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墙缝战斗的历史细节

Yanhuang chunqiu - - 目录 - 周进… 丁伟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侵占我东北并建立伪政府,大批爱国将士开展抗日行动,东北抗日救亡运动随之兴起。1932年2月,东北军爱国将领王德林毅然举起抗日大旗,收缴伪政府武装,得到了各界广泛响应,随即举兵进至镜泊湖一带展开活动,在镜泊湖东侧小山嘴子东北地域、镜泊湖南湖头小沙滩、板子房、东京城西域、七间房、宁安北四道沟、海林东方、海林西石河等地数次伏击日军上田支队,展现出东北人民英勇不屈的民族精神。笔者查找中日双方资料,对镜泊湖连环战中墙缝战斗(“墙缝”是夹在牡丹江和一个山坡中间的一条5华里长小路,路边耸立一人多高的石壁,时断时续,隔一段有个裂口,小的缝隙只能露脸,大的缝口数米宽)的诸多历史细节作一探讨,力求进一步深化东北抗战史研究。

日关东军组建上田支队“讨伐”日益壮大的王德林抗日部队

1931年12月7日下午3时左右,日本吉会线测量队满铁社员约20余人,在武装掩护下强行闯入瓮声砬子东北军第六七七团第三营 有资料称九一八事变之前为吉林陆军第十三旅第六十三团所属第三营)王德林营长驻地,营地士兵先鸣枪示警,见日军不予理会,果断开枪射击,打得日军狼狈逃窜,并击毙2名日军士兵。伪满延吉警备司令(镇守使1931年月10 20日改称警备司令)吉兴遂向日军恳请处理此事,日军同意后,他将王德林营从吉敦街道沿线调至寒葱沟及大甸子,然后再令其移至百草沟。在此转移期间,王部士兵又对瓮声砬子日本警察署开枪射击 。12月18日,吉兴在当时熙洽伪政府要求下,再次命令王营移至吉林方面, 进入第六七六团管辖下。当时准备待王德林部队行至敦化后,再以铁路运送,可是王德林以部下不肯调移为由停滞在敦化。不得已,吉兴变更其驻屯地,命他率部迁至小城子(老爷岭南方)附近。驻屯后不久,王德林于1932年月2 8日宣布起义,组织中国国民救国军 。2月11日,王德林部队解除了牡丹川、蛤蟆塘附近保卫团及公安队的武装。而吉敦方面的反日绿林响马等队伍随后积极响应,一时间在各地掀起了抗日热潮,纷纷加入王德林部队。

王德林为了策应抗日自卫军,牵制伪吉林军,而后向敦化进军,2月18日抵达沙河镇,关东军为此立即派遣一个大队的兵力进驻敦化守备,熙洽伪政府也在敦化增兵防守。20日早,王德林部队约500人与预先进入城内的便衣部队百人左右里外呼应,开始攻击日军,双方展开激战,最终王德林部队不敌日军,向敦化以东撤退,并在敦化东北方向及西南方向驻扎,试图形成包围态势,等待攻城机会。26日夜,王德林部队约300余人在吉敦铁道的黄泥河站袭击日军配置的分遣队,双方展开激战,其后王部撤退。

继而王德林部队合兵约2000人左右,分别部署在镜泊湖南湖头、湖北东京城附近、敦化北面黑石屯附近,其势力逐渐增大。对此,伪吉林军派部队数次“围剿”,都遭到有力反击,不得已形成对峙局势。吉兴劝告王德林归顺投降,不但没有任何进展,反而自己派出的队伍多有士兵逃亡。3月上旬宁安、东京城多有伪军起义,并且王德林部队在镜泊湖附近积极行动 于是关东军独立守备队司令森连中将于3月10日将在通辽的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第二中队的主力发往敦化,并于3月17日,令在敦化的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长上田利三郎重新组编,将第六大队本部,第一、三、四中队,独立守备步兵第一大队第一中队(新村中队),独立守备步兵第五大队的齐藤混成中队,步兵炮队、机关枪队、无线小队构成上田支队,于3月19日从敦化出发,经镜泊湖东侧地区向宁安、海林进发,一路进行“讨伐”“扫荡” 。

