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时期漳州窑五彩瓷盘的纹样品类及相关问题

World of Antiquity - - CONTENTS -

摘 要:漳州窑五彩瓷在明末清初开始烧造并达到高潮,用料以红、绿彩为主,色彩鲜艳明快,装饰性强,器型以盘、碗、盒为主,当中又以五彩大盘尤为突出,其主题纹样画面繁缛而不失严谨,纹样品类繁多且涉猎广泛,既有承袭也有创新,既能吸收外来文化,又极具地方特色。本文试以漳州窑五彩瓷盘的纹样品类作为切入点,探究闽南民窑的装饰艺术与审美观念;分析其背后的时代特征与闽南民俗民风。

关键词:陶瓷纹样 陶瓷美学 民间艺术

中国陶瓷纹样经过数千年历史发展,逐渐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中重要的艺术体现。自仰韶文化发展至今,陶瓷纹样已有五千年多年的历史积淀,在早期发展过程中,陶器作为日常的烹饪器物使用,更加关注的是其使用价值,因而,早期陶器对装饰性相对较为忽视,纹饰简单,做工粗糙,通常只是简单的青铜纹饰的搬抄。发展到瓷器时代,人们对瓷器欣赏价值逐渐增大,对纹饰的要求也不

[1]。陶瓷纹样品类繁多,断提高,纹饰开始复杂精致既遵循“师法自然”取材于天地,又立足于人类社会,撷采人文之美。从最基础的几何纹样到植物、动物纹样,再到人物纹样,几乎囊括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在广袤的中华大地上有着各式各样的陶瓷器,它们的纹样既有统一性,也有多样性,统一性表现于东方传统审美影响下的陶瓷艺术图案普遍都呈现出含蓄、朦胧、藏而不露、隐含寓意的特点;多样性则表现在不同区域不同时代会产生具有不同地方特色和时代特征的传统陶瓷艺术图案,譬如内陆与沿海的陶瓷纹样元素就存在着区别,而说到沿海的陶瓷文化,闽南古陶瓷首当其冲。

闽南古陶瓷是福建古陶瓷文化中重要的一支,历史悠久,在“海上丝绸之路”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其中,漳州窑五彩瓷以其色彩鲜艳明快,装饰性强,纹饰纹样别具一格的特点成为重要的外销瓷品种之一,当中又以五彩大盘尤为突出。漳州窑五彩瓷盘的主题纹样画面繁缛而不失严 谨,纹样品类繁多,涉猎广泛,既有承袭也有创新,既能吸收外来文化,又极具地方特色。

五彩瓷是一种釉上彩瓷,先在高温烧成的单色釉瓷器上,用红、黄、绿、蓝等颜色绘画,再入窑低温烧成。漳州窑五彩瓷烧造于明万历时期,以饮食器皿为大宗。生产五彩瓷的窑址主要有平和的南胜花仔楼窑、五寨田中央窑,云霄高田窑,华安东溪窑等,其中以平和南胜窑、五寨窑最具特色与代表性。其胎质坚密,胎体厚重,常为砖红胎和黄白釉,釉色青灰,釉面暗淡无光,内壁满釉,外壁施釉多不见底。五彩颜色以红为主色,配以绿、黑、褐诸色,所以又称为“红绿彩”,其色调柔和、鲜艳。器型以盘、碗、盒为主,也有盆、罐、瓶、军持等[2]。漳州窑五彩瓷盘是五彩瓷中的代表器之一,

30~60主要以大盘为主,一般口径 厘米不等,有撇口、敞口、收口或折沿腹诸式,浅平底圈足粘砂,胎体厚重,釉灰白肥厚半透明,瓷盘多在口沿绘黑、绿色相间栅栏纹边饰,装饰技法主要为实笔绘画,腹部绘开光,盘心绘各类主题纹样。本文试以漳州窑五彩瓷盘的纹样品类作为切入点,探究漳州窑五彩瓷的相关问题。

一、漳州窑五彩瓷盘的纹样品类与艺术特色

陶瓷的纹样品类总体大致可以分为直接的自然界风景的再现和通过日常生活以及人们的想象

[3]。漳州窑五彩大盘力加以神话的抽象纹饰两大类口径大,很适合绘画的操作性能,纹饰品类涉猎广泛,涵盖动、植物、人物、山川海洋、文字等各种题材。现就各博物馆馆藏五彩瓷盘进行纹样分类分析。

1.

