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科学鉴定的应用现状思考

阴 曾昭冬 摘 要:传统意义上的陶瓷鉴定,是通过眼观、手触等方式,对文物进行断定,具有很大的局限性。随着现代科学检测技术的加入,陶瓷鉴定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开拓出一片崭新的领域。本文梳理了古陶瓷鉴定中的各种科学检测手段,对我国陶瓷科学鉴定的现状及面临的问题进行了探讨,分别就标本的来源及数量,传统眼学鉴定与现代科学鉴定,国内和海外科研机构的交流合作,科技检测机构的规范等方面提供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笔者认为,只有将传统与现代相结合,建立科学的陶瓷鉴定体系,走一条跨学科多方法的道路,才能使我国的陶瓷鉴定更加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曾昭冬

传统意义上的陶瓷鉴定,又称“眼学”,是在长期从事收藏活动的过程中发展而来的,是一门建立在感性认知基础上的科学。通过眼观、手触等方式,与已知的标准器物进行对比、分析,从而达到对陶瓷真伪、年代、窑口、价值等特征的一个断定结果。传统的陶瓷鉴定是从器物的造型、胎釉、纹饰、工艺、款识等方面来认定,然而,随着收藏市场的逐年火热,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造假手段也日益升级,高仿品几可乱真,单纯凭借传统的眼力鉴定,已很难应对。因此,现代科学检测手段的引进就显得尤为迫切和必要。只有将传统的眼力鉴定和现代科学检测相结合,两者相辅相成,建立科学的鉴定体系,才能使得陶瓷鉴定更加成熟,日臻完善。

一、现代科学检测的方法手段

20

自 世纪五六十年代起,我国开始逐步引进现代科学检测方法,如用碳-14

测定法和热释光法测定陶瓷的时代;用电子显微镜和金相显微镜,检测陶瓷的质地和结构等等。现有的科学检测手段,可以依据其在陶瓷鉴定中的作用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1.

检测陶瓷年代的科学手段陶瓷年代的测试,主要是运用于出土陶器,对于唐宋以后陶瓷年代的测定还未有好的建树。测量古陶瓷烧制年代的主要方法是碳-14

测年和热释光测年技术。碳-14

测年在石器时代考古中的运用最为广泛,可以确定掺入草、稻壳、蚌壳等有机物的陶器的年代。这种检测手段测试的结果与 实际有误差,所以常与树木年轮配合予以校订。热释光可以直接测量陶片、砖瓦、炉灶等考古遗存的年代。上海博物馆曾利用热释光的科技检测手段,系统测定了崧泽、马桥以及河姆渡等遗址的陶片

[1]。以及一系列古建筑砖瓦的年代

2.

测定陶瓷化学元素成分的科学手段对陶瓷化学元素成分的分析,确切是指对样品中不同的元素所占比例的分析。分析内容主要包括古陶瓷的胎、釉、彩的常量元素、微量元素和痕量元素的组成和含量。分析技术包括定量分析

[2]。可供选择的测量陶瓷化学组和定性分析两大类成的方法很多,有化学分析法(包括滴定法和重量分析法等)、X

射线荧光分析、中子活化分析、原子光谱分析(含原子吸收光谱和原子发射光谱)、电子探针能谱分析技术及电感耦合等离子体质谱法等。在通过对古陶瓷元素成分数据进行对比判别时,既要考虑古陶瓷元素成分数据测量的稳定性,更要考虑不同分析技术数据间的相互引用和检验。3.

测定陶瓷显微结构与物相分析的科学手段陶瓷的显微结构是肉眼难以分辨的微小形态结构,主要可利用光学显微镜和电子显微镜来观

X察。陶瓷最常用的物相分析手段则是采用 射线衍射分析技术。该方法是研究晶体物质结构的重要手段,可以对晶体材料测得的点阵平面间距及衍射强度与标准物相的衍射数据相比较,确定材料中存在的物相,也可根据衍射花样的强度,确定材料中各相的含量。

4.

测定古陶瓷物理性能与热分析技术的科学

手段

陶瓷器的物理性能是陶瓷测定的主要内容,其包含了密度、气孔率、吸水率、色度、白度、硬度、抗折度等,每一种性能指标都反映了陶瓷烧制工艺的部分信息。通过对这些指标的测试,以及热膨胀、差热分析等方法,对探讨古陶瓷的产地、烧造技艺等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5.

其他分析测试技术及数据应用的方法除上述常见的科学检测方法外,许多学者也在不断尝试一些新的分析手段。穆斯堡尔谱学分析、X 射线电子能谱分析、电子自旋共振技术、X射线吸收精细结构分析、拉曼光谱分析、红外光谱分析等科学技术在古陶瓷鉴定中得到了应用。

上述科学方法主要侧重于数据的采集方面,对于所获取数据的归纳、分类和深入研究,有学者提出了人工神经网络方法,并同摩尔数比值法、主要成分分析法的结果进行了比较,获得了很好的效果[3],这里不再赘述。

二、我国陶瓷科学鉴定的现状及面临的问题

运用现代科技鉴定陶瓷,当是源于考古中科技测年的需要。随着科技的进步,考古工作中高科技的应用越来越广泛,科技考古已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门类,中国古陶瓷的科技鉴定,也受到文物考古界和科技界等多方面的重视。加之社会的发展,近年来收藏的升温,造假的兴盛,科学测定的方法也越来越多受到民间社会的关注和追捧。学术的推进,民间的需求,使得陶瓷的科学检测呈现出快速发展的态势,并日趋成熟和完备。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拥有科技检测陶瓷条件的机构有: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文物科技保护中心、南京博物院、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上海博物馆文物保护与考古科学实验室、公安部五局釉面老化陶瓷检测课题组、河南省传义收藏品科技检测中心、北京中博文物检测鉴定中心、北京中陶古艺术品鉴定技术开发中心、江苏省无锡博南艺术品检测鉴定服务工作室、复旦大学现代物理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系、合肥中国科技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陕西科技大学、郑州大学物理工程学

