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镣铐走过长征路的忠贞战士朱光/李卫平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李卫平

导语: 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为接应中央红军北上,决定放弃刚刚建立不久的川陕苏区,集中8万大军,突破蒋介石和四川军阀的层层封锁线,强渡嘉陵江,西进川西北开始长征。朱光以“囚徒”的身份戴着镣铐随部队艰难行进,以顽强的意志跟着部队爬雪山,过草地,躲避敌机轰炸,强行通过封锁区。除了应对敌人和自然界的挑战,他还要承受来自张国焘“左”倾错误的折磨打击。凭着坚强的意志,朱光硬是拖着一副病残的身躯一步也不掉队,到达了陕北。

朱光,生于1906年,广西省博白县松旺镇茂山村人,朱熹后人。他自幼聪颖好学,成绩优异,喜爱书画,能两手同时执笔写字,其书法作品常被视为珍品。1925年,朱光考入博白县立初级中学,受革命思潮影响,崇拜革命导师列宁。广西博白县立初中校园内,同学们第一次看到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的画像,便出自19岁的朱光之手。后因参加反帝反封建的宣传活动,朱光被开除。1926年,他考入广西省立第二高级中学,在时任校长、中共地下党员朱锡昂的培养下,成为学生运动领导人,并于

1926年加入共青团。

1927年初,朱光考入广州国民大学,并担任共青团广州市委委员。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面对白色恐怖,朱光带领200多名共青团员参加了由张太雷、叶挺、叶剑英等人领导的广州起义。起义军脖颈上佩戴的那条鲜红的领带,就是朱光亲手设计并组织制作的。

起义失败后,朱光随朱锡昂辗转香港。

1928年,党中央命朱锡昂率领朱光等潜回广西,从事恢复发展党组织的工作。同年夏,中共广西特委派朱光去上海与党中央联络,向共青团中央负责人汇报广西团组织的情况。之后,他 以上海艺术大学学生的身份,成立了以宣传革命为宗旨的“上海艺术剧社”,开展地下联络工作。1930年夏,朱光转为共产党员。1931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江西瑞金成立,朱光在上海亲手绘制并刻板了第一张苏区货币。

淞沪抗战后,时任淞浦特委秘书长的朱光

告别了从事3年多的地

下斗争工作的上海,秘

密进入鄂豫皖苏区,任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

因敌我力量悬殊和张国焘的错误指挥, 1932年10月,红军第四次反“围剿”失败, 11月初被迫向西战略转移。12月10日,红四方面军在陕南城固县的小河口村举行了师以上干部会

议。会上,大家对张国焘的错误指挥及家长制作风等问题提出了严厉

批评,朱光在会上提出了不少建设性意见和尖锐的批评。

小河口会议是红四方面军历史的转折点。从此,部队的政治气氛和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战斗力明显提高。1933年初,川陕革命苏区迅速得到了稳定和发展。

可是不久,张国焘就变脸了。他借“肃反”之机,打击曾经批评过他的同志。那些在小河口会议上反对过他的人都被诬为“右派”,遭到迫害。朱光被关进监狱,由保卫局严刑逼供,强令其写下“自首书”,交代在小河口会议中的“错误”。一个多月后,朱光被开除党籍。

张国焘无情地杀害了包括曾中生在内的数以百计的红军优秀干部。朱光因写得一手好字,又能绘制地图,免遭杀害。他与廖承志、罗世文等人一起,戴着手铐脚镣,从事出版、油印、石印、书写标语、绘制军用地图和印发钞票等工作。

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西进川西北开始长征。朱光以“囚徒”身份,戴着镣铐随部队艰难行进,跟随部队爬雪山,过草地,躲避敌机轰炸,强行通过封锁区。他不仅要应对敌人和自然界的挑战,还要承受来自张国焘的“左”倾错误的打击。凭着坚强的意志,他硬是拖着一副病躯到达了陕北。

一年后,朱光才获得平反,恢复党籍,结 束了三年多的囚禁生活。

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党支部建在连上,是确保政治工作生命线的根本。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指导员工作条例》和《连队党支部工作条例》,便是以当年朱光撰写的《政治指导员工作暂行条例》和《连队支队工作暂行条例》为原本制订的。