上田支队陷入王德林等抗日部队连环伏击战

离开敦化后,上田支队于3月20日在大山嘴子东家沟之间宿营。下午3时左右,上田支队队长决定第二日以两纵队前进,于是下令:齐藤大尉指挥和与其合并的新村中队为左纵队,从大山嘴子出发,翌日早沿宁安—额穆道出发进军,在23日到达胡家;余下各队为右纵队, 21日早6时30分从宿营地出发,一边打击南湖头东侧地区抗日部队,一边向东京城进发。

第四中队长高野东云大尉所指挥第四中队、机关枪队、步兵炮队、通信班无线电信小队和辎重行李队(以下称高野部队),在行军队伍的最后,与主力部队的宿营地相差8公里。高野部队在早6时20分开始出发追及支队主力。进军队形是以尖刀队为前锋,相隔200米是机枪队(重机关枪)和第一小队主力,其后是炮兵队,最后是第二小队主力等队伍共约300余人。这支部队武器精良,有山炮及步兵炮各两门。当日天气晴朗,湖水冰冻可行军。可是该部在小山嘴子西南约2公里处,错误地偏离行军路线北上,下午2时左右,行至小山嘴子东北约5公 里处时,从进路的西北侧高地上约五六百人的抗日部队突然向他们猛烈射击,于是,日军尖兵队的齐藤海藏中尉所指挥的一个分队、通信班、第一小队立即从侧面展开进行反击。机关枪队也受到抗日部队猛烈攻击,一时停滞,但是他们很快开始形成阵地,转而向抗日部队右翼进行疯狂射击。步兵炮及山炮虽然受到迫击炮的炮击,但也随即在河川上展开反击,开始向抗日部队右翼炮击。

战斗打得非常激烈。虽然暴露在抗日部队炮火之下,但日军突进河川沿岸。日军通信班受到打击,顷刻间过半数被击溃。高野中队长令掩护辎重行李的第二小队部分兵力迂回抗日部队阵地右翼,可是传令未能实现,于是令成田曹长率身边十余人迫近抗日部队右翼阵地。在日军重机枪及炮火的掩护下,抗日部队右翼阵地被突破,不得已退至后方的第二线阵地上。日军机枪队的重机枪持续推进,迫近抗日部队阵地。第一小队轻机枪第五分队和步兵分队也继续逼近,迫使抗日部队部队不断退后,被其占领阵地。第一小队主力从抗日部队阵地左侧背后突击而来,而其他日军各队纷纷向右方推进,在重机枪的掩护下,日军占领了左翼阵地。日军步兵炮始终是抗日部队的目标,遭受了重大打击,炮兵多有死伤,并且一门步兵炮被炸毁。无线电信小队在辎重行李队的前面,有一定伤亡,马夫逃走,马匹四处奔窜。护卫辎重行李的第二小队主力担任了警戒,大部没有直接参加战斗。

由于日军强势火力的凶猛反扑,在战斗两个多小时后,抗日部队开始从二线阵地撤出战斗。此战日军16人死亡,包括小林辉夫中尉等16人被击伤 。

这场战斗后,日军参谋本部在3月24日发出《参一发第34号时局通报》,通报了这次战斗 。

在高野部队的遭遇战后,日军还有记载: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主力三个中队的右纵队在镜泊湖南侧南湖头东方高地,于3月23日击破约300人敌军,然后立即向东京城追击,由于道路颇为险峻,大行李(辎重)行动不能如意,在同日正午渐渐抵达松乙沟河谷,在该地露营,24日早出发,从松乙沟经板子房向东京

