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老板

Xiaoshuo yue bao - - News -

经过一番交涉,我们双方签订了协议,我摁了一个指头印。 出来后我问艳菊:“我们刚才是不是签了卖身契?”艳菊回答我:“我们保住烙馍村,给路老板留了一条后路。”艳菊马上从家里拿来第一笔启动资金,着手应付因为老板消失而陷入困境的酒店工作: 好几场已经预定的婚宴迫在眉睫,厨房的洗碗池里堆积起了高高一摞油脂凝结的盘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