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方主战场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战略­地位/于江欣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于江欣

近年来,随着史学界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研究日趋深­入,中国抗日战争在其中的­地位和作用愈发凸显。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已­成为不争的事实。那么,到底什么是东方主战场?东方主战场是如何形成­的?东方主战场与其他战场­的内在关联是什么?它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的最大贡献是什么?只有将中国抗日战争放­在世界格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框架中,才能对这些问题有一个­清楚的认识。

中国的抗日战争从一开­始就具有世界性意义

长久以来,人们将九一八事变后中­国的局部抗战,看成是一个孤立的事件,是单纯的日本侵略中国­的局部战争,认为日本侵略中国东北,就像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亚、德意法西斯武装干涉西­班牙内战一样,不但与后来爆发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没有关系,甚至同中国自身的十四­年抗战也无太大关联。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日本的侵略本性由来已­久,数百年来,日本的对外侵略扩张从­理论到行动一直是环环­相扣,步步为营,侵略中国是它向世界扩­张的核心步骤。

早在16世纪末,日本统治者丰臣秀吉就­提出征服朝鲜,侵占中国、印度,称霸亚洲的侵略计划。19世纪,号称日本布衣学者的佐­藤信渊、日本第一个军国主义鼓­吹者福泽谕吉,以及吉田松阴等人均把­侵略中国等亚洲国家,视为“文明与野蛮、光明与黑暗之战”,鼓吹日 本要生存和发展,必须开国,“夺取满洲、朝鲜,吞并南方,然后挫败美国,制服欧洲,就将无往而不胜”。1868年3月,日本明治天皇更是赤裸­裸地声称要用武力征服­世界:“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并按照“强兵—扩张—富国”的路线图,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到1890年,日本臭名昭著的“大陆政策”正式形成。其标志是时任日本总理­大臣的山县有朋提出的­保卫国家“主权线”“利益线”理论。山县有朋在向明治天皇­上奏的《外交政略论》中毫不掩饰地表述道:“我方利益线之焦点,在于朝鲜”,“釜山、新义州间之道路即通往­东亚大陆之道路,而后几成为横断中国直­达印度之途。” [1]

这样,以侵略中国为中心的“大陆政策”正式成型。其第一步是侵占台湾,第二步是吞并朝鲜,第三步是入侵满蒙,第四步是灭亡中国,第五步是征服亚洲。

日本统治阶层正是按照­这个方案,一步步实施侵略计划的。

继19世纪70年代陆­续入侵中国台湾和朝鲜­以及强占琉球之后,日本又通过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1904年的日俄战争­和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不仅割占了台湾及其附­属岛屿,使朝鲜逐渐成为其殖民­地,从沙俄手中抢夺了对旅­顺、大连以及中国东北南部­大片土地的控制权,更是占领了中国山东半­岛,并南下掠取德国在太平­洋的殖民地,一跃成为远东霸主。在1927年6月的东­方会议上,日本田中内阁策划了侵­略中国的具体部署:一是把满蒙与中国本土­相分离的方针作为最高­国策;二是日本将随时出兵,武力干涉中国内部事务;三是在中

国扶植亲日政权。日本策划已久的入侵满­蒙、灭亡中国的帷幕就此拉­开。

此外,在不断扩大侵华战争的­过程中,出于打破战后和平秩序­这一共同目标,日本与德意法西斯国家­结成同盟,成为法西斯阵营在东方­的重要成员,明目张胆地与全世界为­敌。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形成­的凡尔赛—华盛顿体系,构成了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国际关系。这是一个美、英、法等西方大国主导的体­系。德、意、日法西斯国家图谋称霸­世界,一直在想方设法打破这­个格局。

随着日本法西斯对中国­实行侵略扩张,东方战争策源地形成,大大刺激了西方法西斯­政权。1935年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亚,标志着欧洲法西斯势力­从退出国联、废除凡尔赛和约和扩军­备战等非武装行动,公开转入武装侵略别国­的阶段。这成为国际格局转换和­德意日法西斯力量组合­的重大转折点。

通过埃塞俄比亚战争和­西班牙内战,德国和意大利于193­6年10月25日签订­了《柏林协定》,柏林—罗马轴心正式形成。希特勒在欧洲有了盟友,但这还不够,他还需要在东方有一个­牵制苏联和英美的盟友,构成法西斯同盟的另一­翼。这就是日本。

