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高校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建设 ———以山西大同大学为例

———以山西大同大学为例

World of Antiquity - - News - 王秀玲

摘 要:高校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在功能定位、培养理念、教学体制等方面与社会实践需求有一定脱节,提出实验室需要创新管理模式,以培养应用型技术人才为目标,优化现有教学方法,并与地方文物保护事业相结合,培养适应社会需求的文物保护修复行业人才。

关键词:培养理念 管理模式 技术型人才

新时期,我国的文物保护事业迅猛发展,一批文物保护技术研究学院及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应运而生。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不仅是文物保护新技术、新材料的研发地,更是培养文物保护修复应用型人才的重要基地。如何管理好、利用好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是文物保护工作者的职责,也是高校培养专业应用型人才的重要使命。

一、高校的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现状分析

(一)对实验室的功能定位存在偏差。文物保护技术是一门综合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新型交叉学科,其主要研究方向为通过对文物的材质结构、病变机理、环境因素等的检测分析,从而探索发现能尽可能延长文物寿命的新方法、新材料等。而很多保护文物的新技术都是在实验过程中摸索出来的。目前,一些高校的文物保护实验室无论在硬件设备还是科研能力方面,都处于全国一流水平,但将实验室定位为教学的辅助环节或者实践环节,如有的高校将实验室命名为“实验教学中心”。(二)仪器设备存在闲置、利用率低的问题。现在,很多高校的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仪器设备越买越多,越买越贵。少则数百万,多则上千万。可以说,我们的实验室硬件设备不比国外的大学差。一些比较先进的仪器在我们的实验室基本都具备,由于管理不健全以及实验室技术人员专业知识的欠缺,很多设备闲置不用,甚至有些实验室在购置仪器时,未经过科学的论证盲目采购,造 成仪器购进后无法使用。(三)专业技术人员缺乏,管理力量薄弱。现在我国很多高校都设置有文物与博物馆学或者文化遗产保护专业,但是多数学校的课程设置偏重于考古学或者文物博物馆学,文物保护方面的课程设置较少,因而文物保护专业人才相对缺乏。而实验室工作则是需要掌握实验器材、分析测试方法及保护材料性能等相关知识。因而造成很多高校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教学及科研力量薄弱,学生参与实践较少的现状。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在高校,实验被定为教学的辅助环节,实验员也属于教辅系列,这就导致一些专业水平较高的人才都加入到教师行列中,实验室专业人才空缺。

(四)课程设置及教学教材需进一步完善。欧洲一些国家高校的文物保护学在建设这一专业时特别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比如英国的加地夫大学在第一学年就会设置一些文物保护技能课程,包括“保护中的高分子材料”、“保护用高分子实践”、“保护实践概论”、“保护中清洗技术”等[1]。另外,我国文物保护学相关的教学教材很少,缺乏系统的其他学科与文物保护相结合的专业教材,也给实验室工作带来较大难度。

二、高校文物保护实验室管理模式探索

指导思想:以实践创新能力为核心,培养文物保护修复应用型人才。

2013山西大同大学文物保护技术专业成立于

1000

年,拥有一个占地近 平方米的实验室,包括文物基础修复室、文物分析测试室、壁画保护修复室、石质文物保护修复室、文物鉴定室、古建修复室等。依托日渐完善的科研设备和专业人员,实验室以壁画修复和石质文物保护修复为重点,并在古建、陶瓷等方面开展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在实验室管理方面,以培养实践型和应用型人才为宗旨,不断探索科学的实验室管理模式。(一)创新文物保护实验室管理模式。文物保护技术作为一门综合性和交叉性比较强的学科,其实验室在与其他学科实验室存在共性的同时,又有着很大的特殊性。建立一个适合文物保护科学的实验室管理模式不仅是高校培养人才的需求,也是改变文物保护行业人才短缺的重要途径。

1.

采用项目导师制。以项目为载体,以“导师制”为主要培养方式

[2]是近年来很多高校都采用的创新的创新实验室型人才培养方式。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采用项目实施与人才培养紧密结合的方式更有利于提高学生的专业技能和实践水平。有以下两种方式。

第一,学生参与导师项目。一个完整的文物保护项目包括文物价值评估、项目可行性、具体实施等。学生可参与到项目中的每一个环节,在实践操作中不断提高自己的实践能力。

第二,大学生创业项目。鼓励学生积极申报文物保护类项目,学校每年会组织申报大学生创业项目,学生有好的思路、可行的计划,和文物保护相关的内容,均可提出申请,经过实验室、学校审核通过,即可充分利用实验室进行研究。

2.

学生可根据爱好选择方向。文物质地不同,每种质地因其本身材质、保存环境、腐蚀机理等不同,对其进行保护修复的方法也大不相同。学生在经过第一学年和第二学年的文物保护基础理论知识学习后,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或专长去深入学习。

3.

