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弦传革命:日寇大轰炸下的抗战音乐

Yanhuang chunqiu - - 目录 - 汤斯惟… 潘洵

编者按:全面抗战爆发后,面对日军暴行,中国文艺界运用戏剧、音乐、漫画等多种形式,积极宣传抗日,鞭挞侵略者的罪恶行径,表达中国人民的愤怒与抗争,讴歌英雄们舍生忘死、英勇报国的精神。这对于战火硝烟中的中国人民来说,是甘露,是号角;而对于侵略者来说,是匕首,是炮弹,对鼓舞民众、激励民志,夺取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全面抗战爆发后,侵华日军为达到侵略目的,利用其优势航空兵力,对中国各地城乡实施了不区别军事设施和民间地区、不区别军队活动和市民生活的“无差别轰炸”,给中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深重的灾难。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面对日军惨无人道的轰炸,许多音乐家虽不能像战士一样亲赴战场杀敌,但他们创作出了一首首可歌可泣的音乐篇章,用歌喉唱出悲悯之声,用指尖弹出哀恸之音,用作品书写战争记忆,以另一种形式毅然投入到全民族抗战的洪流中。

一、洪波一曲壮国魂

1938年12月24日, 9架日机轰炸桂林市区,投弹100余枚,损毁房屋600多栋,死伤80余人。桂南路美国宣道会福音堂后面的防空壕及通泉巷回教礼拜堂均被炸毁,外籍牧师苏宝贵、韦中庸等12人被活埋于地洞。年轻的音乐家张曙与他的女儿也在其住所遇难。

张曙,原名张恩袭,别号绍裘、曙云, 1908年9月18日出生于安徽歙县坑口乡柔川村。“张曙”这个名字,是他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田汉为他取的,寄意他在音乐道路上如“初生曙光”,大放异彩。张曙不仅是一位优秀的作曲家、歌唱家、二胡演奏家,还是一位社会活动家、一位抗日救亡歌咏运动的组织者和领

导者,是我国新音乐运动的奠基人之一。在其短暂的一生中,留下了《保卫国土》《洪波曲》《赶豺狼》《日落西山》《丈夫去当兵》《卢沟问答》等优秀的抗日救亡歌曲。其创作的《洪波曲》得到郭沫若的高度推崇,郭沫若甚至用《洪波曲》作为他的抗日战争回忆录的书名。

早在1937年,张曙就写过一首反轰炸的《防空歌》,歌词中写道:“轰! 轰!敌人的飞机来了,喂!敌人是来夜袭我们的城郊,赶快架起我们的高射炮,赶快带起我们的防毒罩!不要慌,我们要英勇地把它赶跑,不要忙,我们要联合地守牢住战壕……”

但这样一位充满正义感、积极宣传抗战的青年音乐家,却在一年后的1938年12月24日,与其3岁的女儿张达真一起被日机炸死在自家花园。而就在张曙牺牲的前几天,他还不顾个人安危,于12月20日在桂林组织了大规模的“桂林反轰炸歌咏大会”,并专门为歌咏大会创作了合唱歌曲《我们要报仇》。12月23日,他又通宵创作完成了《负伤战士歌》。次日中午,空袭警报响起,没有去躲避空袭的张曙和女儿被炸死在花园。张曙的妻子回到家,看到血肉模糊的女儿和丈夫,晕倒在地,苏醒后变得精神失常,见了任何人都叫“张曙”,并经常吟唱张曙创作的抗日名曲《洪波曲》。当天下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救亡日报社、演剧队的战友们赶到文昌门,在林路、周钢鸣、

常任侠等的协助下,把张曙和他女儿的遗体殓入棺中。12月26日下午,在桂林中学文庙门前,第三厅厅长郭沫若与第三厅在桂全体人员、新安旅行团和演剧队的代表等数百人为张曙举行葬礼。1939年3月12日下午,桂林音乐界为怀念和追悼战友,在抗宣一队的驻地举行桂林音乐界追悼张曙大会。在追悼会上,郭沫若曾题写挽联:一片血模糊,辨不出哪是父亲,哪是女儿,父女共捐躯,剩有管弦传革命;连年战艰苦,端只为救我国家,救我民族,国民齐努力,誓完抗建慰忠魂。1940年9月3日,周恩来出席在重庆召开的追悼张曙的纪念会,并发表讲话称,张曙先生之可贵在于和聂耳同为文化战线上的两员猛将,救亡歌咏代表了大家发出了反抗的怒吼,代表了大众发出了要求团结的呼声。张曙先生便是这样的工作者中的一个,这功绩是永远、永远不磨灭的。这是对张曙一生的高度评价。