城推进,出发一个半小时后,再次被抗日部队大约50人左右所狙击。日军苦战下,抗日部队撤退,其后日讨伐队渐渐抵达六道河子,得以露营。同日,日军战死2兵,负伤6人 。

而上田支队左纵队(步兵两个中队)从镜泊湖西侧道路向东京城进发,24日途中排除约百人抗日队伍后,在抵达东京城西方约一公里附近地域时,遭致来自东、北、南三方约千人兵力抗日队伍的包围,彻夜交战,死伤多数,一时双方对峙,翌日25日,关东军所属航空队飞机赶来,被围日军在得到空中火力支援后再次发起攻击。而日军右纵队24日夜,在六道河子接到左纵队苦战的报信后,25日早急速前去援助,并拟夹击我抗日军,经北湖头东方约20公里的金坑急速挺进,同日午前11点左右,抵达东京城东侧 。抗日队伍在日军飞机的轰炸及日右纵队的增援夹击下,立即开始撤退 。其后上田支队在无战斗抵抗下,进入了东京城。23日至24日的战斗,日军今林中尉等11人战死, 35人负伤 。

而后上田支队于3月27日从东京城出发,离开东京城向宁安进军,在日军得到飞机的配合后,追击驱逐王德林小股部队,但是在上午9时30分左右,行军北进至七间房南方地域时,遭遇王部300余人队伍的阻击,激战下,日飞机前来增援攻击地面上王德林部队 。由于日军空中支援,王德林部队不得已撤退。当日傍 晚,上田支队侵入宁古塔。

3月30日早,上田支队主力从宁古塔出发, 8时30分,向海林前进途中在宁古塔以北约12公里处,与王德林部下约五六百人遭遇。双方激战后,王德林部队苦战不敌,撤出战场。而日军向海林进军。在当日下午1时30分左右,该日军抵达海林地区时,与由东而来配有大炮、约200人的抗日部队遭遇,双方再次激战后,抗日部队因无援兵增援而退出战斗。4月2日夜,日军装甲列车由于抗日部队的破袭,在海林以西约15公里处脱轨。而前往救援的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第三中队在途中遭遇四五百名抗日部队袭击,激战后抗日部队撤退 。

有关上述战斗,在第六大队的资料上亦分别有记载:右纵队3月23日遭遇战为小沙滩,3月24日为板子房和东京城西域,3月30日的战斗地为四道沟和海林东方,4月2日夜为海林西方的石河地域 。

在战死日军士兵铃木元氏的介绍中记载:他参加了3月21日战斗后,在小夹吉河附近的战斗中,头部被刺刀贯穿死亡 。说明双方发生了近距离肉搏战。

关于日军伤亡,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资料记载:本行动大队及配属部队战死29人、负伤46人。而日陆军调查班报告: 21日以来日军战死二十余人,负伤约六十余人 。

这支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于4月7日回到

鞍山驻地。4月8日,关东军独立守备队司令森连中将为了安慰遭到抗日部队近十余次袭击的上田支队,还颁发了奖状 。

关于墙缝战的迷案

对于日军高野部队的作战,从日军资料的地图来看就是我军记载的墙缝战。而在东北义勇军总司令部宣传部编《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中就墙缝之战的救国军布阵及作战经过,记载为“山炮营长景瑞,带迫击炮两门,设炮兵阵地于小山咀子,迎敌痛击。五营戴营长彭龄,带兵两连伏于敌方右侧、石塘附进。二营八连连长卓景福,统领全连,伏于敌方左侧,与戴营长联络,挨敌人到达时,然后双方夹击。姚团带预备队,在墙缝指挥一切,督促各路出击,并筹备增加援队”。“三月十八日拂晓,故意放过第一敌军,当后续日军进至射击有效地点。我戴卓两部,伏兵突起,双方夹击。混战至两小时左右” 。

虽然在日期和作战日军番号等方面描写有所不同,但是有炮击、放过第一阵敌军通过(日军齐藤大尉所率左纵队),伏兵双方夹击了随后而来的日军(高野)部队等记载,在一定程度上佐证了日军所记载的作战经过。并且,救国军捕捉日军重火力,炮击日军炮兵重机关枪,造成其一定的损失,说明救国军是一支有一定训练的军队。

