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多壮士 浩气贯长虹/刘洪连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刘洪连

导语:齐鲁大地,是一块有着光荣革命斗争传统的土地,齐鲁人民自古就有着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而革命战争的风云,更使这里英雄迭出,壮举频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这里有众多志士为国捐躯,壮烈牺牲,谱写了一曲曲感人的赞歌。对强敌而不惧,临死神而不屈,这些齐鲁英烈用鲜血诠释了“人民子弟兵为人民”的忠诚与可靠。血与火的战场,炼就了沂蒙壮士的铮铮风骨;一座座褐色山崮,见证了齐鲁勇士的大义担当。 一、和尚崮十七壮士

和尚崮位于沂南县城西孙祖镇西赵家城子村北山,当地俗称和尚帽子,西南、南面、东南面为悬崖绝壁,面积约两平方公里。

1941年12月初,寒风凛冽,跳出日军合围圈的八路军山东纵队机关回到沂蒙革命根据地中心区。12月3日,山东纵队第二旅第四团政委刘仲华奉罗荣桓、朱瑞之命率第三营去接山东纵队政委黎玉,研究部署反“扫荡”事宜。第三营从沂南县孙祖南的小南峪村急行军到达岸堤南面的艾山前。刘仲华率警卫排及第七、第八连驻夏庄村,第九、第十连驻栗林村。

4日拂晓,第十连第三班班长聂振田在村西岭上发现数百名偷袭的日军,立即开枪射击。刘仲华听到枪声,立即派出通信员命令第九、第十连向夏庄靠拢,但因第九、第十连已被日军合围,命令无法传达。刘仲华便率第七、第 八连向岸堤方向突围。

与营部失去联系的第九、第十连在副营长秦鹏飞带领下,向东边的和尚峪突围,在村东与冲进栗林的日军隔河激战。日军在河西架起机枪和掷弹筒,猛烈射击。九、十连边打边撤,激战一个多小时后,撤至和尚崮西侧山脚下。

此时,从孟良崮北侧的河北村、南瓦庄一带迂回的日军已抢占了和尚崮东南侧的制高点,截断了第九、十连东撤之路,第九、十连遂决定由和尚崮西侧深沟向西北转移,此时山沟里还隐蔽着两千多名群众和沂南行署机关人员。秦鹏飞果断命令第九连第一、二班抢占和尚崮西侧高地,掩护群众突围。第一、二班占领阵地后,从铜井、界湖据点出动的日军已从东北越过和尚崮,向高地猛攻,第一、二班战士大部分壮烈牺牲。

日军占领西侧制高点后,第九、十连已处于三面受敌的危险境地,且山沟里的群众还没有完全转移出去。生死关头,秦副营长大声喊道:“一个连也好,一个排也好,一个班也好,每一个战士也好,这里是我们的死地,冲出去就是活路!”八路军战士扔掉背包,脱掉上衣,拼死突围,冲上和尚崮,夺回了被日军抢占的制

高点。在部队掩护下,大部分

群众突出了敌人的合围,30多名八路军战士壮烈牺牲。

此后,日军重新组织反攻,双方短兵激战,八路军几次突围,终未成功。上午10时许,日军攻占和尚崮西侧山顶,我军在和尚崮西南面悬崖边上与敌展开白刃搏斗,终因寡不敌众,大部分牺性,最后剩下的17名战士摔坏枪支,毅然跳下了悬崖。

此战,第九、十连172人除4人突围、4人受伤被群众救出外,其余164人均壮烈殉国。未能突出合围的100多名群众也惨遭杀害。

二、苏家崮三十余壮士

苏家崮位于平邑县城南29公里处,平邑县郑城镇辖区内,海拔498米,面积两平方公里,崮顶浑圆平坦,树木甚少。

1941年12月7日,日伪军6000余人由滕县、邹县、平邑、铜石、费县等地分十路出动,向以宁家圈为中心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旅第三团进行合围。

宁家圈位于费县正西35公里,白彦东北4公里,是一块山间盆地,六七个村庄错落其间,周围是海拔四五百米的山岭。第三团团部及第一营驻盆地中央,第二营驻西北山口之凉水河及辛庄,山东分局党校驻山岭东侧的铁里营。

8日拂晓,日军占领宁家圈周围各要点。我第三团一部及山东分局党校未及时转移,陷于日军合围之中。当时第二营各连饭后正出操跑步,进占山阴东岭的日军突然向响水河发起袭击。第六连立即占领阵地抗击敌人。