1938年5月,经时任八路军参谋长叶剑英推荐,中共中央组织部委派朱光前往太行山抗日前线,担任第十八集团军朱德总司令的秘书,并兼任第十八集团军总部秘书长。1940年,他又调任第十八集团军一二九师宣传部部长。他发现,虽然古田会议确定了“支部建在连上”这一政治工作的重大方针,可是近十年过去了,连队指导员工作却没有一个完整的书面条例,这会影响到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的发挥。于是,他在充分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撰写了《政治指导员工作暂行条例》《连队党支部工作暂行条例》。

在一二九师工作时,他看到“百团大战”中我军战士虽然凭着血性奋勇杀敌,但是明显体力不够,缺乏白刃格斗的训练。因此,1941

年9月,朱光精心组织了首次一二九师运动大会。白天进行军事、体育项目比赛,晚上则是文艺表演。他还别出心裁地在运动场周围搞全师战利品展览室、战史陈列馆,以及政治、文化、教育、美术、卫生等展览。当时的《新华日报》在《钢铁的身体、钢铁的意志—八路军一二九全师运动大会纪实》一文中写道:

在敌后,特别是在紧张的战斗环境中,举行如此规模宏大的部队运动大会,不仅在八路军是一次创举,而且在全国,在全世界,在人类历史上,都是空前罕有的。

1945年抗战胜利,已是冀鲁豫军区政治部主任的朱光北出山海关,到齐齐哈尔任嫩江军区政委。他与军区司令员王明贵一起领导部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消灭了土匪,建立了政权,解放了齐齐哈尔。朱光被任命为齐齐哈尔市第一任市长,由此,朱光离开了部队,开始到地方工作。

多年前,我曾在东北一个档案室的资料中,看到了朱光当年写的《齐齐哈尔市工作简单介绍》报告。字里行间,我看到了一个共产党人 的智慧、才华和他对人民的热爱与忠诚:

我们占领齐市后,能否确保,尚难肯定。故主要工作应是宣传党的各种政策,接受和掌握政权,镇压反动,肃清市里反动残余武装,使市民复业、复工、复学,安定秩序。

朱光在提出上述主要工作后,详细制订了“第一次三个月工作计划”“第二次三个月工作计划”和“第三次下半年六个月工作计划”。每一个计划都制订了切实可行的方针和措施,大到建立政权搞生产,小到开饭馆,为群众注射疫苗,就连进城大车的马屁股上挂马粪袋这样的小事,都无一遗漏,写在了报告里。

朱光作为中国共产党在夺取全国政权前,全国最早解放的省会城市的市长,成功地展开了工作,为中国共产党由农村工作转入城市工作,在理论与实践方面提供了借鉴。

1949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前不久,时任长春市委书记的朱光奉调广州。他

借南行之机,暂停北京,看望朱德总司令。一日清晨,朱光与朱德总司令在中南海庭院中散步,毛主席信步走来,未等朱光开口,主席便问:“你是哪个?”朱光自报姓名:“朱光是也!”“好你个朱光,还认识我吗?”“哪个不认识您,中外皆知的伟大人物。”“那么,你为何看朱老总而不看我?”“因为我与总司令同宗、同姓,宗派山头嘛!”“你既然把我划外,你不怕我见外,把你忘了?”毛主席说道。“您忘不了我朱光!”“为何忘不了?”“因为我还没有给您演出《奥赛罗》呢。”

朱光在延安时,曾担任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秘书长,并负责中国文艺协会戏剧组工作。该剧组曾公演话剧《炭矿夫》,廖承志饰演老矿工,朱光饰演老矿工的儿子,演出十分成功。接着又演出由朱光参编剧《广州暴动》《秘密》等剧目。尤其是在纪念淞沪抗战六周年之时,朱光编导了《血祭上海》话剧,获得空前的好评,毛主席看后大加赞扬。也正是因为这些,识才爱才的毛主席和朱光成了好朋友。朱光与毛主席谈话向来是无拘无束的,毛主席爱朱光 的才华,朱光则把毛主席看成是用道义结交的朋友。他二人还发生过下面一件趣事。

1937年平型关大捷后,一位青年作家在从五台山奔赴延安的途中,在战火中拾到《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仲夏夜之梦》四个剧本和《石索》《三希堂》两卷残贴。到延安后,经朱光引见,见到了毛主席,将其送给毛主席。毛主席喜出望外,哪料一旁的朱光一把将莎翁的四册名著抢了过去,并说道:“见面分一半!”