而李延禄回忆的墙缝战斗记载:“‘墙缝’一带伏击日军。他们用20匹马往返多次,把救国军全部库存的手榴弹运到伏击地点。”“1932年3月13日清晨,当地爱国猎户陈文起为日军‘带路’,将日军诱入我军埋伏圈,李延禄率700名补充团官兵随即打响战斗。”“‘我们的勇士,三五成群’布阵,守大缝口的每组5人,守小缝口的每组3人,有的负责拧盖子递手榴弹,有的负责投弹,投累了轮换。”“而骄狂的日军按小队、中队建制反复驱赶士兵向上冲。这样一来,等于主动向补充团战士喂食,扩大了手榴弹的杀伤力。”“根据战后打扫战场缴获枪支的数量,估算歼灭(含亡和伤)日兵至少3500人” 。

从日军作战资料和抗日救国军的双方所述来看,以手榴弹为主要作战方式的墙缝战难以成立,并且从第六大队写真集中所载战斗后日军烧毁抗日部队残留枪支及在墙缝战斗时日军对阵的照片来看,难以考证李延禄的手榴弹歼敌一说。因而,李延禄指挥墙缝作战这一结论有待进一步的考证。

侵华日军第十五旅团没有介入镜泊湖连环战

有关日第二师团关东军步兵第十五旅团(亦称天野旅团),当时日军得到驻扎宁安赵芷香部下连长将赵芷香绑架至牡丹江,率部袭击日本人,还有王德林部队向宁安商务会的要求等情报,于是关东军令第二师团派下属步兵第十五旅团自3月3日从哈尔滨乘铁路出发,进军宁安。该旅团到达海林后,留置一个大队进行守备, 3月6日下午到达宁安。

有关天野旅团的动向,日军有许多资料叙述。当时这支增援宁安的日军部队包括天野旅团和配属的骑兵第二联队一个小队、野炮兵第二联队第二大队、工兵第二中队的一个小队、第二野战自动车队、通信机器一部、装甲自动车一个小队等部队。在配属的骑兵小队即日军骑兵第二联队第一中队第三小队的阵中日记中记载了天野旅团的进军过程: 1932年3月2日被第二师团长命在3月3日出发至宁安,因此第十五旅团翌日立即乘列车出发,经海林,3月6日主力抵达宁安,其司令部一时驻扎在新华楼。到达宁安后,天野旅团没有前往镜泊湖附近进行“讨伐”行动。3月13日在宁安的第十五旅团长天野命所属部队去附近进行示威。3月15日至16日,以第三十联队相叶步兵少佐所指挥一个大队为主力的部队前往新官地,进行了示威行军,在新官地与抗日部队作战过。第十五旅团主力其后在3月22日离开宁安,经海林向方正进发,“讨伐”抗日部队。

天野旅团经海林向乌吉密河方面进军,又进至同宾,后发往方正方向“讨伐”抗日部队。在夹信子,天野旅团的先遣部队和抗日部队发生激烈战斗。

值得一提的是,3月7日晚10时左右,抗日部队趁黑夜袭天野旅团留守海林的第二大队。激战数小时后,王部向石头沟退去。翌日,第二大队队长令第六、第七中队乘降雪之际,前往豆满沟及山嘴子方面“扫荡”,第七中队在山嘴子和抗日部队发生激烈战斗,但日军齐藤小队的装甲自动车从正面和侧面攻破抗日部队。3月10日,日步兵一个中队和机关枪小队前往石头沟“讨伐”,造成王部死伤13人 。

日方资料还记载,4月4日下午4时10分,天野旅团先遣部队桂大队进入方正城 。1932年12月26日,日军第六师团替代第二师团在满洲的防地,第十五旅团随师团遂在1933年1月中旬回到日本 。1933年5月25日,步兵第十五旅团旅团长天野六郎少将就有关其司令部的满洲事变的重要文书向当时的日陆军大臣荒木贞夫递交了《机密书类进达之件报告》 。