团长王吉文、政委张玉华率部进至通往白彦的山口时,发现白彦及东西各高地已布满敌人。王吉文遂令第四连占领宁家圈南山及西山阻击白彦之敌,然后兵分两路向东北、东南突围。第一营营长徐振明率第三连抢占宁家圈东北的重山。第二营营长戴文贤、教导员王良恩 率部掩护参谋主任孙光所率团直、山东分局党校人员突出重围。王吉文率第一、第四连及特务连一部进至木头崖东北地域时,发现日军正集中兵力追击党校人员,遂率第一连抢占东南高地苏家崮,与敌激战,掩护党校人员和团直突围。第一连率第一排向敌人猛冲,一度攻占小高地。但遭到日军反攻,连长牺牲,队伍退守废墟,与敌对峙。由于八路军所占崮顶北半部较狭窄,部队铺展不开,难以固守到天黑。宁家圈东山及重山已被日军占领,各路敌军正向苏家崮逼近,但东、西两面之敌还有4里多空隙,团首长遂决定向东北方向突围。以第五连第一排为前卫,其后是团首长率领的特务连、第四连、第一连,并以第四连机枪班占领北山嘴,以火力压制郑城镇西侧小高地日军,阻其西进。日军发现八路军突围行动后,分多路东西对进,集中火力向八路军射击。八路军兵力少,无法压制敌人火力。政治处主任陈晓峰、组织干事张凯等多人牺牲。

时至中午,山下战斗结束,日军集中兵力、火力攻击崮顶八路军。第一连以山顶十几间旧房残壁为掩护,与日军展开拉锯战。除第五连一个排增援外,位于崮顶北部第四连所处位置地形狭窄,受敌火力压制,未能和第一连会合,大部分壮烈牺牲。

下午3时左右,第一连终因寡不敌众,大

部分壮烈牺牲。崮顶剩下的30余名八路军弹药耗尽后,在与敌肉搏中英勇跳下悬崖。此战毙日军少将旅团长河田槌太郎以下官兵400余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旅第三团政治处主任陈晓峰等118名干部战士壮烈牺牲,伤55人,生死不明者122人。

三、红石崮孤胆壮士

红石崮位于沂水县红石崖村西,暖河河畔,崮顶悬崖耸立,崮下松柏葱郁。

1942年11月,“扫荡”泰石公路以北的日军扑向了红石崖村。日军进村后烧杀抢掠,到处搜寻八路军伤员及物资。敌人在村里无所获,便逐个山头、逐个沟峪搜索。藏在山里的群众被日寇一批批赶下山去。时任沂北县诸葛乡党支部书记、夏蔚区区委委员的武善同和两名八路军伤员,也被敌人搜出并赶下山。

敌人把人群撵到一道山沟里,在山坡上架起机枪。一日军军官“训话”后,见百姓没有一点儿反映,便从人群中拉出两名八路军伤员,用刺刀刺死。紧接着,把站在人群最前头的武善同和他弟弟武善亭也拉出来,一阵毒打。日军军官威逼武善同:“如果不把八路军的枪支、药品和伤员交出来,就把你们这些中国人统统地杀掉!”武善同跨前几步,用身体堵住敌人的枪口,喝道:“住手,你们不是要枪吗?枪是我藏的,有一大批,就在小崮顶上。其他人谁也不知道!只要放了他们,我就带你们上山去取枪!”

日军放了被包围的乡亲,把武善同绑起来,由两个鬼子兵押着去取枪。武善同领着敌人爬上陡峭如削的小崮子山,把鬼子引到峭壁边上,示意枪就藏在悬崖的半山腰。鬼子探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就在那时,武善同飞起一脚把一个鬼子踢下了悬崖,紧接着又用头撞向另一个鬼子,与其一同跌落悬崖,壮烈殉国,年仅26岁。

武善同牺牲后,中共沂北县委为他召开追悼大会,号召全县人民学习他为了人民视死如归的精神,并把小崮子山改名为红石崮,以示纪念。

四、对崮山十四壮士

对崮山,又名笛崮山,位于沂水县城西北40公里处,海拔500多米,是一座东西长500米,南北宽不到250米的小山头,东面是三四十米的悬崖,西面和南面的山坡平缓,可以攀登,东北一里远处有一块小高地。

l 942年11月2日拂晓,集结于沂水城、东里店、大关等处的8000余名日伪军,在同一时间兵分十几路,将山东省战工会、山东军区机关和特务营、鲁中军区第二军分区第一团、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分校一部、沂北县大队及国民党第五十一军一个营等合围在对崮峪。对崮峪沟壑交错,地形起伏,东北直通对崮山。日军发起疯狂进攻,合围圈不断缩小,八路军被迫撤至对崮山固守。敌人先以大炮轰击,继而从南、北、西三面向山顶围攻,并调来飞机轰炸。