课堂教学与实践及科学研究融为一体。学习文物保护理论是为更好地进行文物保护修复及科学研究,作为一门实践性非常强的学科,将理论知识与实践活动紧密结合,不仅有助于学生更好地掌握理论,而且可以提高学生的实践能力。大同大学在教学环节中,非常注重这一点,在“中国古代壁画修复”和“石质文物保护修复”这两 个重点方向中,大量的课时都放在实验室中进行。让学生在实践中理解理论,并启发学生深入研究。

(二)高校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与地方文物保护紧密结合。

我国的基层文物保护单位还存在着诸多问题。首先是专业队伍不健全,相关专业人员很少经过正规的培训。另一方面,由于管理不善,经费短缺等原因,基层文物保护单位的工作环境较差,无法开展长期的、正规的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是践行社会服务的窗口” [3] ,将高校文物保护实验室与地方文物保护相结合,不仅有利于促进地方文物保护事业,而且也会增强高校实验室社会实践性。

大同地区文物丰富,其中石质文物、壁画及古建筑是保护的重点也是难点。大同大学文物保护技术专业在设立实验室的时候即注重结合地方文物现状,设置了这三类文物专门的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并配置了相关仪器。

1.

开辟“第二实验室”,让学生参与到地方文物保护的实践中。

“传统的实验教学偏重于对理论教学知识进行验证,只注重对理论知识的复习巩固和实验操作技能的训练” [4] ,将理论知识与实践技能相结合进而服务社会,服务地方文物保护事业,也符合高校培养创新型、服务型人才的宗旨。

大同大学与大同地区多家文物保护单位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关系。比如,与云冈石窟研究院合作,让学生学习并实地参与文物修复工程,2014

级文物保护技术专业学生赴云冈石窟研究院参与实践石质文物保护工程。

2.

实施“走出去,引进来”方法,实验室项目与地方文物保护需求相结合。

高等院校专业人才素质较高,设备先进,因此在申报项目及开展科研方面有着相对优势。鼓励教师在申报项目时深入基层文物保护单位,根据当地文物保护的需求,解决地方文物保护的一些问题和难题。

“走出去”即针对地方文物保护中的问题,与文物保护单位合作,开展科研项目研究;“引进来”即针对部分基层文保单位工作环境较差,设备缺乏的情况,将文物引进实验室,利用实验室的仪器设备进行文物保护修复工作。

(三)加强培养应用型修复技术人才。

近年来,虽然国家及各地文物保护单位均比

较重视培养文物修复技术人才,但“大量缺失”依

然是事实。目前,全国从事文物修复的工作人员仅

3000

约 人左右,全国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统计

10815

万件(套),半数以上需要修复。需要修复的

文物与可修复的人才比例严重失调。现在很多高

校都设有相关专业,但多偏重于理论,缺乏技能学

习和训练,大学毕业只是具备了文物保护与修复

的理论知识。

在国外,英国、法国、美国、日本等国家都有比

较完善的文物保护修复培养体制。英国的文物修

复师主要来自高等院校的专业培养,日本在大专

院校也会开设有关文物保护的专门课程,学生在

毕业前参加实践训练,毕业后供职于文保单位,还

有一部分人在高中毕业后就进入这一行业,学习

修复技能。改变我国文物修复行业人才稀缺的状

况,高校承担着不可或缺的职责。实验室作为培养

应用人才的重要场所,应该建设好,管理好,为社

会发展需要而服务。

1. 健全实验室培训体制。优秀的文物修复师需要不断学习,随着科技的进步,文物修复材料与技术也在不断改进,了解前沿技术也是高校教学科研的需求。

首先是针对教师实行定期培训,每年国家文物局及相关文物部门都会组织各种文物培训班,学院与相关培训部门建立长期合作机制,鼓励并支持相关专业教师参加培训,建立择优录取机制,选拔技能较好的教师进入实验室进行教学或项目研究。

其次,对学生开展长、短期结合的培训。实验

室不定期聘请课外教师对学生进行专项培训;

或者选派部分学生去正规的文物修复室进行培

训学习。

2.

完善实践学科构架。

文物修复三分技术,七分经验。培养一名合格

的文物修复师,不仅需要技术的传授,更需要经验

积累和自己慢慢领悟。尤其是传统工艺,是依靠积

累、传承并加以规范的技能,传承下去需要师徒口

手相传的培养。

完善实践学科,开放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管

理,增加实践学科的学时量及学分比例等,把实践

技术列入学生考试考查范围,让学生在本科毕业

后即具备文物保护修复的基本技能是实验室今后 努力的方向。

3.

充实实验室师资力量。师资缺乏是培养人才的一大难题。高等学校相关专业多侧重文化内涵研究,理论学习较多。现在我国具有修复技术的人才多为未列入编制的技工,建立合理的制度及待遇保障,聘用真正具有文物保护修复技术的人员走进实验室,充实实验室师资力量,是培养技能型人才,提升学生为地方文保事业服务能力的重要举措。

实验室作为产出人才的平台,应瞄准高等教育发展目标,针对我国目前文物保护修复技术人才缺乏的现状,培养适应社会发展需求的人才。现有高校教育体制与文物保护修复实际需求有脱节,建立新的教育模式势在必行。完善文物保护技术实验室管理,积极推动我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向前发展。 [1] 孙鹏飞、李家骏《欧洲文物保护高等教育概况及对我国发展文物保护高等教育的借鉴》,《第三届文物保护技术协会论文集》,紫禁城出版社,2004 年,316~324页。[2] 卢艳军《大学生创新实验室运行管理模式的研究》,《实验技术与管理》2014 年第 12 期,17~27 页。[3] 左铁镛《高等学校实验室建设的作用与思考》,《实验室研究与探索》2011 年第 4 期,1~5 页。[4] 陈耀溪、鲍鸿《新人才培养战略下的实验室建设与管理研究》,《实验室科学》2008 年第 1 期,128~130 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