的国家。目前公认的是,出土于浙江河姆渡的木胎漆碗是现存最早的漆器制品,距今有七千多年历史。从春秋战国开始,伴随着漆器品的不断增多,中国漆文化开始形成,并于汉代出现历史上第一高峰,到了唐宋时期,具有中国特色的漆文化发展成熟,在制作工艺、技术水平、审美水准上均达到最高成就。随着现代化发展,和其他传统文化一样,漆器文化一度有所衰落,甚至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幸运的是,随着当今传统文化的回归,漆文化又重新回到我们视线中,并正以一种全新的风貌出现在我们面前。

1.

原始时期是中国漆文化的萌芽阶段从新石器时代开始,人类社会产生了以农业、 种植业、饲养业为代表的经济生产方式,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剩余产品的出现,有一部分手工业者脱离开农业,成为了专职的技术人员,此时,编织、制陶、工具制造等行业纷纷出现,漆工艺也正是在

1978这个时候诞生的。目前发现最早的漆制品是年在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木胎漆碗,

7000

距今有 年历史,这也证实了漆工艺确属中华民族的发明创造。纵观史前资料可以发现,当时的漆器非常珍贵,这说明漆器制作工艺尚不成熟,制作一件质地精良的漆制品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此时的漆器主要用于放置食物或祭祀用具,主要体现在满足使用功能上,颜色主要以红色和黑色为主,用色单一、花纹简朴,审美功能并不突出。

2.

从夏商到春秋战国,是中国漆文化的蓬勃发展时期

从夏王朝开始,在农业高度发展的基础上,手工业也得到空前规模的发展,不仅从农业中分离出来,就连在手工业内部也产生了越来越细的分工,这在很大程度上刺激了漆器手工业的发展。此时的漆制品在兼具实用性的基础上,产生了装饰审美的用途,开始用于祭器、礼乐器及贡品上,漆器的种类也开始丰富,色彩鲜艳、花纹美观的漆制品大量涌现,相较之前,漆器工艺生产技术有了质的提升,并成为当时丰富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重要手段。

3.

秦汉时期,中国漆文化达到第一发展高峰

秦国的统一,结束了春秋战国时期列国纷争的混乱局面,中国进入了一个相对统一安定的时期。漆器产业依然延续了春秋战国时期的恢弘壮观,并在制作工序和制作规模上,都有了较快的发展,形成了严格规范的生产管理体系。汉代是漆器发展的黄金时代,当时青铜器已经衰落,而后起之秀瓷器尚未得到社会重视,这时漆器产品大受欢迎,迎来了漆文化璀璨辉煌的时期,无论是在产量、质地、传播范围、生产规模等各方面,都引领了时代潮流,促使汉朝漆器登上了中国古代漆文化的第一座高峰。

4.

东汉至唐宋明清,中国漆文化在短暂黯淡之后又重新崛起

漆文化在西汉时期蓬勃发展之后,到了东汉之后似乎出现了一种戛然而止的感觉,在迄今发现的漆制品中,东汉至隋唐这一时期内,数量较之前有了较大幅度的减少。究其原因,是由于当时出现了更为深受大家欢迎的瓷器,瓷器技术以其低廉的生产成本,更为简单易操作的工艺流程,使得瓷器取代漆器的趋势锐不可当。到了唐宋,漆器工艺又有一定程度的复苏,这与当时的经济发达、文化繁荣密切相关,这个时期的漆器制品已经全然脱离了汉魏以来的古拙风格,相反,工艺精湛,光彩夺目的漆制品层出不穷,掀起了中国漆文化发展的又一高潮。

5.

近代以来漆文化的销声匿迹到现如今的文化回归

近代以来尤其是建国后,随着现代化和全球化发展,西方工业文明的声势浩大使很多传统生活方式及物质文化形态消失殆尽,漆文化也未能幸免。塑料、不锈钢、玻璃等新材料的大量涌现,使得漆制品一度在人们的生活中销声匿迹,无处可寻了。近年来,回归传统的呼声愈发高涨,人们对于审美、艺术、环保的需求又促使像漆工艺在内的诸多传统工艺重新回到我们的生活中,并结合当代艺术发展规律,以亦古亦今的全新风貌继续装点着我们的生活。

二、中国漆文化的民族内核

中国最为著名的漆器四大派为京派的剔红雕漆、扬州的螺钿漆器、闽派髹饰漆器、山西推光漆器。无论何种派别,虽在制作工艺和漆产品外在形态上有所区别,但蕴含其中的文化内涵却如出一 辙,都是民族性与艺术感的完美结合。

1.

崇尚恢弘大气,又不失细节雕琢中国漆器,画面追求恢弘大气,尤其是一些体积较大的漆制品,如家具、屏风之类,画上所漆一般为山水园林,或是亭台楼榭,抑或人物场景,工序之繁,场面宏大,追求磅礴、恢弘的气势。同时,在细节上又十分考究,无论是人物神态、衣饰、花纹、鸟羽等,都潜心雕琢,精益求精。

2.