二、永远的血债

陈田鹤( 1911 — 1955),原名启东,浙江永嘉人,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乐坛有代表性的作曲家之一,著名音乐家黄自的“四大弟子”之一。他一生致力于音乐创作及音乐教育,创作了约200首歌曲,包括抗日救亡歌曲、儿童歌 曲、电影歌曲等,其作品具有鲜明的爱国思想,为中国近代音乐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1939年2月,陈田鹤来到战时首都重庆。3个月后,他亲身经历了惨绝人寰的“五三”“五四”大轰炸。

1939年5月3日上午9时,日军多架96式中型攻击机从汉口机场起飞,以密集队形突袭重庆。此次轰炸历时1小时50分钟,明显带有摧毁城市建筑、设施,轰炸平民,扰乱城市金融和商业,造成严重社会恐慌之目的。轰炸重点目标是重庆商住集中、人口密度较大的老城区下半城,以朝天门—陕西街—望龙门—太平门—储奇门一带为中心。日机共投弹166枚,其中爆炸弹98枚、燃烧弹68枚。重庆中弹地点达36处,下半城有19条主要街道被炸成废墟,41条街道被炸起火。此次轰炸造成人员伤亡1023人,其中死亡673人、重伤350人。5月4日傍晚,日军第一航空部队27架飞机再度狂炸重庆市区。轰炸目标转移到重庆老城区上半城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共投弹126枚,其中爆炸弹78枚、燃烧弹48枚,重庆又有36处地方中弹,38条街道被炸,都邮街、柴家巷等10条主要街道尽毁。轰炸造成人员伤亡5291人,其中死亡3318人,重伤1973人。“七处由轰炸引起的大火很快蔓延开来,全市陷入火焰的包围中”。滚滚浓烟遮天蔽日,大火烧了近3天才被扑灭。一次轰炸死伤5000人以上,这在人类战争史上还是第一次。此次轰炸也是整个重庆大轰炸中,直接死于轰炸人数最多的一次。1940年1月3日,时任重庆市市长吴国桢在第一次对美广播中,谈到这次轰炸时曾这样说:“去年五月间某夕,敌机数十架在市内投下烧夷弹、爆炸弹数百枚,被炸区域绝无军事目标,故敌机之行为,无丝毫之理由可言。在银行区内投炸弹之结果,全街被炸毁无余,火光四起,在数分钟内,死伤平民达三四千人,妇孺之尸体,无地无之。在夏季良好气候之下,敌机屡次惨炸不已,平民死伤之重,概可想见。”

据陈田鹤的女儿陈晖女士回忆,当时陈田鹤是中央训练团音乐干部训练班的一名教员,住在重庆市区的沙坪坝小龙坎附近。“五三”“五四”两天,他目睹了整个轰炸过程。看到被炸弹烧毁的市民住所和遍地尸首,大量民众流离失所,整个重庆市区仿佛成了人间炼狱,愤怒、悲痛、伤心交织于心,于是他创作了钢琴曲《血债》。《血债》是我国第一首有关抗战的钢琴作品,也是唯一一首描写重庆大轰炸的钢琴曲。在乐曲进行中,通过织体、和声、节奏、力度等的变化来展现重庆人民在遭受大轰炸后妻离子散、颠沛流离的惨状。在作品中,作者曾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

二十八年五月三、四日,敌机狂炸重庆市区后,政府协助人民疏散四乡,途中所见,惟擎老携幼之难民,其状至惨,写此以 同胞流离愤慨之情。

田鹤五月十四日于小龙坎这首钢琴作品于1940年1月在国民政府教育部音乐教育委员会会刊《乐风》的第1卷第1期上头条发表。1941年,舞蹈家吴晓邦在重庆演出时,专门为此作品创作了一部现代舞,以此告慰在“五三”“五四”中死伤的人们。

对于陈田鹤来说,黄自不仅是他的恩师,更是他的信仰。1938年5月,黄自因病逝世,此后的岁月里,陈田鹤曾无数次冒着生命危险保护黄自的作品。顾献栋在1967年台湾出版的《吴伯超先生曲集》之《跋》中写道:“当年陈田鹤在四川每次躲警报的时候,都不忘抱着黄自 的遗稿,来来回回好几次,最后吴伯超设法将其中一部分石印,那就是现在的清唱剧《长恨歌》。现在黄自的《长恨歌》被誉为中国第一部清唱剧,但是有多少人谁知道它得以保留,也有陈田鹤的一份功劳?”