动植物纹样在陶瓷纹样的品类中,动植物纹样是最大量摄取的题材,可独立构图,也可成为组合构图的一部分,漳州窑五彩盘中大多数纹饰中的动植物纹样都是以混搭组合出现。例如厦门市博物馆藏的明代平和窑红绿彩开光花鸟纹大盘(图一),腹部绘锦地四开光花卉,盘心绘牡丹花纹,外围则环绕双飞凤凰,牡丹为花中之王,凤凰为百鸟之王,自古凤凰牡丹就是吉祥祥瑞的象征,中国陶瓷器纹饰遵循“图必有意,意必吉祥”的内在精神,如此这 般将两种或者多种吉祥物组合出现的纹饰是老百姓们最喜闻乐见的纹饰题材之一。

从整体构图上看,在漳州窑五彩瓷盘中花卉纹是植物纹中出现频率最高也最为突出的一类,尤其是与动物纹结合在一幅画面时,花卉的绘画整体比例较大,尤以牡丹与莲花为典型。而与之组合的动物纹饰中最常出现的是龙凤、麒麟、鸟鹤,由于闽南地域因素,又以水禽居多,而且在瓷盘主题纹饰中的动物多置于风景之中,伴有树木花草,少见独立成图,且画面整体饱满,繁密绚丽,留白甚少。漳州市博物馆收藏的漳州窑五彩花卉水禽兔纹盘(图二),盘腹部用红绿彩绘三组鱼与花卉纹饰,盘底绘有牡丹、水禽、兔等图案,三者构成一幅兔子在牡丹花丛中嬉戏,鸟儿在上空飞翔与之

遥相呼应的完整画面。

闽南沿海的地域特征也显著体现在漳州窑五彩瓷盘的动植物纹饰中。漳州市博物馆收藏的漳州窑五彩双龙纹大盘(图三),盘底绘双龙戏珠纹饰,盘腹则绘有螃蟹、海虾、海鱼等海洋生物,这与漳州的沿海地域特征有极大的关系,在中国其他地方的瓷器中此类海洋生物较为少见。陶瓷纹饰,尤其是动植物纹饰大多取材于画工们周围的生活环境,他们熟悉自然界内各种花卉、禽鸟走兽的习性与动态,并将它们融入到陶瓷设计中,展示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2.

人物题材纹样人物题材纹样是明中晚期瓷器上广为流行的装饰。神话人物、风景人物及各种生活场景中的中国人物都在瓷器上有所出现。在漳州窑五彩瓷盘中,仕女图是最为常见的人物题材纹样之一,有游园的、执扇的、乘凉的各式等等。如漳州市博物馆所收藏的漳州窑五彩仕女纹盘(图四),盘内纹饰以绿彩画就,画中仕女形象优美,置身于亭台楼阁中,仿如仙女一般。漳州窑五彩瓷盘的人物题材纹样少见居庙堂之高的贵人形象,多见社会基层的平民百姓。

除此之外,为了适应宗教的需要,还有一些具有浓厚宗教色彩的人物题材被陶瓷界广为使用。其中又以佛教和道教为代表。如八仙图、高僧图、达摩面壁、罗汉图等较为常见。作为意识形态的宗教,是社会存在的反映,封建社会陶瓷中所具有的宗教色彩的装饰,也反映了人们对多种宗教的信仰和崇拜。

如收藏于漳州市博物馆的漳州窑五彩开光罗汉山水文字纹盘(图五),盘心绘有山水及罗汉降龙图案,造型写意,且盘腹部配合用黑、绿彩绘四开光“招财进宝”文字纹,并间隔绘四组杂宝、火珠纹,纹饰内容更加丰富多样。

除了佛教之外,道教作为中华民族的本土宗教,对陶瓷的绘画影响很深,也在宗教人物题材纹饰中占据一席之地。如明代漳州窑五彩锦地开光人物文字花卉纹大盘(图六)碗底中央以青釉描绘身背花篓、手撑花伞的道长及神鹿。盘中所画道长被认为是八仙之一的蓝采和,鹿则是侍奉仙人的衔花鹿。像“八仙过海”这种带有宗教色彩的题材,在实际应用中常常失去它原有的宗教意义,被引申为纯属艺术性的装饰。

3.