“岂有此理!”毛主席佯装生气地说。“字帖先不说,剧本该归我。”

“怎么剧本应该归你?莎士比亚是一代戏剧大师,马克思爱读他的书,我爱读马克思的书。今天,莎士比亚作品的权属,怎能与你朱光善罢甘休?”

“我是南国社元老,有权决定剧本属谁。”朱光振振有词。

“权既在你,我只得服从。但我要问你,你自称南国社元老,而今你还能演莎士比亚的话剧吗?”

朱光脱口而出《奥赛罗》中的大段独白,声情并茂。

“如此说来,你演出《奥赛罗》,我必到场!”毛主席笑着说。

最终结果是,朱光拿走《奥赛罗》《李尔王》以及《石索》碑帖,毛泽东留下了《哈姆雷特》《仲夏夜之梦》以及《三希堂》的残帖。朱光还笑问毛泽东:“这样分配合理了吧?”

12年后,朱光应邀来到中南海毛主席的书房,看着满书架的书,心里一阵痒痒。主席猜透了他的心思,开玩笑道:“你个朱光,还想夺

书不是?”

朱光答道:“主席,我不要书,只要你的墨宝。”毛主席当即为他草书一幅《长征》“附赠征人”。

次日,毛泽东怀着殷切希望,为朱光写下赠言:

到南方去,同原在南方工作的同志团结在一起,将南方工作做好,这是我的希望。朱光同志! 毛泽东

朱光背着一条旧军

毯,怀揣着主席赠他的

墨宝,率领200名广东、广西籍干部渡黄河,跨长江,来到广州。

从1949年10月至1960年10月,朱光先后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广州市市长。主政广州11年,他没有辜负毛主席对他的期望,没有忘记人民军队爱人民的本色,两袖清风,当人民的勤务员,为广州人民做了大量工作。

主政广州期间,他领导创建了广州造纸厂、广州重型机器厂,扩建了西村水泥厂、广州造船厂、珠江造纸厂、人民造纸厂、广州自行车厂,重建了南方大厦百货商店,组建了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新建了广州医学院、广州行政干部学院等。

朱光勇于担当,具有自我批评的精神。1950年,在广州市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上,一位工商界代表提出要创办一座现代化的有机肥料厂,把市内的粪便、垃圾制成有机肥支援农村。朱光采纳了这一建议,组织专家两次论证并制订了详细计划,报请中南财政委员会,拨170万元投资建厂。但由于当时没有足够的工业基础和技术经验,加上设计错误等原因,这一项目失败了,损失70余万元。朱光痛心疾首, 夜不能寐,多次向华南分局、广州市委、市政府、市人代会作检讨,他觉得有愧于人民,又写下3000字的检察,登于《广州日报》上,公开向人民请罪。

1960年,朱光赴北京任国务院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副主任,负责对外文化交流工作。

1965年,他赴任中共安徽省委常委、安徽省副省长。次年春季,“文革”开始,朱光遭到批斗,于1969年3月9日在合肥含冤而逝。

朱光善金石篆刻,留下的上百方金石作品中,“原是博白破落地主子弟”“幼稚可笑”“做人民的勤务员”“甘当小学生”“共产党人朱光”等,可看出他做人的风格。

在他留下的文稿中,如下话语鲜明体现着一个革命军人和一个共产党人的情怀:

我一生中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一个革命诗人;如果说要当官的话,最大的愿望就是当好一名连队指导员,身先士卒、冲锋陷阵。

老老实实,坦白诚恳,是就是,非就非,心要像个明镜,明如镜,清如水。

中国古来有“酒色财气”的说法,这四个字,共产党人一定要不得,如不计较个人得失,那一切就都好了。■

朱光

1938年,朱光、余修在延安结婚

毛主席(前排右五)与朱光(前排右六)等合影

毛主席写给朱光的赠言

朱光(二排右一)陪同毛泽东视察广州棠下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