注释:

[ 1 ][ 3 ][ 19 ]东北义勇军总司令部宣传部编《国民救国军抗日血战史》,1933年版,第1页,第2页,第17 — 18页。

[ 2] [日]参谋本部:《支那时局报间岛地方状况(王德林叛乱)第29号》( 1932年2月18日),《支那时局报第1号》( 1931年12月— 1932年6月30日),《参谋本部—上海事件》,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藏: S 6 - 1 - 57。

[ 4 ] [日]陆军省调查班:《有关在最近满洲方面的扫匪》( 1932年3月31日),第13 — 20页。

[ 5 ][ 15 ][ 18 ] [日]上田利三郎、峰 兼吉、隈崎义雄:《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行动一览表》,《满洲事变纪念写真贴独立守备步兵第六大队》,日本东京共同印刷株式会社1934年版。

[ 6] [日]参谋本部:《在满洲事变中匪贼讨伐战》(上),《满洲事变史》第11卷, 1934年版,第87 — 92页。

[ 7] [日]《参1发第34号》,日本亚洲历史资料中心( JACAR):C14030116100 ;《时局通报》( 1932年1月6日— 1933年1月20日),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藏。

[ 8 ][ 10 ] [日]《支那时局报反吉林军讨伐状况(时局报第44号续)第48号》,日本亚洲历史资料中心( JACAR):C09123204300 ;《支那时局报第1号》( 1931年12月— 1932年6月30日),日本防卫省防卫研 究所藏。

[ 9] [日]《参1发第35号》,日本亚洲历史资料中心( JACAR):C14030116200 ;《时局通报》( 1932年1月6日— 1933年1月20日),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藏。

[ 11] [日]《兵匪讨伐队情况》,日本亚洲历史资料中心( JACAR):A03023763200,《各种情报资料 有关上海并满洲事件新闻发表》,国立公文书馆藏。

[ 12 ] [日]《独立守备队从东京城向宁安前进》,日本亚洲历史资料中心( JACAR):A03023763900 ;《各种情报资料 有关上海并满洲事件新闻发表》,国立公文书馆藏。

[ 13 ]《独立守备队宁安、海林方面兵匪讨伐》,日本亚洲历史资料中心( JACAR):A03023765300 ;《各种情报资料 有关上海并满洲事件新闻发表》,国立公文书馆藏。

[ 14] [日]《参1发第36号》,日本亚洲历史资料中心( JACAR):C14030116700 ;《时局通报》( 1932年1月6日— 1933年1月20日),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藏。

[ 16 ] [日]岩永八之丞:《满洲上海事变殉国将士彰显录》,日本(长崎)满洲上海事变殉国将士彰显会1933年版,第151页。

[ 17 ] [日]陆军省调查班:《有关在最近满洲方面的扫匪》,第21页。

[ 20 ]中央档案馆、辽宁省档案馆、吉林省档案馆、黑龙江省档案馆编《中共东满省委魏拯民等给中共中央、国际代表团王明、康生的信—关于满洲目前游击运动的新特点及迫切的要求(一九三六年二月二十日)》,《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 22卷,第186页。

[ 21 ]一说为300人。“李延禄经王德林同意,成立300多人补充团。”参见孙凤云《东北抗日联军斗争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49页。

[ 22 ]周长庆、张颖等:《被尘封的“抗战第一大捷” ?》,《新华每日电讯》2015年5月15日。

[ 23 ][ 24 ][ 25 ][日]高田步兵三十联队编制:《满洲事变史步兵第三十联队》,日本(高田)宇尾野商店印刷部1935年版,第47页,第54页、第68页,第172 — 173页。

[ 26 ] [日]《机密书类进呈之事》,亚洲历史资料中心( JACAR) : C01002680600 ;《陆满机密大日记》( 1933年),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藏。■

上田支队主力在宁古塔

日方绘制的镜泊湖战斗要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