山东军区副司令员王建安命令军区特务营、鲁中军区第二军分区第一团和第五十一军一个营迅速抢占对崮山顶,抗击日军,掩护机关待机突围。王建安查看地形后,指示特务营

营长严雨霖用一个排守卫对崮山东北的小高地,作为前哨阵地;第一团政委王瑞率第一、第四、第六分队坚守东南角;第五十一军一个营坚守北面;西面由特务营第一连坚守。

天色渐亮,日军以猛烈炮火轰击对崮山东北面的小高地,守卫小高地的30多名勇士全部壮烈牺牲。继而,敌人从南、北、西三面向山上围攻。10时30分许,北面大坪山的日军又开始炮击对崮山主峰,顿时硝烟弥漫,弹片石块纷飞,不少战士负伤牺牲。东南角之敌用重炮、毒瓦斯弹轮番攻击,第一团政委王瑞牺牲,团政治处主任张圣符负重伤。警卫员赵景成的机枪出了故障,马上换步枪打,右手手指被打断后,又用手榴弹打击敌人。第一连连长王继贤在西面前沿阵地指挥反击逼近之敌。

午后,特务营各连手榴弹用光了,但在这时,西面之敌拥上第一连阵地前沿。王继贤带领十几个战士跳出工事,与敌人展开肉搏。约摸20分钟后,敌人溃退下去。但王继贤不幸中弹牺牲。营长严雨霖强忍悲痛,又令指导员谢训带一个排上去,自己也随队冲到前沿。八路军用手榴弹、刺刀和石块,连续打退敌人8次进攻,指导员谢训负重伤。

下午4时许,山东军区机关的参谋、干事等全都投入战斗。天色渐暗,王建安决定带机关突围。他对营长严雨霖说:“我带机关突围,你带着战士在这里牵制敌人兵力。我们走后20分钟至半个小时,你们迅速撤退。”

一阵枪响后,山东军区政治部主任江华率一个班首先从东北角杀出一条血路,机关人员紧跟其后。3名重伤员为减轻部队负担,拒绝下山,紧握手榴弹准备与敌死拼。突围战中,山东分局宣传部部长、省战工会秘书长李竹如、山东军区司令部机要科科长夏熙芳、第三科副科长吴德山、管理科副科长韩川、沂蒙地委组织部部长潘维周等牺牲,黎玉、江华负伤。

山东军区的首长和机关突围后,特务营只剩下营长严雨霖等

14人。日军开始了新的进攻, 从三面包围特务营。14名勇士顽强抗击,战斗异常激烈。子弹打光了,严雨霖带领战士撤至悬崖边,问道:“同志们,我们是什么队伍?”战士们齐声回答:“我们是人民的战士,共产党的队伍! ”“能让敌人抓活的吗? ”“不能! ”严雨霖大喊一声:“跳! ” 14名壮士纵身从对崮山东侧悬崖跳下, 6人壮烈牺牲,严雨霖等8人幸存,经历5天5夜,在马牧池找到了军区司令部。

此次战斗,毙伤日伪军600余人。

五、马石山壮士喋血

马石山位于山东乳山县马石店乡境内,绵亘于乳山、牟平、栖霞、海阳四县交界处。主峰海拔467米,南北宽40余米,东西长200余米,岩石遍布,唯中间有块平坦地面,被一人多高的石墙圈了起来,称平顶寨。

1942年,日军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日伪军1.5万余人对胶东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规模的大“扫荡”。11月,日军从青岛、高密派出六七百辆汽车,由烟青公路和烟潍公路向莱阳、栖霞、福山等地增兵。21日晨,日军在海空军配合下,由西向东多路奔袭栖霞、牟平、海阳、莱阳边区,“拉网合围”以牙山、马石山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威海、文登、牟平出动之敌,由东北向西南推进,与东进之敌配合,“多路平推,齐头并进,逐步压缩,拉网合围”。合围圈南北90公里,东西75公里。敌人扬言:“只要进了合围圈,天上的小鸟也要挨

三枪,地上的野兔也要戮三刀,叫八路军、共产党插翅难逃。” 11月24日,日军越过牙山、鹊山、林寺山,要在马石山“收网”。日军在马石山周围村庄见房就烧,见人就杀,群众纷纷逃到马石山,约有五六千人。