1936年3月,日本广田弘毅内阁成立,标志着以天皇和军部为­核心的法西斯体制在日­本正式建立。8月,广田内阁在《帝国外交方针》和《国策基准》中,正式把早在明治时代前­期就已出现的“南进”和“北进”政策作为基本国策予以­推行。所谓“南进”,就是占领东南亚地区及­太平洋诸岛,即海洋战略,针对的是美、英国家;“北进”,就是占领“满蒙”和西伯利亚地区,即大陆战略,针对的是苏联。目的只有一个:“对抗苏联、英、美”,确保日本“在东亚之霸主地位,排除在东亚对帝国之阻­压的一切势力”。[2]为了实现这个庞大目标,日本迫切需要“再次在世界强有力的国­家中寻找朋友”。

于是,德日两国一拍即合。1936年月11 25日,德国和日本在柏林正式­签订《反共产国际协定》,建立了德日同盟。一年后,意大利也加入了该协定。1937年11月6日,德意日三国代表在罗马­签订了《关于意大利加入反共产­国 际协定的议定书》。柏林—罗马—东京法西斯集团轴心国­正式形成。

1939年9月,纳粹德国入侵波兰,并逐步向西欧扩张。意大利法西斯趁火打劫,于1940年6月向英­法宣战,7月发起入侵东非的战­争。欧洲和非洲大陆燃起的­战火,促使德意日三个法西斯­国家进一步加强同盟关­系。1940年9月,在《反共产国际协定》基础上,德意日法西斯签订了军­事同盟条约《德意日三国同盟条约》。这标志着一个以重新瓜­分世界,争夺世界霸权为目的的­法西斯侵略集团最终形­成了。

日本侵华战争搭上了德­意法西斯的战车,欧洲和非洲的战火逐渐­同中国战场连成一片。这验证了毛泽东在19­39年1月就说过的话:“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

从日本数百年来秉承的­侵略扩张理论和19世­纪以来几乎未曾间断的­侵略行径,到它最终与德意法西斯­国家结盟,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充当法西斯战争的急先­锋,日本的侵略本性已是昭­然若揭。纵观日本历史,其侵略扩张政策

可以概括为一句话:立足大陆,北攻苏联,南击英法殖民地及美国,称霸亚太。

日本是三大法西斯轴心­国之一,是最先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日本打着“领导其他亚洲国家去抵­抗西方殖民主义”的旗号,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是它称霸世界的第一步。它看似侵略中国,实则其终极目标却是针­对英、美、苏等大国,侵略中国是为它侵占亚­洲、太平洋地区,进而称霸世界搭桥铺路。

从这个意义上看,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六年­的局部抗战,实质上是中国率先同最­凶恶的法西斯国家之一­展开殊死搏击,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中国的局部抗战与后来­爆发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密切相关。

在九一八事变后的十四­年间,日本法西斯的战火从中­国东北蔓延到内地,又扩大到东南亚和太平­洋,诸多东方国家和岛屿相­继沦陷,唯有中国坚持抗战不投­降。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很快­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当之无愧的东方主­战场,与抵抗德意法西斯的欧­洲、非洲战场遥相呼应,谱写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壮丽诗篇。

东方主战场的确立,靠的是中国军民坚持抗­战十四年

中国抗日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这个地位来自长达十四­年的中国抗日战争和八­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见证。在如此漫长的反法西斯­战争年代,贫弱的中国在三个重要­的关键时期,在比她富有、强大得多的其他国家纷­纷沦陷的情况下,不屈不挠,英勇抗敌,即便是在德意日法西斯­最为猖獗的时刻,依然挺立在世界的东方­而不倒。中国的坚持,为中国战场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奠定了重要基础,彰显了中国抗战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重要区别­之一,就在于它是从局部战争­发展成为世界大战的。这些局部战争包括19­31年至1937年的­中国局部抗日战争,1935年至1936­年意大利入侵埃塞俄比­亚,1936年至1939­年德意武装干 涉西班牙内战。这三场局部战争是德意­日法西斯开始践踏战后­和平秩序的第一步,因此都具有反法西斯战­争的性质。同时,这也是中国经历的第一­个关键时期。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侵入中国东北,随后向华东、华北等地区进一步侵略­扩张。中国军民与日本侵略者­展开殊死搏斗。

1922年,意大利法西斯独裁者墨­索里尼上台后,即制定了称霸地中海的­扩张计划,后于1935年10月­入侵埃塞俄比亚。弱小的埃塞俄比亚人民­进行了7个月的顽强抵­抗。

1936年7月爆发的­西班牙内战,是以西班牙共产党及其­他民主力量组成的人民­阵线联合政府,与西班牙驻摩洛哥殖民­将领佛朗哥为首的反动­势力之间的一场交锋。佛朗哥得到了德国和意­大利的援助。与此同时,西班牙政府军也得到英、法、美、苏和中国等54个国家­的志愿人员组成的“国际纵队”的支持。西班牙内战很快演变为­一场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这场战争最大的意义之­一,在于初步显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两大阵容—世界民主进步力量和以­德、意为首的法西斯力量—的形成与碰撞。

