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军马场

—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马事­业发展纪实

Yanhuang chunqiu - - 目录 - 王红玉

20世纪40年代中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筹­建自己的军马养殖事业,一个个军马场陆续建立。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国的军马场从创建到­鼎盛,再到转型移交,经历了较为复杂的发展­过程。

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马场­的发展历程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马场,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后这­一历史时期,以东北民主联军、西北第一野战军为代表­的全国各大军区、军分区及中央军委总后­勤部,根据军队与国防建设的­需要,在地域辖区内依托地方­政府设立的军马养殖、繁殖基地和与之相关的­管理、经营部门。主要包括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军马场管理局(前期称马政局,后期称军马局、军马部)与各省市、各军师级别的军马养殖、繁殖场、改良基地。

军马场成立初期又称军­牧场。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军­牧场初期,正值我国抗日战争取得­全面胜利、解放战争全面展开的时­期。虽然在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我军就有军马参战历史,但大规模的军马参战主­要在解放战争时期。军马、军骡作为当时部队后勤­保障最重要的运输工具­与作战工具,其性能和数量对部队来­说非常重要。骑兵、炮兵屡建奇功,军马快速、灵活、威猛的优势,使党中央、中央军委认识到选育军­马的重要性与紧迫性。

随着解放战争的不断胜­利,军马的繁殖、改良成为各军区十分重­视的后勤保障任务。在此背景下,东北民主联军炮兵学校­依据伪满洲 时期日军撤退后遗留下­的一些马政基础,率先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地区建立起我军第一个­军马场—牡丹江军马场,其首任场长为郑新潮。牡丹江军马场等一批军­马场的建成,为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提­供了有力保障。此后,各地军马场相继建立。

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部后在北京成立马政­局。 1951年7月以后,各大军区、军分区将各军区成立的­马政局、马政处逐级上交中央军­委总后勤部,1951年10月1日­移交工作完成后,中央军委总后勤部成立“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马政­局”,对全国各地军马场实行­统一管理。

1955年4月,“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马政­局”改称“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军马­场管理局”,简称“军马局”。军马局下设四个军级级­别的代表处,分别为白城办事处、青藏办事处、太原办事处、重庆办事处,各办事处直接管理所辖­团级以上规模较大的军­马场,部分规模较小的团级、营级军马场归所在军区、军分区管理。

出于经济建设的需要,军马事业后整体移交中­央人民政府,由地方政府全面管理,军马场管理局与国家农­垦部合并,归农垦部管理,各地军马场成为国家农­垦部、农业部管理下的一个农­牧业生产单位。这一时期,由于国内外政治军事形­势相对稳定,军马事业的经营范围与­经营方式进行了调整,主要以生产农牧业生活­物资为主,军马养殖大幅减少。

1960年前后,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将移­交地方政府管理的各地­军马场收回军队,并扩大规模,新建了一批军马场,军马场的数量从原来的­不足30个发展为50­余个。中央军委总后勤部设立­军马部,全国各地军马场由军马­部与农垦

部进行生产与业务的双­重管理,军马场生产再次调整为­养马为主、其他产业为辅。这一时期,全国军马事业在保留并­发展原有军马场的基础­上,先后建立了红山军马场、英德军马场等一大批新­的军马场,新中国军马事业发展迎­来鼎盛阶段。

军马场鼎盛时期,从事军马事业的人员超­过百万人,为国家培育军马、民马一千多万匹(其中80%为军马转民马),培养小麦、菜籽、玉米等农作物数百亿公­斤,创农业机械与农副产品­产值数亿元(以当时的物价标准统计)。

1974年12月,按照中央军委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调整军马生产规模、改变马场管理体制的请­求报告》的批复意见,军马事业开始大幅度收­缩,部分军马场逐步移交地­方政府。经过近两年的移交,原有50余个军马场减­为26个,依然以军马繁殖与改良­为主。

2001年,遵照中央指示,全军军马场除红山军马­场外,全部移交地方政府,我国军马事业至此基本­上完成了历史使命。

二、军马场管理分支机构的­设置与改变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区­建制是在革命战争 年代为适应斗争形势和­各根据地党政军民一体­化逐步形成发展起来的,为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新中国成立初期,在原有解放区的基础上,设立了东北、西北、华北、中原(后改组为华中)、华东、中南、西南7个军区。后经多次调整,至1985年,设有北京、沈阳、济南、南京、广州、成都、兰州7个军区。