[4]。这些单位院、香港城市大学、香港大学等单位中,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中国科学技术 大学、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陕西科技大学等科研机构和院校都建立了各具特色的数据库,为我们以后工作的广泛开展,奠定了基础。

从历年发表资料来看,全国很多窑口的陶瓷都做了相关科技检测,江西景德镇黄泥头窑、杨梅亭窑、枢府窑、吉州永和窑、吉州临江窑、洪州窑、河南汝窑、浙江修内司窑、郊坛下窑、寺龙口越窑、龙泉窑、河北定窑、山西浑源窑、长治窑、陕西耀州窑等均进行过测试,对其年代断代、胎釉结构和烧造工艺水平的认识都比较准确。

尽管陶瓷的科学检测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其存在的问题也是我们不可回避的现实。迄今为止,国内还没有一个科技单位得到授权、获准使用科技方法对古陶瓷进行鉴定。然而,有些单位在没有得到政府有关部门授权的情况下,用科技手段对古陶瓷进行测试,这种工作主要是给出分析测试报告,有的只是给出科技测试数据,但是没有结论,没有鉴定意见,更没有鉴定证书。这种推测分析只是学术观点,在法律上不具法律效力,测试单位也不负有任何法律责任问题。

在不同的实验室之间,由于参加测试的人员采用的测试方法、实验条件的不同,所得的测试数据、测试结果有很大的不同,国家没有统一的标准规范或者科学的参数来提供参考,直接导致了鉴定结果的不准确。

作为科学鉴定,它的检测结果是客观的,但是,它的理论基础是不完善的。首先,它的理论基础仍然是标型学,其数据的获取和对比便不能避免标型学的缺陷,并且要全面掌握各种窑口和各类文物的数据在短时间几乎是不现实的。其次,造假者在制作高仿陶瓷时,会有意选取原始的瓷土、配方、烧造技法,并运用化学方式腐蚀,人工辐射等技术手段作伪,这种情况下科技检测陶瓷的办法便不足以应付。因此,以客观的数据为鉴定者作参考,不能独立地下鉴定结论。

三、对陶瓷科学鉴定的几点建议

1.

标本的来源及数量现代科技检测在陶瓷鉴定中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而鉴定参考的数据也是从已知的经过科学发掘出土标本所获,因此,标本的选取就显得尤为重要。标本最优选择是来自窑址或地层可靠的遗址出土的碎片,少量可以选取带有纪年的器物或

来源可靠的馆藏文物。为了保证所得数据的有效性,理论上所选取的标本越多越好,实际中同类标本的数量应根据实际需要选取不同的数目。

2.

传统与现代、海内外的交流合作传统眼学鉴定是陶瓷鉴定的基础,历时长久,较为系统,且成本小,门槛低,简单易行,这是它的优势所在;但限于鉴定人员的认知水平深浅不一,鉴定结果往往带有很大的主观性。现代科技检测更加遵从客观事实,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建设,先进的检测设备,丰富的数据,都为鉴定提供了良好的支持。尽管如此,科技检测因较易受外界因素影响,使得所测数据往往存有偏差,有些科技检测有其本身的局限性,有损检测需要取样,本身对文物是一种伤害,正如碳-14、热释光在测定年代上,误差较大,而且对晚段历史的瓷器没有检测作用。同时作为科技检测者,也有其知识的欠缺性,因此必须综合运用多种科技测试方法,并加强传统与现代鉴定两者之间的交流互动,优势互补,相互促进。我国的陶瓷科技鉴定起步晚,科研水平相对薄弱,同国外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开展海内外的交流合作便显得尤为重要。

3.

规范科技检测机构目前国内科技检测机构良莠不齐,国有科研单位、院校更侧重于学术性研究工作的开展,比较规范。而一些私人机构开展的鉴定业务,则带有很强的商业目的,其中存在着诸多问题,比如检测标本的来源不明,检测手段不科学,数据不准确,出具虚假检测报告等,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科研秩序,同时给文物收藏者造成了很大损失。笔者建议,国家文物部门应联合国有科研机构,组建国家级的检测机构,并撰写出详细的操作规程及鉴定计划。同时,要加强对私人检测机构的监管,纳入规范化 经营体系,构筑科学有序的检测环境,更好地为文物鉴定工作服务。

四、结 语

现代科学检测技术在古陶瓷鉴定中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自然科学的加入,使得陶瓷鉴定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开拓出一片崭新的领域。传统与现代的完美结合,使得两者相得益彰。同时,我们要认识到建立古陶瓷鉴定科学体系的重要性,以及工作的长期性和复杂性。我们要综合运用化学、物理、计算机等学科的优势力量,走一条跨学科多方法的道路,创建一个科学的鉴定体系。相信不久的将来,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国古陶瓷鉴定的水平一定会跻身世界前列。

[1] 王维达《古代陶器的热释光年代》,《考古》1979 年第1期。

[2] 吴隽《古陶瓷科技研究与鉴定》,科学出版社, 2009 年 6 月。

[3] 马清林、苏伯民、胡之德、李最雄《中国文物分析鉴别与科学保护》,科学出版社,2001 年 12 月。

[4] 李家治、王昌燧《中国古陶瓷科技鉴定的基础和现 状 》,《The Methodology, Prospect and Significance on Non-destroyed Scientific Determination for Chinese Ancient Ceramics--Proceedings of CCAST (World Laboratory) Workshop》,2002年;毛晓沪《古陶瓷鉴定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 年 8 月。

(作者工作单位:山西省文物鉴定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