三、勿忘轰炸仇

据不完全统计,现存下来的有关大轰炸的音乐作品有100余首,且大部分都是由抗战时期著名的音乐家创作完成的,以声乐作品为主。

这些音乐作品有对日军狂轰滥炸的痛斥。由著名作曲家黎锦晖创作的歌曲《勿忘此仇》,歌词形象地描绘了日寇疯狂轰炸中国的暴行:

红尾巴的飞机,载来了疯狂的日寇。轰炸我无罪的平民,枪杀我无辜的老幼,血流如江河,尸积如山丘,野蛮残忍,千古未有;轰碎我无罪的食魂,枪杀我全家的老幼,屠杀空前食史,残暴惊全球,惨痛凄凉,难以尽剖;轰坏我文化的机关,炸坏我慈善的机构,火光冲云霄,华屋成荒丘,狠毒无理,千古少有,子孙万代勿忘此仇。

王云阶创作的《建设大空军》,歌曲的一开始,运用象声词再现了日机轰炸的景象:

宫宫宫宫宫宫宫,飞机来了!冬冬冬冬冬冬冬冬,炸弹响了!千万栋房屋被轰倒!千万人性命被炸掉!

有的音乐作品是对大轰炸下,民众颠沛流离之惨境的叙述。如《难民歌》选自独幕剧《信

号枪》,由朱降作词,丁珰谱曲。这是一首仿滩黄调的民歌小调。歌词中写道:

风吹叶落天气冷,想起老家泪淋淋;伤的伤来死的死,房屋一切化灰尘!空手逃得一条命,哪有地方好安身?天冷肚饿活不得,东洋炸弹又来临!

落叶、寒天的凄凉景象让人想到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因为日军的轰炸,百姓不得不背井离乡,忍受着骨肉离散、家破人亡的痛苦。

另外,还有一首根据安徽凤阳曲调填词的《难民曲》:“说东洋,道东洋,东洋鬼子真强横!飞机大炮机关枪,把我们一切都打光!咚咚咚锵,咚咚咚锵,咚咚咚锵咚锵咚锵锵锵。多少同胞没家乡,多少孩儿没爹娘;死的死来伤的伤,老百姓逃难到四方,咚咚咚锵,咚咚咚锵,咚咚咚锵咚锵咚锵锵锵。”这首用老百姓熟悉的曲调填词创作、反映老百姓为逃避日寇轰炸而被迫离开家园的音乐作品,也引起了广大民众的共鸣。

有的音乐作品是对人民奋起抵抗的歌颂。大轰炸期间,日机越轰炸,中国人的抗战意志就越坚定,抗战精神就愈加振奋,这在音乐作品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如歌曲《轰炸之歌》《远征轰炸歌》《故乡!我要带着胜利飞回来》等。同时还出现了号召妇女同胞参与反轰炸斗争的歌曲《起来全国的妇女们》,歌词中写道:

起来,全国的妇女们!我们不要只顾逃 命。现在没有一个不被轰炸的城市,没有一个安居乐业的乡村,我们已经到了危机存亡的险境,需要大家杀出一条光明。

此外,音乐创作者还创作了许多歌颂中国空军的歌曲,如《空军颂》《空中英雄》《空军战歌》《空军勇士》《空军节礼赞》《我爱做一个空战的英豪》等。在这些歌曲中,还可以看到一群特殊的身影:年仅十四五岁的小飞行员。他们虽然年纪小,但是志气高。《小空军》就是赞扬这一特殊群体的歌曲:

谁说我们年纪小?航空志气高。我要驾着飞机,把我祖国保。转动机翼便上升,轻捷如飞鸟,一个盘旋,一个盘旋,不觉路途遥。请看我们出发前进,勇气多英豪!捍卫广大领空,怎怕你强暴!

英勇的中国人面对日机的轰炸,团结一致,发挥聪明才智,积极建造各种防空避难设施,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空袭与反空袭、轰炸与反轰炸的顽强斗争。歌曲《快挖防空壕》生动地表现了这一场景:

大家一起来,快挖防空壕!日本强盗真残暴,飞机丢炸弹炸,死多少好同胞。要躲炸弹真容易,只要赶挖防空壕,钱不多,费力少,大家一起来!挖成壕沟不用怕,挖成壕沟不用逃。

音乐作品作为一种记录、抒发人类情感的特殊语言,能让我们更加强烈地感知历史,从而客观、公正地去正视那些不应被遗忘的历史。“任何一个民族或共同体的记忆中,集体受伤害,其悲情价值远远大于胜利的喜悦之情,更能强烈地唤起成员的国民意识”。日寇大轰炸下产生的大量抗战音乐就是这种民族意识被唤起的产物。它们鼓舞着全民族,坚定了中国人民抗战到底的决心,成为中国人民最终战胜日本法西斯的有力的精神武器。■

陈田鹤

张曙

陈田鹤作曲的钢琴曲《血债》

日寇轰炸下的重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