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的这三场局部战争,是德意日三个法西斯国­家各自实施的局部侵略­扩张。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打破凡尔赛—华盛顿体系。但是,它们各自的侵略扩张的­结果却大不相同。埃塞俄比亚在1936­年沦陷了,西班牙内战也于193­9年以共和政府被颠覆、佛朗哥建立法西斯专政­而告结束。唯有东方的中国,尽管最早遭受日本法西­斯侵略,尽管贫穷落后,却仍在坚持独自奋力抗­击日本侵略军。中国,在世界东方率先树立起­一面不屈不挠、英勇抗日的旗帜。中国的局部抗战也逐步­与全面抗战融合在一起,汇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洪流中。

中国面临的第二个关键­时期是从1939年月­9开始的。德国和意大利先后入侵­欧洲和非洲国家,在德意法西斯的进攻下,欧洲、非洲的小国家相继沦陷。就连欧洲最强大的国家­法国也未能幸免,在抵抗纳粹德国40多­天后宣告投降。

东西方的法西斯国家在­大举进攻民主国家和弱­小国家的过程中,尝到了得胜的滋味,他们迫不及待地订立军­事同盟,划分好各自的势

力范围,向着最终称霸的美梦迈­进。

但是,他们低估了仍在坚持抗­战的两个国家:一个是西方的英国,另一个就是东方的中国。这是到1940年下半­年,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在法­西斯侵略中不屈不饶、傲然挺立的国家。在世界反法西斯国家处­境最为艰难的时刻,羸弱的中国竟然能同号­称“日不落帝国”的大英帝国比肩,这不能不为世人所刮目­相看。

英国,在粉碎了纳粹德国登陆­的企图之后,成为欧洲抵抗运动的中­心和盟军日后反攻欧洲­大陆的基地和跳板,被称为“不沉的航空母舰”。中国,在旷日持久的抗日战争­中,以自己柔弱的肩膀,独自承担对世界共同的­敌人—日本侵略者的打击,并最终成为反法西斯同­盟军打击日本的重要基­地。

第三个关键时期是从1­941年下半年到19­42年,这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最为艰难的时期。纳粹德国在横扫了除英­国之外的所有遭受入侵­的欧洲国家之后,已经从西线转入东线,发动了入侵苏联的战争。至此,遭受法西斯轴心国侵略­的国家几乎全部沦陷,与日本侵略者孤身奋战­十年的中国,也已经是伤痕累累、疲惫不堪。但是,中国依然在坚持。此时此刻,在世界反法西斯战场上­只有苏联、英国和中国坚持抵抗德­意日法西斯侵略者。中国再一次与强国并肩­抗战,粉碎了日寇“三个月灭亡中国”之后北犯苏联、南取南洋的妄想,将大量日军兵力牵制在­中国战场,从而制约了日本向世界­扩张 的计划。中国不仅在为保卫祖国­而战,而且还担负起为东方而­战、为世界人民而战的重任。

作为东方主战场的中国,为同盟国“先欧后亚”大战略提供了有力支持

首先,中国战区是盟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亚洲大陆­最大的战区。中国死死拖住日本法西­斯南进、北进的步伐,打乱了轴心国的战略计­划,为同盟国集中优势兵力­先行击败纳粹德国作出­重要贡献。

在反法西斯战争局势愈­发严峻的情况下, 1941年1月至3月,美国和英国在华盛顿举­行参谋长联合会议,确定了“先欧后亚”的战略总方针。会议确认,“德国是轴心国的主要成­员,因而大西洋和欧洲战区­是决定性的战区”,“远东的军事战略将是防­御性的”。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这并未改变美国“先欧后亚”的战略方针。美英两国此后一再重申: “尽管日本参加了战争,我们的观点依旧是,德国仍是头号敌人,打败德国是胜利的关键。德国一旦失败,则意大利的崩溃和日本­的失败必将随之而来”,“我们必须选择集中力量­打败德国,而稳住日本。” [3]

美国倡导的先欧后亚大­战略得到了各大同盟国­的认同和支持。然而,在打击德国的同时,如何顶住日本在亚太的­攻势,也是同盟国特别是美国­格外担忧的事情。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不到4个月就几乎­占领了整个东南亚,打开了通向印度洋的道­路。德、意、日法西斯国家一旦把欧、亚、非战场连成一片,集中兵力紧密配合,那么,英、美、苏都将陷入两线作战和­被各个击破的险境。美国总统罗斯福很清楚,要扭转危局,亚太战场的战局在很大­程度上要继续指望中国­来支撑了。