追求古朴典雅,又不失雍容华丽中国漆器,从远古时期一直延续至今的风格即古朴典雅,追求自然美。中国漆艺创作中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也是中国漆文化的精髓所在,就是要体现一种无为的自然之美。漆艺术的主要颜料是漆,这本身就是一种自然原料,因此,体现这种自然原始的美感,已是美不胜收,有时并不需要在它身上进行任何多余的点缀和修饰。然而与此同时,能工巧匠们并不满足于单纯呈现漆艺术的自然美,他们还广泛吸收工艺美术、雕刻等其他艺术门类中的成果,巧妙应用于漆器创作,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漆制品也别有一番韵味,深受人们喜爱。3.

力求中庸稳重,又不断稳中求新中国文化向来追求中庸,四平八稳、中规中矩、结构对称的艺术品能展现出稳重、端庄之风。漆艺术也不例外,从很多漆制品上的花纹、配色、构图都能看出这一点。然而,追求中庸并不代表固步自封,相反,中国漆文化更拥有一种包容开放的态度,在原有基础上,不断追求变化和创新,这也是中国漆文化能够一直流传下来的原因所在。

三、以平遥推光漆器为例,论中国漆文化开放式发展格局

1.平遥漆器———推光漆器的集大成者山西推光漆器属于中国漆器四大派别之一,其中在山西境内,又以平遥推光工艺位于榜首。所谓“推光”,就是在漆面上以手掌推出光泽为特点的一种漆艺制作工艺。经手掌推出的漆面手感细腻润滑,加之古朴雅致的外观,金碧辉煌的彩绘,环保无毒抗虫蛀,耐热防潮,经久耐用,实属漆器中之精品。平遥推光漆器可用于漆柜子、箱子、条案,也可用于屏风、挂画、首饰盒等陈设品的制作,画面一般为山水花鸟、亭台楼阁,以及传统人物故事等传统图案。平遥推光漆工艺制作工序极为繁琐,光是刮灰就需要五到六次,用料也颇为严苛,

只能使用一种名为大漆的漆料进行制作,这种漆是由黄土高原上较为常见的一种漆树,割掉树皮之后流出来的天然漆料制作而成。平遥漆工艺无论是在原料的选取、工序的流程设计以及对于绘画水平的要求上都极为苛刻的,这也保证了一经推出必为精品的品质要求。

2.

平遥漆器的发展困境及突围平遥推光漆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古老工艺,由平遥本土的老手工艺人世世代代传承下来,尤其是在建国后,随着平遥推光漆器厂的建成,在一批经验丰富、技艺精湛的老艺人的推动下,平遥推光漆器一度进入了黄金时期,成为我国著名的漆艺品种之一,并销往海内外三十多个国家。但后来随着市场化的发展,在传统工艺衰退的浪潮中,平遥漆器也未能幸免于难,随着平遥推光漆器厂的破产,这一工艺受到巨大打击,平遥漆器一度陷入发展困境。随着平遥古城的申遗成功,这个古老的小城又以崭新的姿态面向了全世界,在大力发展旅游产业的同时,平遥漆器也迎来了重新崛起的历史时期。在以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的薛生金为代表的几个老工艺师的坚持下,平遥漆器广泛吸收现代先进技术,并采用与旅游产业相结合的方式,推动了平遥漆艺术再次焕发活力并走向世界。

3.

建立中国漆文化的开放式发展格局所谓谋求中国漆文化的开放式发展格局,那就意味着我们古老的漆工艺与漆文化要以包容、开放的姿态,满足当今年轻一代的审美需求,并有效吸收当代文化艺术精髓,合理利用当代科学技术与新材料、新工艺发展成果,走出一条既秉承传统又不断创新的开放式发展路径。具体而言,要在 题材开放、技术开放、市场开放这三个方面做文章。传统的漆工艺在画面选题上,依然是中国传统的纹样图案,仕女图、山水图、花香鸟语,还有一些喜庆吉祥的图案居多。这些古老的题材纵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我们还要积极探索满足当代人审美需求的艺术内容,将现代人喜欢的题材加入到漆器制作中来。此外,在技术和原料的选择上也要积极引进现代制作技术和工艺,对品质良好的新材料要深入研究,加以合理应用。最后,在市场推广和销售方面,要应用现代销售理论,制造品牌效应,通过先进的物流业及新兴旅游业,打开漆器产品大市场。

总之,漆工艺技术的不断进步,漆文化财富的不断积累,体现出中华民族对艺术精益求精、不懈寻求完美的理念,成为中华传统文明的一个缩影。年轻一代更应当把这种精神传承下去,使我们的漆文化生生不息,烽火传递。

参考文献

1. 王尚林、曹金柱《中国漆文化发展简史》,《中国生漆》2002 年第 2 期。

2. 张飞龙《中国漆文化历史渊源研究》,《中国生漆》, 2006 年第 1 期。

3. 陈秋荣《论当代中国漆文化的传承与开放性》,《中国生漆》2014 年第 3 期。

4. 林辉、冠予《传统中国漆文化的基本精神》,《中国生漆》2003 年第 2 期。

(作者工作单位:晋中市文化市场行政综合执法大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