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庚:经济特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

七七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七七

导语: 1978年底,时任交通部香港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袁庚在李先念划拨的宝安县蛇口半岛(现深圳市南山区辖内) 2 . 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坚持破冰之旅,创建蛇口工业区。他以“大不了回秦城监狱”的无畏精神,冲破思想牢笼,在荆棘中杀出一条血路,与蛇口广大创业者开创性地实施了工程承包、干部招聘、民主选举、住房改革等举措,响亮地提出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创下多个全国第一,影响了全中国。回顾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袁庚及其当年在蛇口敢为天下先的一系列创举,是绝对绕不过去的历史存在。

袁庚的一生,坎坷而传奇。“一心图强重塑民魂彪炳青史改革家,半生戎马固我江山智勇双全老战士”,是他一生的写照。他早年投身革命,前半生在枪林弹雨中度过,新中国成立后长期从事情报工作,在东江纵队谱写过如谍战小说般精彩的传奇故事;后半生与“改革”二字紧密相连,主政蛇口,不计毁誉,敢想敢试,敢于担当,以“杀出一条血路”的气魄,带领蛇口工业区一路向前,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开创了先河。

临老受命 挂帅香江

1973年9月30日,被康生罗织罪名而关押在秦城监狱五年半之久的袁庚,被释放回家。时任交通部部长叶飞安排他到交通部任职,先任外事局负责人,不久被正式任命为外事局副局长。他以“拼命三郎”的精神工作着,中国与有关国家的11个海事协定,都是袁庚组织签署的。他多次陪同叶飞或单独出国考察,善在比较中鉴别,对中国经济体制的弊端和当时中国经济秩序存在的问题有深刻思考。因过人胆识和开放思想,得到叶飞的赏识。

1978年,已61岁的袁庚正思谋着回家养老,突然接到交通部党组委派他赴港参与招商局领 导工作的任务。叶飞问他:“愿不愿意到香港招商局去打开局面?”“打开局面”四个字让他怦然心动,袁庚当场答应。就这样,袁庚再次被推到历史前台。

1978年6月,袁庚赴港调研。两个月后,袁庚带着调研报告飞回北京,向交通部党组作汇报。彼时,“关于真理标准大讨论”气氛热烈,中国政治力量的天平倾向了坚持实践的一边。袁庚的大胆设想得到了部领导的支持,部领导决定让招商局“放手大干”,同意“放权”,“授予招商局就地处理问题的机动权”。10月9日,

交通部党组向中央报送了袁庚执笔起草的《关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问题的请示》。《请示》行文朴实无华,基本上没有阐述与分析,全是一件件渴望要做的工作,如同一份请战书。文件提出了著名的24字经营方针:立足港澳、背靠内地、面向海外、多种经营、买卖结合、工商结合。

仅三日后,这份《请示》获党中央和国务院批准。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批示:“只要加强领导,抓紧内部整顿……手脚可以放开些,眼光可以放远些,可能比报告所说的要大有作为!”

这份《请示》扩充了招商局的自主权,使其尽可能地摆脱旧经济体制的羁绊。1978年10月,袁庚以副董事长身份赴香港主持工作,成为招商局历史上的“第29代掌门人”,招商局从此再度启航。

最早提出兴建蛇口工业区

香港寸土寸金,经一番深入考察后,袁庚提出在临近香港的广东沿海建立工业区,既能利用国内较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又便于利用国际资金、先进技术和原料。经实地勘察比较后,选定了蛇口。

1978年11月,袁庚到达广州,找到老战友、时任广东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刘田夫。袁庚直奔主题:“中央批准了交通部关于香港招商局的请示报告,招商局致力于发展工业,同时进行多种经营,苦于香港地价奇贵,成本不菲,想在广东沿海选个地方,发展与航运相关的工业与后勤服务项目。”刘田夫分管全省工业建设工作,听完当即表示赞同。

12月,袁庚向叶飞汇报了与广东省商谈的情况,叶飞支持他的构想。12月21日至23日,袁庚派人组成考察组,在广东省和宝安县相关领导陪同下,前往蛇口、沙头角、大鹏湾三个公社实地考察。24日,正式提出选择蛇口公社兴建工业区,刘田夫同意招商局意见。

1979年1月6日,广东省革委会和交通部联名写报告上报国务院。1月31日,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先念、国务院副总理谷牧接见交通部副 部长彭德清与袁庚,听取关于招商局在广东宝安建蛇口工业区的汇报。李先念审视袁庚展开的香港地图,目光从香港地面移到西北角的广东省宝安县新安地界上,用铅笔在地图上一划: “就给你这个半岛吧!”