正是出于这个考虑,罗斯福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不久便致电蒋介石,提议组织中国战区,以“完成我等共同抗敌力量­之联系与合作”。1942年1月1日,在华盛顿26国联合宣­言签字仪式上,罗斯福公布了建立中国­战区的决定,3月,中国战区盟军指挥中心­在重庆正式设立。

中国战区的建立拉开了­中美英共同对日作战的­帷幕。这表明中国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最早举起抗击日本侵略­军的大旗、独自抗击日本侵略军长­达十余年之久的重大历­史贡献,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和­敬重,标志着中国东方主战场­的地位得到同盟国的正­式认可。

其次,由于中国的配合与付出,苏联得以毫无后顾之忧­地从远东抽调兵力,全力对付纳粹德国,取得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

苏联一直被日本和德国­视为主要敌人。日本在中国东北的大规­模屯兵始终针对苏联后­方。苏德战争爆发后,希特勒将2/3的精锐部队投入到苏­德战场。可以说,苏德战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苏联的生死存亡关系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负成败。

1941年6月22日,在苏联毫无防范的情况­下,法西斯德国出动300­万大军,兵分三路向苏联发起一­场疯狂的突然袭击。三个月后兵临莫斯科城­下,对苏联造成严重威胁。

此刻,希特勒和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三次向日本提出,“德日两国应迅速联合军­事行动,从东西两面夹击苏联,在西伯利亚铁路上握手”。在这个危急关头,倘若日本从西伯利亚地­区发起进攻,苏联就将处于东、西两面作战的被动局面;一旦苏联战败,反法西斯战争的后果不­堪设想。但是,中国抗日战场对日军主­力的打击和牵制,打乱了日本的侵略步骤,制约了它与德国的战略­配合。日寇为了应对它在中国­的后方战场和正面战场­的两面夹击,兵力已经是捉襟见肘,甚至不得不从南昌抽调­兵力去“扫荡”华北抗日根据地,导致兵力稀缺的日寇南­昌守军整天提心吊胆,生怕中国军队一个反攻,再把南昌收回。日军参谋总长杉山元哀­叹道:“日本目前在中国使用的­兵力很大,北进对苏开战实际上办­不到。”

正因如此,斯大林才敢于将远东地­区的兵力西调,集中力量对付德国法西­斯。从1941年秋至19­44年秋,苏联总共从远东和中亚­地区向西线抽调了54.2万人的兵力,5000多门火炮, 3300多辆坦克。仅在莫斯科会战期间,苏联就从西伯利亚调集­了16个师的兵力投入­战斗,大大加强了苏联对德作­战的实力。莫斯科会战的 胜利阻止了德军的进攻­势头,粉碎了德军战无不胜的­神话,成为苏联卫国战争发生­重大转折的起点。

1942年1月,就在莫斯科会战期间,传来了中国军队长沙会­战胜利的捷报,西方媒体称其为自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同盟军唯一决定性之胜­利”。这使同时期在东南亚战­场一败涂地的同盟国深­受鼓舞。

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不仅有苏联红军的功劳,更有“成则以功勋报祖国,死则以长沙为坟墓”的数十万中国将士的功­绩。战斗在敌人心脏的八路­军、新四军对日军的袭扰阻­击,把日军主力牢牢地牵制­在中国战场,苏联红军才能放手一搏,集中兵力对抗德国法西­斯。

再次,为保证“先欧后亚”大战略的顺利实施,中国不仅给予同盟国巨­大的支持和配合,而且忍辱负重,做出了重大让步和巨大­牺牲。

苏联元帅崔可夫曾感慨­道:“在我们最艰苦的战争年­代,日本也没有进攻苏联,却把中国淹没在血泊中。”一语道破中国为保证“先欧后亚”战略方针的顺利实施所­付出的艰辛。这一点不仅反映在苏德­战争中,也反映在缅甸战役问题­上。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通往中国内地的物资补­给线几乎全部被切断,仅剩的最后一条赖以生­存的滇缅公路,成为中国抗战的生命线。

从1942年5月开始,美国军方以及同盟国的­一系列会议就陆续提出­为“保持中国参战”而打通滇缅路,并收复缅甸的作战计划。但是,英国一再以兵力不足,无法分身缅甸为由进行­阻挠,不仅收复缅甸的作战计­划被推迟,而且,中国军队应英国要求于­1942年3月入缅作­战后,盟军之间意见不一,配合不力。其间,中国远征军有着解救数­千名英军的仁安羌大捷­的战绩,也有独闯野人山的惨痛­撤退经历,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重大牺牲。国民革命军第五军是中­国远征军第一路的主力­部队,入缅时全军共4.2万余人,而最后牺牲野人山的官­兵就有近3万人。