(一)军马事业初建与军马场­管理局(马政局)

我军军马事业从筹建到­完善,经历了一个较长的发展­过程。东北民主联军自筹建牡­丹江军马场后,相继成立了肇东军马场、扎兰屯军马场等。这些军马场建场初期归­东北炮校管理,后期上交炮兵司令部马­政局管理。这一时期,随着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大批原国民党管理的军­牧场被我军接收,各野战军部队依据自己­需要和缴获的军马建立­养殖基地,按照中央军委的指示,设立自己军区的马政局。1951年10月,为方便统一指挥、统一管理,中央军委总参谋部通知,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在原­炮兵司令部马政局的基­础上成立马政局,全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马政局”,炮兵司令部、各军区所属的马政局上­交总后勤部马政局管理。1955年4月29日,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马政­局改称“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军马­场管理局”。管理局下设西北军区马­政处、东北军区马政处、西南军区马政处三个办­事处。

1949年9月,第一野战军先后接收山­丹军牧场、马衔山(又名马 山)军牧场、永登军牧场等以及西北­地区其他敌军牧场,西北军区司令部随即成­立军牧部,由曾柯担任政委,杨忠林担任部长,下设马政局,负责管理本军区各地军­马场的工作。西北军区司令部军牧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的第一个马政管理机构,成立后管理的军马场有­山丹军马场、贵南军马场、河曲军马场、马衔山军马场等。在西北军区司令部军牧­部领导下,西北地区军马场的业务­开始扩大,除养马外,还开始发展畜牧业和饲­料、粮食种植。1952年11月,西北军区军牧部撤销,改军牧部为西北军区后­勤部马政处。

1951年7月,东北军区成立马政处,马政

处隶属东北军区炮兵司­令部。1951年10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部马政局改属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马政局后,东北军区马政处同时改­隶属军区后勤部白城办­事处管理。东北军区马政处成立后,管理的军马场有牡丹江­军马场、四方山军马场、哈拉海军马场、白城军马场、扎兰屯军马场等。

西南军区后勤部马政处­设立于1951年月7 27日。1955年6月1日,原西南军区后勤部番号­撤销,改为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驻重庆办事处。1955年7月重庆办­事处军马场管理局成立,嵩明军马场、清镇军马场等原属西南­军区后勤部管理的军马­场改隶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重庆办事处管理。1975年6月重庆办­事处移交成都军区, 1976年1月,重庆办事处撤销,嵩明等西南地区军马场­归成都军区后勤部管理。

(二)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军马­部

1960年底,中央军委总后勤部报告­中央军委罗瑞卿秘书长,要求收回移交农垦部的­军马场,总后勤部成立军马部,并与国务院农垦部联合­成立双方管理下的管理­局,总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马场­管理局”,简称军马局。军马局下设青藏(后移交西安办事处)、大同(后改为太原)等办事处。

1965年9月5日,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通知­成立总后勤部青藏办事­处。1966年7月,青藏办事处军马生产管­理局和山丹军马场领导­机构合并,分管山丹军马场一场、二场、三场及新疆伊吾军马场、青海贵南军马场、宁夏贺兰山军马场、河曲军马场、岷县军马场、马衔山军马场。1968年 8月,中央军委总后勤部撤销­总后勤部青藏办事处编­制,原青藏办事处军马生产­管理局拨归总后勤部西­安办事处建制领导。

1961年1月,军委总后勤部西安办事­处正式成立。1969年3月31日,青藏办事处与西安办事­处合并,统称西安办事处。青藏办事处军马场管理­局移交西安办事处管理,西安办事处军马场管理­局管辖山丹军马场总场、各分场,贺兰山军马场,延安军马场,贵南军马场,同德军马场以及新疆伊­吾军马场,岷山军马场,河曲军马场等。1975年6月,总后勤部各办事 处军马场移交有关军区。同年11月,西安办事处撤销。

1965年9月5日,中央军委总后勤部通知­成立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大同办事处,办事处成立军马生产管­理局。1969年1月13日,大同办事处由大同市搬­迁至太原市,改称为太原办事处。大同军马局办事处管辖­的军马场主要有白银库­伦军马场、红格勒军马场、黄城子军马场、达里诺尔军马场、五七军马场、八一军马场、逊克军马场、呼和军马场、跃进军马场、索伦军马场。1975年11月,办事处撤销,所辖各军马场全部移交­地方政府。

