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援助非洲工作

杜汉学

Yanhuang chunqiu - - 炎黄春秋 - 杜汉学

20世纪70年代初,东非国家埃塞俄比亚(以下简称:埃国)皇帝海尔 塞拉西访问中国。两国签订了经贸合作协议。其中之一是中国派出专家打井队赴埃国、帮助埃国找水打井,解决一些严重缺水的城镇居民的生活饮用水问题。此项工作中国地质矿产部下达给吉林省地质矿产局,由吉林省地质矿产局组建“中国援助埃塞俄比亚专家打井队”,赴埃国开展找水打井工作。

埃国地处东非高原的北部,著名的东非大裂谷纵贯埃国南北方向,裂谷带及两侧凝灰岩广泛分布。山高水深,造成水资源普遍难取而缺水。一些城镇的居民生活饮用水十分困难。笔者所见,许多居民妇女都用水罐去较远的河中取水、背水,来解决日常生活饮用水问题。

埃国凝灰岩广泛分布,应是找水打井的主要目的层,但由于水质混浊不清,并不能直接饮用,此前其他国家的井队都已因凝灰岩含水层而放弃在这些地区打井。中国打井队在工程初期也面临了水质浑浊的严重问题,但他们不怕困难,迎难而上,开展科学攻关,在浑水地区,终于找出凝灰岩出浑水的原因,改进了建井工艺措施,把浑水变为清水,解禁了长期得不到开发利用的凝灰岩含水层。中国打井队为埃国人民开发出一个有广泛供水意义的新的供水水源。此举得到了埃国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评价。

为解决艰难的浑水问题,响应党的号召出国援助

1978年初,中国援埃打井找水已进入二期工程,但进展非常不顺利,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成井率低,打了一些无水井;二是一些井 产生带有各种颜色的浑水,不能饮用而报废。仅拉古县一处就因水浑报废两眼井。浑水形成了工程进展的拦路虎。上述各种问题通过月报等途径反映给大使馆、外交部、地质矿产部。这引起国内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

浑水的问题没有解决,下一步工作应该如何开展?是放弃凝灰岩地质,还是改善工艺、继续探索?这个重大问题只能由北京做出决定。

北京的中国地质矿产部做出两项决定:一是重组井队的领导班子,派出得力干部加强领导;二是凝灰岩地质的浑水问题不能放弃不管,要继续研究探索浑水成因及其解决办法,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放弃,要作为政治任务来完成。

地质矿产部外援小组最后决定由我出任中国援助埃塞俄比亚打井组技术负责人,专职负责井队的全面技术管理工作。

我是1978年5月初到中国地质矿产部外援小组报到的,参与二期工程的收尾阶段。外援小组组长孙人一同志很快就接见了我,他向我明确了职权责任并重点指出,一定要千方百计解决好浑水问题,不能轻言放弃。他对我抱很大希望,并鼓励说:“你有山区找水工作经验,还发表过勘察找水方面的文章,相信你能胜任此项工作。”我当时表态说:“我经验也不多,但会努力争取做好工作。”这次接见确定了出国日期,他说去埃国的班机是半月一次,最近一次是5月8日,下次班机是5月23日。我最终选择了5月23日的航班,这样是为了在京期间提前看一看井队的月报、工作组的工作总结等资料,对那里的情况有个初步的了解。

5月23日晚9时左右,我乘坐中国民航波音707客机飞往埃塞俄比亚,24日清晨在埃国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机场安全降落。这次旅行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