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告别

Xiaoshuo yue bao - - Contents -

26 31从 岁到 岁袁我像个男保姆一样伺候着一拨又一拨巨婴们遥这帮90后大学生袁大部分没完成心理断乳遥我监督他们的起居尧出勤袁斗智斗勇遥 我发觉自己正从一个文艺男袁蜕变成婆婆妈妈的大叔遥 手机须臾不离袁包括欢爱的时候袁尽管屏幕朝下袁来电时仍会漏出一点幽蓝的光遥床上的事袁就毁在这把鬼火上头遥

谈话中间,出现了大段的空白。我抬起头,瞥见窗外的梧桐树,这让我想起伦敦,满街的英国梧桐,落叶无尽。

一年期限的艺术硕士读到第二个学期,我失恋了,还是被金毛绿眼的鬼佬劈腿。那晚下着毛毛雨,欧洲的雨雾自带三分伤感。我在一处僻静的小酒馆喝到酩酊 大醉,像摊烂泥一样垮在路边的水渠里,之后的一切都不记得了。早晨醒来,竟然窝在一张温暖干净的单人床上,扑面而来的是煎蛋与烤面包的香气。

我被一个中国女孩给捡了回去。后来,那个女孩成了我的新任女友,再后来,我们结婚了。我老婆是学油画的,为此,她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