下午,日军飞机围着马石山疯狂轰炸。东面大龙口浓烟滚滚,西面敌人如蚁群向山上蠕动,南面盘石店燃起大火,北面后山插上了太阳旗,日军将马石山围得水泄不通。危急时刻,处在包围圈里的八路军指战员以营、连、排、班为单位,从不同方向穿插破“网”,打击日军,掩护机关人员和群众突围。胶东军区第十六团第一营第三连第一排,在海阳县嘴子前村与日军激战,全排仅冲出七八人,其余皆壮烈牺牲。第十七团第三营第七连反复冲杀,歼日军百余人,救出群众上千人,他们仅突围出5人,其余全部牺牲。

胶东区公安局教育科科长唐慈、警卫连指导员王殿元率第三排34人掩护1000多名群众突出包围圈后,只剩下18人。此时天将放亮,一位十几岁的小姑娘突然扑到战士的怀里哭道: “俺全家都没出来,还有好多人都在西南那条沟里!”王殿元心知再返回去肯定凶多吉少,但又怎能眼见自己的同胞被敌人杀害而不管?他大手一挥,带领战士们又冲了回去。18名勇士顺着小姑娘指的方向来到马石山西侧的一条山沟里,看到隐蔽在那里的群众。王殿元招呼道:“乡亲们,快跟我们冲出去!”他带领战士们杀出一条血路,沟里的群众顺着这个口子冲了出去。

这时,日军蜂拥围上,王殿元指挥战士们边打边向山上撤,把敌人的火力吸引过来。日军大队人马从三面包抄过来,沟里的群众乘机突围出去,但王殿元等被迫撤上主峰。包围圈越来越小,战士们子弹打完了,就用石块往下砸。接近晌午,日军扑上了山顶主峰,18名八路军战士全部壮烈牺牲。

山东军区第五旅一个交通班,在执行任务后途经马石山时,看到日军正在屠杀被围的群众,毅然决定留下,带领群众突围。

夜幕降临,敌人在马石山周围燃起一堆堆篝火。交通班带领1000多名群众沿3里多长的 山沟开始向外转移。快接近沟口时,战士们爬上沟两侧的山脊,向堵住沟口的两个火堆靠近,悄无声息地杀死巡逻的日军,扑灭了火堆。群众在战士们带领下涌出沟口。趁困倦的日军尚未发现这个缺口,战士们摸回山沟,又找到一批被困群众,将他们带出。但刚爬上前面的山崖时,被敌人发觉了。日军机枪、步枪齐向突围人群扫射。战士们杀入敌群与之展开白刃战,战至拂晓,八路军7名战士牺牲。上百名日军围住仅存的3名八路军战士,3名勇士紧紧抱在一起,拉响了怀中的手榴弹。

东海军分区独立团第二连一个排,在排长许书礼带领下,两次主动冲入包围圈,救出群众数百人。当他率仅存的19名战士再次冲入包围圈时,天已大亮,为吸引敌人的火力,他们边打边向马石山主峰撤。日军层层包围上来,不断有战士牺牲倒下,最后仅剩许书礼一人登上山顶。他整了整军装,正了正军帽,大喝一声:“小鬼子,来吧!”纵身跳下山崖。

日军合围马石山、牙山后,于1942年月11 28日集结重兵继续东进,5000多日伪军封锁了烟青公路,北起渤海,南至黄海,由西向东成一线密集平推,并以兵舰6艘、汽艇20余艘,分别在渤海、黄海游弋,封锁沿海港口,企图把由马石山、牙山突围东进的胶东区党政军领导机关和部队赶到海滨地带彻底歼灭。八路军向西北方向的鹊山顺利突围,胶东军区第十六、十七团以营、连为单位,穿隙插孔,破“网”向西突出包围圈。坚持内线的小部队和民兵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打击敌人,掩护群众突围。12月6日,向东进击之敌推进到东海岸,在荣成县崂山村残杀被围群众300多人。八路军驻该村兵工厂的一个警卫排,在指导员张君毅率领下,为掩护群众突围,与日军激战,杀伤敌百余人,最后弹尽援绝,退至海岸,跳下百尺高的悬崖牺牲。

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一次次同仇敌忾的搏斗,表现出气壮山河的英雄气概。这是沂蒙军民不畏强暴、与敌血战到底的缩影。壮士已去,英名永存! ■

十七壮士牺牲地—和尚崮

日军大“扫荡”

对崮山战斗烈士公墓墓志铭

马石山十勇士纪念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