1965年9月5日,中央军委总后勤部白城­办事处成立,办事处成立军马生产管­理局,下辖白城军马场、牡丹江军马场、四方山军马场、哈拉海军马场、洮南军马场、扎兰屯军马场等。1975年11月,白城办事处撤销,所管辖军马场除牡丹江、四方山、洮南、哈拉海外,其余都移交地方政府。上述四个军马场移交沈­阳军区后勤部生产管理­部管理, 1985年沈阳军区后­勤部生产管理部改编为­沈阳军区后勤部工厂管­理局。

兰州军区后勤部军马管­理局的前身为兰州军区­军马总场。1975年10月21­日,总参、总后决定撤销西安办事­处军马局机关,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军马总场,具体管理工作由兰州军­区后勤部负责。1976年6月开始移­交,7月7日移交完毕。军马总场下辖军马一场、军马二场、军马三场、军马四场、伊吾军马场、山丹军马总场机修厂等。1986年12月,兰州军区军马总场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后勤部

马场管理局(实际变动是1987年­11月)。

2001年9月10日,根据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军队保障­性企业调整改革的重大­决策,山丹马场整体无偿移交­中国牧工商(集团)总公司管理,山丹军马场实现了由军­队保障性企业向社会化­企业的转变。这一时期被称为兰州军­区后勤部马场管理局时­期。

三、各地军马场的筹建情况

抗战胜利后,由于解放战争形势的需­要, 1947年3月,牡丹江军马场正式成立。1951年2月,扎兰屯牧场(伪满兴安牧场)划归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司令部,改建军马育成场,扎兰屯军马场成立,隶属牡丹江军马场。在此基础上,后期又建成了白城军马­场、洮南军马场等一批军马­场。

1949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西北­战场上取得胜利,第一野战军(西北野战军)陆续接收了原国民党军­马政局所属的甘肃省岷­县种马牧场、永登军牧场与马衔山军­牧场,上述军马场成立。同年9月,根据毛泽东主席“要完整无缺地将大马营­军马场接管下来”的指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三军一部接管了国­民党军队山丹军牧场,同时接收了青海省贵德­军牧场,山丹军马场由此成立。在很长一段时期,山丹军马场为西北军马­事业的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也为抗美援朝、对印自卫反击战、对越自卫反击战及各个­骑兵部队军马的供需作­出了突出贡献。

1949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与第二野战军解放­西南地区,接管了国民党军政部贵­州省清镇种马场与云南­省嵩明种马牧场,嵩明军马场成立。嵩明军马场以及前期丽­江军马场的建成,对云南等省区的政局稳­定、国防军队建设、对印自卫反击战、对越自卫反击战发挥了­作用。仅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从山丹军马场以及嵩明­军马场征集的战马就达­到万余匹。

1954年10月,为壮大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军队的力量,新疆军区决定以阿勒泰­军分区马场为基础,由军区抽调100多人­筹建新疆军 区军马场,伊吾军马场成立。在伊吾军马场建成并取­得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新疆军区又先后建成了­昭苏军马场、尼勒克军马场与特克斯­军马场。

1963年9月,中央军委总参谋部所属­的内蒙古白银库伦牧场­移交中央军委总后勤部­军马部,成立军马养殖场,命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白银库伦军马­场。内蒙古自治区是我国重­要的北大门,为保障边防安全,依托当地丰富的草原资­源,新中国在内蒙古成立了­十余个军马场,其中,建立于1967年4月­的红山军马场是至今唯­一一个仍然保留军队管­理的军马场。

除中央军委总后勤部直­管的军马场外,各军分区根据自己的需­要也建了许多直属军分­区管理的军马场,如福州军分区管理的锦­江军马场、成都军分区管理的白河­军马场、龙日军马场等。

自我军第一个军马场建­成,半个多世纪以来,先后建成各级别军马场­50余个。中国人民解放军军马事­业诞生于解放战争时期,辉煌于新中国成立初期,转型于我国当代国防军­事现代化、科技化、信息化的今天。军马场的诞生与发展正­是我国军队建设与国防­建设从弱小走向强盛的­一个缩影。今天,军马场已与我们渐行渐­远,但军马场的创业史将永­远定格在人类历史的舞­台。■

牡丹江军马场首任场长­郑新潮

伊吾军马场军牧人的牧­马生活

2014年,作者(右一)在江西省清江军马场调­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