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禁烟拾零

Yanhuang chunqiu - - 往事录 - 郑剑平

民国初年,国民政府就提倡戒烟禁毒,只是连年军阀混战,致使禁毒工作一度被束之高阁。蒋介石上台后,尽管宣布过禁止毒品,还颁布了《禁烟法》,但时任政府难以抗拒毒品贸易带来的巨大财税收入,相关立法大多不能有效执行。因此,禁毒声势浩大,却收效甚微。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经济形态下,日本吗啡、欧洲海洛因、印度鸦片等各种毒品蜂拥而至,毒害至深令普通民众痛恨。南京国民政府的“寓禁于征”政策,又肥了不法商人的腰包,引起民众的强烈不满,迫于社会上要求严厉禁毒的呼声,1934年,蒋介石在内外交困之际,发起“新生活”运动,宣称要做到“二年禁毒,六年禁烟”。

之前的禁烟禁毒,大多是自上而下的政策推行,“新生活”运动却从如火如荼的民间宣传开始。各省纷纷成立禁烟会,设立“禁烟日”,各地的报纸、杂志、广播也轮番刊登、播出禁烟禁毒的文章和广告。汽车、火车、轮船上悬挂禁毒标语,比如“要肃清一切烟毒犯!”“不要忘记日寇毒化我国的诡谋”“吸食及贩运烟毒者依法处以极刑!”等等。

据《中华民国史稿》记载,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内务部要求各府州县从严查禁鸦片,种者按亩重罚,贩则全数焚毁,并晓谕民众: “农则改种他物,商则别计营生,吸则尤当实时戒除。”紧接着,设立禁烟总局,以专责成。由于积习已久,效果不彰。事实上,除吸食鸦片之风流行外,许多军政官佐亦染有冶游、聚赌、需索等恶习。南京临时政府内务部则通饬各府县,声言对府县知事严密查察,违者辞退开除,并要求对幕僚随从、科长科员,出具连环保结,送部查考。

为了查缉毒品,国民政府绞尽脑汁,出台 了一系列奖励办法。据1935年1月15日江西省政府颁布的《查缉毒品给奖及处理办法》第二条:缉获精制吗啡、海洛因纯高根,每两给奖4800元,粗制吗啡每两给奖2400元,红白丸每净重一磅给奖3200元,含有吗啡或海洛因之同类烈性毒品或化合物,应按其所含成分之多寡依上列标准以百分比例推算给奖。第三条:缉获纯烟土纯烟膏,不分产别,每两给奖640元,纯烟灰每两给奖320元,夹料烟土烟膏烟灰应按所含成分之多寡,依上列标准按百分比例推算给奖。同年1月30日,江西省政府又颁布《禁烟罚金充奖规则》:据告发人之报告,因而破获判处罚金者,以50%奖给告发人,20%奖给破

江西省政府禁烟布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