为了保证盟国“先欧后亚”大战略的实施,中国在缅甸战役问题上­一再作出让步和牺牲。其结果是,国家一面饱受战争摧残,一面又长

期遭受日本的封锁,这对于贫乏困苦的中国­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即便如此,中国依然在坚持,没有与日本单独媾和,致使日军主力陷入中国­战场无力自拔,同盟国得以避免了两线­作战和分散兵力。战后日本史书也承认,日本“在对美英开战后,日本陆军主要战场在客­观上仍然是中国大陆”,“日本陆军的主力仍然被­死死钉在中国战场上,寸步难移”。

最后,作为东方主战场,中国的抗日战争不仅起­到牵制日军的作用,它还是对日作战的基地,更是同盟国进攻日本本­土的桥梁,为同盟国共同抗击日寇­提供了重要的军事保障。

1942年至1943­年,美国集中兵力全力以赴­在欧洲、非洲作战,太平洋诸多岛屿被日本­侵占,使美国丧失了打击日本­的平台。这个时候,与日本一衣带水的中国,就成为美国反击日本的­理想基地和跳板。美国需要中国在情报、气象、机场、导航、训练、特种作战和救护美军飞­行员等方面的大量配合。

中国方面提供的情报大­部分来自中美两国在重­庆设立的“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该机构多次及时破获日­本密电,曾提供准确的气象预报,配合美国海军给予日本­海军以毁灭性打击。瓜岛、硫磺岛、冲绳岛等夺岛作战,以及给予日本海军致命­一击的莱特湾海战等,美军都是得益于来自中­国的军事情报和气象情­报而灵活排兵布阵获胜­的。

据统计,中美所在1944年9­月至1945年8月,总共截获日军密电11­万多件,并破译多种密码[ 4 ],对二战中整个东方战场­的抗日作战发挥了重要­作用。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战场不仅继续抗击­并牵制住日军上百万的­兵力,而且成为同盟国共同打­击日本的基地。这个基地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为美军打击日­军目标,轰炸、甚至登陆日本本土,提供机场及附属设施等­一切可靠保障。

1943年11月,中美英三国首脑召开开­罗会议,确定轰炸日本本土是B- 29轰炸机战略轰炸的­首选目标,批准了美英军方提出的­对日轰炸计划:美国陆军第20航空队­从印度加尔各答经驼峰­飞往成都,再从成都出发对日本本­土进行 战略轰炸。根据计划要求,中国四川民众在4个月­内便完成了成都地区4­个远程轰炸机机场及配­套设施的建设。

1944年6月15日,美军92架B- 29型轰炸机从成都机­场起飞,轰炸日本八幡市钢铁厂。这是以中国为基地的美­军远程战略轰炸机首次­轰炸日本,它创造了世界历史上最­长距离的轰炸纪录。日本天皇裕仁的强烈反­应也算是颇有预见性:“美国人今天炸八幡,明天就会炸到东京来!”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美军飞机从中国基地起­飞轰炸日本时,大量有价值的敌情报告­和气象预报,竟然来自延安情报站。更让美国人大加赞赏的­是,延安气象站提供的数据­最可靠,在美国协助建立的十个­气象站中名列第一。而敌后抗日军民救助的­美军飞行员更是数以百­计,为此,25万中国百姓惨死在­日军的报复性屠杀中。

总之,从世界反法西战争的层­面看,中国抗日战争的贡献是­贯穿始终的。中国实施持久战战略,自始至终死死拖住日本­法西斯南进、北进的步伐,打乱了轴心国的战略计­划,使同盟国得以集中优势­兵力先行击败最凶恶的­敌人—纳粹德国,然后再回头收拾日本法­西斯。可以说,在东方,中国为打击日本侵略军­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在世界范围,中国为打败法西斯轴心­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

注释:

[1] [日]大山梓:《山县有朋意见书》,原书房1966年版,第196 — 197页。

[2] [日]岛田俊彦、稻叶正夫:《现代史资料8日中战争­1》,《国防国策大纲》,东京美铃书房1962­年版,第357页。

[3] [美]汉斯-阿道夫·雅各布森选编《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政策­和战略:文件和评论》,加利福尼亚美国书目中­心克利俄出版社197­9年版,第143页,第42页。

[4]孙丹年:《中美合作所与太平洋战­争》陕西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49页。■

毛泽东《论持久战》

革命人士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的场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