海洋文化类纹样在漳州窑五彩瓷的纹饰品类中,最具特色的要数海洋文化类纹样。当历史进入到大航海时代,福建漳州月港发展成为国际性的贸易港口。漳州窑瓷器对外贸易也随之繁荣发展起来。漳州窑艺人在瓷盘上详细记录下内河及浅海沿岸的小船形象、中式海运大帆船的形象和西洋式大帆船的形象[4]。

海洋文化类纹样五彩瓷盘一般构图繁密而富有层次,中央以舟船、海水、岛屿为主题元素,周边辅以锦地开光,饰以花鸟、鱼龙、瑞兽等景物或周边辅助景物两两对称布置。日本静嘉堂所收藏的明漳州窑五彩帆船城廓图文盘(图七)绘制了福建历史上四大商港之一的漳州海澄县城堡的大体形象,展示了海澄县“市镇繁华甲一方,港口千帆竞

相发”的生动历史写照。盘心绘有海澄县城墙,城内有宝塔、亭台等,其周围则停泊着数只单桅不张帆的贸易船,形象地展示了海澄作为港口的地理环境,是港口图作为海洋文化类纹样品类代表之一。除了港口图,与海洋文化有关的纹样品类都

24辨识度极高。其中有一类以 向方位罗盘与大帆船为主题图案的大盘尤为特别,其中所绘帆船又可分细为中国式、西洋式两种形式。漳州市博物馆藏的明代漳州窑五彩罗盘舟楫帆船鱼纹大盘(图八),口沿上用红彩双圈纹内用黑、蓝彩绘山水楼阁图案,腹部绘星宿、岛屿、海涛、帆船、飞鱼、麒麟等海洋元素图案。盘底画二十四向位罗盘,中央是

24简体阴阳太极二重圈。据研究考证,此 向方位罗盘即中国古代的伟大发明之一指南针,北宋作

[5]。为定向工具,已在远洋海船上应用

在漳州窑五彩瓷盘的纹样品类中,有一种被命名为“裂塔纹”的纹样很是特别。如漳州市博物馆藏的明代漳州窑五彩裂塔纹印章纹盘(图九),盘腹部绘三组相间的红色印章纹和绿色火珠纹,盘心有红色双圈纹,圈内用绿彩在上方绘有一排山峦,正中为一座三层高塔阁,一条空心渠道把这塔纵向分为两半,这也就是“裂塔纹”之名的由来。这条空心渠道延伸至底部成为一个卵形的袋,内含三个牌坊,塔山之间及四周有海浪礁石的汪洋,且有叶叶扁舟游戈其中。有的学者认为这“裂塔纹”蕴含着道家人体元气的玄机;有的学者则认为应是梦幻中的“仙山楼观”图[6] ,也有的学者认为,这裂塔纹其实是另一种港口图的品类,描绘的是船进进出出港口的繁盛景象。

4.

字纹样 文字作为瓷器装饰是明清时期瓷器的又一特征。异国文字纹样是漳州窑五彩瓷盘中的一大品类。随着中西方文化的交流加剧,我国外销瓷远销西域各国。为了满足这些地区风土民情的需要,投其所好,瓷器上开始出现用波斯、阿拉伯等文字的装饰。如明代漳州窑五彩开光阿拉伯文字纹盘(图一茵),其内口沿红色双圈纹下用绿彩描绘阿拉伯文字纹,腹部八开光及盘心主题图案也都描绘阿拉伯文字纹。

吉祥文字纹样也经常出现在漳州窑五彩瓷盘上。如明代漳州窑五彩开光忠孝廉节“福”字纹大盘(图一一),口沿绘折枝花卉图案,腹部绘花草地四开光文字纹,开光内文字为“忠孝廉节”,盘心为“福”字纹。吉祥文字纹样品类丰富,有大家耳熟能详的“福禄寿喜”也有“忠孝廉节”等教化众人的文字,成为文字纹样品类中的重要部分。

