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shuo yue bao - - NEWS -

李发流到汽车城堰十 去找徐娘孙,他在死前之 必须搞明白这个女人是不是已经死

了。 这个女人比他大八岁。 一个七十八岁的女人是否还在世, 那是坐在家里想不出来的。李发流走在十堰中心的百川河岸上,他在河边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寻找徐娘孙。百川河是一条由周边山泉水汇集而成的迷人河流,冬天枯水季节仍然清流汩汩。 在百川河的两岸,住着密集的居民。 李发流在岸边寻找他原来和徐娘孙开茶馆的门面,已经改变的环境让李发流迷失了方向。好在河流不像人变化得那么快, 他根据河流的位置找到了,茶馆已经消失了,那间房也已经拆除,正在打桩准备盖高楼。李发流站在打桩机前面, 他不明白,他为什么找到这里。他们当初开茶馆是租的房子,即使没有拆除,徐娘孙也不可能还守在这里。李发流沿着河岸四处寻找,岸边沿街全是商铺,卖面食的、卖衣服的、修脚的、理发的、卖水果的、开中药铺的,应有尽有。 大多数都是最近几年开张的店铺。李发流找到两个当年就存在的店铺,一个收破烂的,一个弹棉花的,他站在门口看了半天,也都换了主人。没有人认识徐娘孙。李发流在人流中穿行,他不知道去哪里打听他的女人徐娘孙。徐娘孙最后嫁给了一个七十多岁的姓朱的干部。朱干部曾经当着他和众人的面吹嘘自己有七套房子。 那么,徐娘孙住在哪一套,那一套在哪里?李发流终于在河边晒太阳的人群中找到一个他认识的老婆婆,他有点激动。我准备去死了,我想打听一下徐娘孙死了没,他语无伦次地对面前的老婆婆说。老婆婆耳朵已经有些背了,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李发流提高声音又说一。遍我也准备去死了,老婆婆说你, 去死,你 为什么要告诉我?呢李发流取帽下 子,冬天的阳光照在他斑秃少发的脑壳上。 婆婆,你认一下我,我是前些年在这里开茶馆的老李啊。老婆婆认出他来了。你是徐娘孙的男人? 老婆婆说。李发流眼眶一热,点点头。她嫁给朱干部了,你怎么又来了?她说。李发流不知道自己怎又么 来了。你准备去死了,你又想她,舍不得她,老婆婆对着河流说。李发流点点头问她, , 还活着吗?她八都快 十岁了,你还来干什么? 老婆婆。问我来只 问问她死了没,李发流说。她男人有三个女婿你, 当心啊,老婆婆说。我准备去死了,李发流说,我梦见她死了,我赶过来想核实一下……我也准备去死了, 人的寿命真是太长了,老婆婆说。你还在想她,你想见她,你瞒不了我,老婆婆望着太阳和河流说。老婆婆开始言语自 自 ,李发流只有听她说,随她怎么说。你想瞒住一个河边晒太阳的老婆婆,那纯粹是自作聪明。我前天在另一个地碰她方 到 了,她前天还活着,老婆婆说。她活还 着? 李发流问。她前天还活着,老婆婆更正。我不她知道 住哪里,她男人有那么多房子,谁晓得她住哪里? 你如果在这里住上几个月,可能会碰上她,老婆婆说。李发流当众说过完七十岁生日就去死,过完生日他不去死不说,还跑到十堰找他的女人去了。 回到福利院后,众人都调侃他。

老地主说,李发流,以后别吹牛。李发流莫名其妙。老地主说, 你说你过完生日就去死,大家都听见了。一圈人在场院里面点头,说,是听见了,听见了。李发流说,我没有找到人。李发流没有找到徐娘孙,他没有亲眼核实徐娘孙是死了还是活着。他必须真真切切搞明白之后,他才能去死啊。活着多好,人群中有人说。是,好死不如赖活着,有人附和。李发流很没面子。 他现在还不想死,徐娘孙都没死他凭什么先死? 最关键的,徐娘孙那个有七套房子的男人, 那个朱干部,他还没死,他李发流凭什么先死?李发流发现门栓轩在老地主手上,他去牵门栓轩,老地主拦住他。这个星期该我带了,老地主说。李发流准备开口说话, 老地主先开口了。你刚才说你这回没找到徐娘孙?老地主问。对,我没找到,我听说她还活着,但是我要当面搞清楚她是死是活,李发流说。徐娘孙如果死了,你也去死吗? 老地主问。李发流不明白老地主想说什么。徐娘孙如果没死,你死不死? 老地主又问。院子里人群哄笑。李发流想打老地主一顿。这个当年的老地主,总在和他作对。 这个老地主说李发流在“文革”期间批斗过他,李发流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这个老地主是全福利院最能挣钱的一个人, 他每天早起打扫全福利院的卫生,每 天挣五块钱;碰到福利院自留地蔬菜和农作物成熟,他总是抢在前面干,每天也能挣五块钱;喂猪,挑泔水,还有,照顾病人,只要能挣钱的地方,都有他。好,不去死了,那去干什么呢?但是他从来不花钱。晚上,没事干。早上起来,没事干;上午,没事干;下午早上,上厕所,吃饭;中午,吃饭,上厕所;下午,上厕所,晚上再吃饭。李发流和徐娘孙开了十几年茶馆,每天起早贪黑烧开水,准备厨具,收拾炉灶,是充实而忙碌的。 离开徐娘孙之后,李发流回到小镇上,每天操心的事就是嫖暗娼和花掉身上的钱。 对于一个专把门 嫖暗娼当作一件事的人来说,也是充实而忙碌的。 他只想活到七十岁光,花 钱后死掉,现在,不去死了,钱也花光了,他不知道该干什么了。院子里每个人都有事干。看大门的朱断腿一条腿截肢了,半截子腿木桩一样在地上走路,每天却最忙。 他最喜欢来客人,只要来个客人要开门,他就用他那木桩一样的半截腿飞跑着去开门。开大门关大门是他的专利, 谁帮去 忙他都会生气。 朱断腿还有一个特长就是修锁配钥匙。没有外人来的时候,福利院大门基本上是关闭的,他就把他的木箱子搬出来,里面有各种奇形怪状的锁,他就坐下来,打开黄油盒,一会儿拆锁一会儿上。锁老村长当年当村长的时候就拄拐杖,他每天都要看《人民日报》,福利院办公室订的这份报纸只有院长和他两个人看。 他比长院看得仔细, 每一个内容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看完报纸,他就开始练毛笔字。只有他李发流没有事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