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羊咩咩

Xiaoshuo yue bao - - NEWS -

伏羊节的最后一天袁人群稠密遥 果慈打着一个白布幌子袁带着小沙弥从街头第一家羊汤馆开始下跪求怀胎的水羊遥 一店一跪袁慢慢地袁果慈身后有不少善男信女跟随遥那场面引来了众多食客的围观袁不少人掏出手机拍照发到网上遥 接着袁各类公众号和微博加入讨论袁让跪求水羊事件持续发酵袁变成焦点话题在网上热炒袁野从 慈善和尚救水羊冶到野吃水羊后面的人性考量冶袁再到野苦水镇伏羊节的罪恶冶袁掀起层层波澜遥

果慈走在去苦水寺的路上。尚未入夏,不代表天气不热,还在暮春时节,天气就突然燠热起来。从远处看,通往苦水镇的省级公路如一截被人丢弃的猪大肠,乱糟糟的,好像爬满了苍蝇。近瞧那些蠕动的苍蝇是各色运货的车辆,以及行色匆匆的各色人等。车有三轮车、四轮车,甚至还有八轮车,自然还有皖北大地上常 见的驴套车;人,只有三种:男人和女人,其余的,是僧人。

此时,僧人果慈戴着一顶斗笠,着一身杏黄色的僧衣,拖着有些疲惫的步子,坚定地向苦水寺方向跋涉。他没有向过往的车子招手,他一心要步行到那里,从九华山坐车到肃州县城他用去了四个小时,从县城去苦水寺,他又耗去了两个多小时,汗水在暑气和烈日的眷顾下,早洇湿了他的前胸后背,他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

在果慈的眼中,呼啸而过的车子,大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