二、漳州窑五彩瓷盘纹样的时代特征与民俗民风

陶瓷纹样的内涵囊括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一方面反映出纹饰的时代特征,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社会意识形态对瓷器纹饰的影响。

陶瓷的时代特征,体现在陶瓷纹样既能够真实地反映当时人们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也表达了陶工的审美情趣,进而也就可以了解当时人们的审美情趣。中国传统的陶瓷艺术、陶瓷装饰纹样艺术的起源和发展来自于社会,取之于文化,体现为时代特征。要认识陶瓷纹样的美学内涵和历史韵味,就必须将其置于时代的渊源中仔细考究[7]。

从以上对漳州窑五彩瓷盘的纹样品类的大致分析可以得出,最具有明清时期时代特征的纹样要数海洋文化类纹样。15 18

至 世纪欧洲人开辟了世界性海洋贸易新时代,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海洋元素逐渐成为陶瓷纹样品类的重要部分。漳州港,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源头之一,漳州窑所生产的瓷器自然也紧跟时代步伐,围绕着“海洋贸易”这一重要主题对瓷盘进行设计。

除了时代特征,陶瓷纹样上也反映出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其中很大一方面指的是民俗民风,特别是在民窑中。从以上提到的漳州窑五彩瓷纹样绘画中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出瓷工在纹样上的喜好,而这种“喜好”正体现的是当时在他们日常生活所熟悉的人或事。瓷工们在题材选择与组合上,寄托着大众淳朴的意念与追求,如鱼虾螃蟹蕴含着他们对丰收的祈盼,忠孝廉节体现了他们对 官场对身边人的期望,这些纹样品类虽然普通,但却淳朴活泼,体现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艺术特色与蓬勃的生命力。

三、从漳州窑五彩瓷纹样看民窑与官窑的美学风格差异

自古陶瓷就有正统的、官方的审美情趣与民间的、大众的审美情趣之间的区别,因而形成官窑与民窑瓷器的不同风格。数量巨大的民窑不仅体现着普通民众的审美趣味和人生理想,更在促进瓷器发展、沟通货币流通与中外文化交流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漳州窑作为民窑之一,既在传承中吸收了官窑精华,又在时代的变迁中创新出自己的特色。例如漳州窑五彩瓷的纹饰纹样大多体现的是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和审美意趣,而对比官窑器物题材则偏重于文人兴趣和上层的时尚,如居于庙堂之上的达官贵人形象、皇权元素等等。因此从纹样题材上看,民窑较官窑更为广泛,应有尽有,几乎不受限制,而官窑则多受统治者等多方面因素的条框所局限。从美学风格上来看,民窑多写意,随性,绘画水准较低,也更粗糙,而官窑则更注重工艺性,工整严谨有诸多匠气,虽刻画精细却不免刻板,相较之下民窑瓷器更富于生活情趣,各有利弊。

民窑的装饰艺术深深地扎根于社会生活的土壤,与官窑的雍容华贵、繁琐呆滞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正是平民的审美情调与封建统治者脱离生活的正统观念的实质性差别所在,也是民间艺术

[8]。永远充满着蓬勃生命力的原因所在

图三 漳州窑五彩双龙纹大盘(明)

图四 漳州窑五彩仕女纹盘(明)

图一 平和窑红绿彩开光花鸟纹大盘(明)

图二 漳州窑五彩花卉水禽兔纹盘(明)

图六 漳州窑五彩锦地开光人物文字花卉纹大盘(明)

图五 漳州窑五彩开光罗汉山水文字纹盘(明)

图九 漳州窑五彩裂塔纹印章纹盘(明)

图七 漳州窑五彩帆船城廓图文盘(明)

图八 漳州窑五彩罗盘舟楫帆船鱼纹大盘(明)

图一一 漳州窑五彩开光忠孝廉节“福”字纹大盘(明)

图一茵 漳州窑五彩开光阿拉伯文字纹盘(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