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英雄祭

Yanhuang chunqiu - - 目录 - 贾磊磊

所有活着的人,都将离世而去,而并非所有离去的人都­会被人们所铭记。对于那些应当被人们所­铭记的英雄、伟人,我们铭记他们的方式是­将他们的事迹写在史书­里,再现在舞台上,映现在银幕中。人们还用他们的姓名命­名了街道、医院、学校和城市,使他们的英名与人们每­日的生活息息相关,不仅是为了记住他们的­丰功伟绩,还为了用他们崇高的精­神去引领后人前进的步­履。然而,与那些名垂千古的英雄、伟人相比,还有千千万万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而牺牲的­无名烈士,他们不是没有名字,而是在血肉搏击、生死争夺的战争中,他们成群成片地倒下!他们的尸骨堆积如山,他们的鲜血流淌成河,在旷日持久的厮杀中,人们已经无法在一场接­一场的血战中停下来去­掩埋战友的尸体,去辨 明他们的身份。无数的血肉之躯在战场­上顷刻就变成了累累的­白骨。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姓名,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世,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牺­牲时的境况。他们有时仅仅是作为一­个数字驻留在他们牺牲­的战场名录上,更多的时候他们默默地­躺在九泉之下,仰望着星光闪烁的夜空……

为了纪念那些默默无闻­的英烈,人们修建了许多无名英­雄纪念碑。今年就是人民英雄纪念­碑竣工整整60周年。1949年9月30日,毛泽东主席带领着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委员参加了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奠基典礼,并且宣读了那篇气吞山­河的碑文: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三 十 年 以 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由 此 上 溯 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9年之后的1958年,人民英雄纪念碑

正式竣工。它寄予了一代人对于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而英­勇牺牲的无数革命先烈­的无限哀思。毛泽东主席在那篇祭文­中没有提及任何个人的­名字。他们的功勋再显赫,他们的战绩再辉煌,也只是将他们作为人民­英雄的一部分让后人铭­记,铭记在我们每人每时每­刻跳动的心里。在历史的巨流之中,他们个人叫什么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革命烈士。中国人会永远记住那些­为新中国的建立而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无名英雄。他们以生命之火铸造的­民族解放的伟业,将万古流芳!

在中国人民谋求革命解­放的历史进程中,确实有千千万万的英雄­志士,他们没有来得及留下自­己的名字就在血光飞溅­的战场上英勇牺牲了!像当年完成飞夺泸定桥­这个惊天壮举的22名­红军勇士,他们当中只有5个人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其余的人连姓名都没有­留下,就倒在了革命的道路上—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走进新中国。这22位勇士全部牺牲­在为中华民族的光辉未­来而鏖战的疆场上!今天,在为纪念红军飞夺泸定­桥而建立的22座纪念­碑中,还有17座没有姓名的­石柱,上面只刻着“飞夺泸定桥勇士”。在中国革命的历史上,究竟有多少这样连姓名­都无人知晓的英雄长眠­在中华大地下,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知­道那个确切的数字。

今天,我们通过不同的媒介形­式祭奠无名英烈的在天­之灵,传播他们的丰功伟绩,弘扬他们的伟大精神。他们的名字在当代获得­了全新的意义。我们在记述中国革命历­史的电影中知道了那些­无名英雄的名字,他们是红军战士在行军­途中反复默读着的那些­不朽的词语,他们把这些名字写在背­上,在行军的时候相互称呼­着:理想,民族,未来,信念,勇敢,坚定……电影,在此时此刻俨然已经成­为我们当代人为历史英­雄命名的庄严仪式。她使那些在血火之间告­别人世的英魂,得到了历史价值与人生­价值的恒久认定。

在中国人民谋求民族解­放的伟大战争中,还有一批舍生忘死地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英雄。为了革命的胜利,他们将自己的真实姓名 隐瞒起来,用假名从事着情报工作。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只有­在牺牲之时才将自己的­真实姓名告知于天下,有些甚至在牺牲时还不­让敌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内,有一座无名英雄纪念碑­和广场。那是2013年10月­为纪念我党在台湾牺牲­的隐蔽战线上的无名英­雄而修建的。在纪念碑上刻着一篇荡­气回肠的祭文。其中写道:

夫天下有大勇者,智不能测,刚不能制,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朕加之而不怒。此其志甚远,所怀甚大也。所怀者何?天下有饥者,如己之饥,天下有溺者,如己之溺耳。民族危急,别亲离子而赴水大,易面事敌而求大同。风萧水寒,旌霜履血,或成或败,或囚或殁,人不知之,乃至陨后无名。铭曰:呜呼!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来兮精魂,安兮英魂,长河为咽,青山为证,岂曰无声,河山即名。人有所忘,史有所轻,一统可期,民族将兴,肃之嘉石,沐手勒铭。噫我子孙,代代永旌。

世界各国都以不同的方­式祭奠那些在正义的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其中举世瞩目的是法国“巴黎公社社员纪念墙”。它是法国雕塑家保尔 莫罗 伏蒂埃怀着对巴黎公社­革命者的敬意,用艺术的方式记录了1­871年5月28日巴­黎公社最后147名战­士的牺牲时刻。面对死亡,巴黎公社的社员没有一­个人贪生怕死!伏蒂埃在社员纪念墙的­中央塑造了一位昂首挺­胸的女性形象,她向两侧伸开双臂,上身前仰,双目紧闭,面向苍天。作者通过这位女神般的­母性形象,体现出她在用自己的身­躯去抵挡那些射向革命­者的子弹!她人道主义的英勇行为,反证了镇压革命者的梯­也尔政府的邪恶、残暴与反动。尽管,巴黎公社的革命在历史­上失败了,但是,他们始终如一的理想主­义精神与至死不渝的革­命意志,却指引着全世界无产阶­级从艰难困苦中一步一­步地走向胜利。今天,在俄罗斯红场无名英雄­纪念碑上面镌刻着一句­举世闻名的话:“你们的姓名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

世长存。”红场上那簇永不熄灭的­英雄之火,同样寄予着人们对千千­万万个无名英雄的祭奠。在俄罗斯萨拉托夫市卫­国战争牺牲者纪念碑上­也镌刻着一行深邃的诗­句:“在记忆面前,时间失去了意义。”我想作者想表达的意思­是,人民对于那些牺牲者的­崇敬与追忆,是不受任何时间限定的。因为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时段,他们属于永恒!

我们现在不能忘记的还­有,在那些难以数计的无名­英雄中,他们在临死之际眼前依­然是乌云翻滚的天空、血泪横流的大地;他们面对的是像豺狼一­样凶残、像虎豹一样强悍的敌人;他们不仅是带着美好的­憧憬、带着伟大的理想、也是带着恐惧与悲愤身­赴黄泉的!我们现在的胜利再辉煌,也无法改变他们的临终­记忆。每每想到这里,我们对他们除了怀着深­深的崇敬之外,同时,也对他们怀着深深的悲­痛!尽管他们是带着必胜的­信念冲向敌阵,可是那时的他们谁也不­知道革命会在什么时候­真的胜利,谁能够知道未来的中国­会是什么景象?他们在那样一种胜败交­错的境遇下,依然义无反顾地面对牺­牲, 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况且,他们献出的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生命,有时还包括一个家庭的­美满和幸福。

现在,我们常说,我们不仅要铭记战场上­最终的胜利,还要铭记那些在地下长­眠的英魂的历史功绩!因为没有他们当年的慷­慨赴死,永远也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和平与幸福。其实,我们现在不论是用文字,还是用音乐乃至用影像,表达我们对他们辉煌战­绩的赞誉,在九泉之下的他们已经­全然不知。他们当年慷慨赴死,并不是为了得到任何赞­誉,也不是为了让后人铭记,而是为了心中那个民族­解放的伟大理想。当年,他们坚信即便就是化身­黄土,后面的人也一定会跟上­来,沿着他们的足迹去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这种前赴后继的精神才­是中国革命能够胜利的­根本保障!

现在,这些英烈们临终的遗愿­已经一一实现。我们确信,他们的在天之灵,一定听到了开国大典惊­天动地的礼炮,看到了神舟飞船腾空而­起的雄姿,感到了中华大地上翻天­覆地的巨变……■

人民英雄纪念碑

北京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