袁庚看着李先念手中的铅笔,在宝安县南头半岛的根部用力画了两根线条,他最后只要了南头半岛南端的蛇口。晚年,袁庚提起当时为何不“吃下”约36平方公里的南头半岛,只敢要了蛇口:“我要这么一小块蛇口,也是蛮大的一块土地了。国家能够给予一个企业这么大的自主权,作为一个领头人,我是要负责任的。开发一平方公里土地,时价将近1亿元,国家不给投资,全靠企业自筹,对一个资金仅有1.3亿的驻港企业来说,并非易事。这不是我们想不想要的问题,而是一个敢不敢要的问题。”

李先念答应给招商局划地后,在报告上批示:“拟同意。请谷牧同志召集有关同志议一下,就照此办理。” 2月2日,谷牧召集国务院有关同志开会,研究具体落实事宜,批准香港招商局在蛇口建我国大陆第一个加工出口区。

在计划经济体制还占据垄断地位的背景下,袁庚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将“蛇口工业开发区”从构想到筹建的各项工作准备就绪,带领第一批创业者率先迈出了改革开放的步子。

勇闯禁区 创“蛇口模式”

1979年7月,蛇口工业区基础工程正式破土动工,开始炸山填海,打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声“开山炮”。自此,蛇口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在蛇口工业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袁庚带领下,接连创造多项全国第一,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探索提供了宝贵经验。

(一)首开定额超产奖励制度

在勾画蛇口工业区雏形时,袁庚就提出要摆脱“大锅饭”的设想,“一切按经济规律办事,用经济手段去管理经济”。600米顺岸码头工程,是蛇口工业区第一批基础设施的重头戏。动工之初,由于吃“大锅饭”,工人们没有干劲儿,每人每天8小时仅运泥20至30车,工程进展十分缓慢。为调动工人积极性,1979年10月,工业区指挥部对四航局在码头工程中率先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规定每人每个工作日劳动定额为运泥40车,完成这一定额者每车奖励2分钱,超过定额则每超一车奖4分钱。实行定额超产奖励制度后,工人干劲十足,工程进度明显加快,原计划于1980年3月底完工的工程,整整提前一个月,为国家多创产值130万元。

(二)实行工资改革

1983年7月,在袁庚推动下,蛇口工业区 率先彻底打破平均主义“大锅饭”,实行基本工资加岗位职务工资再加浮动工资的工资改革方案,基本奠定了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分配制度。

(三)开创新中国人事制度改革的先河

袁庚认为人才是前进的基石,主张通过考试,面向全国招聘人才,改变干部队伍落后的状况。1980年3月,袁庚向中央报告关于蛇口工业区面向全国遴选人才的事宜,并建议来应聘应考的专业人才,其所在单位在本人自愿原则下,应给予支持鼓励,不应加以阻拦。1981年

8月16日至17日,蛇口工业区首次在武汉长江航运局的海员俱乐部张榜招考干部。近50位应聘者共应试三门考题,一门为英文,一门为国际知识,最后一门是写一篇论文,论文题目由袁庚拟定:《试论我国对外改革开放》。因是在交通部系统内部发布招考消息,消息面狭窄,导致合格考生较少。小范围内的招聘无法达到广纳贤才的目的,袁庚决定在广州登报搞一次大规模的公开招聘。9月17日至9月18日连续两天,《广州日报》刊登了同一则招生简章(日后被誉为中国第一份人才招聘简章),标志着袁庚和他的蛇口工业区全面展开了招聘及培训人才的艰辛之旅。

同时,袁庚主张废除干部职务终身制,实行聘用制,受聘干部能上能下,能官能民,职务随时可以调整变动。每个干部“不论其原来级别、职务如何,都一律冻结在本人档案中,只作为基本工资参考”。1983年,蛇口从首届管委会成立开始,受聘干部接受群众监督,每年由群众投一次信任票。干部聘任制极大地激发了蛇口发展的活力,开创了新中国人事制度改革的先河。

(四)率先推行劳动合同制

为充分调动职工工作积极性,袁庚主张把职工与企业从隶属的行政关系变成平等主体间的合同契约关系。1983年,蛇口工业区率先在

劳动用工方面推行劳动合同制,职工与用人单位可双向选择,这也成为中国用工制度方面的一项重大改革。

(五)率先实行工程招标

蛇口工业区的工程招标建设,在中国基建体制改革中也起到了先锋和探路者的作用。为克服工程建设中要价高、质量差、工期拖延的现象,1980年蛇口工业区中瑞机械工程公司在全国最早实行工程招标,让参与投标的单位自由竞争、公平评标和参加竞标。此后,工业区的基建工程项目大都采用招标方式发包,达到了质优、价平、建设速度快的成效。

(六)率先实行住房制度改革

袁庚认为要促进企业良性发展,必须解决职工的住房问题。1981年,蛇口工业区开始进行住房制度改革,实行职工住房商品化,通过商品化的方式不断推出新住房,来满足职工需要,解决了职工住房的良性循环问题,迈出了全国住房制度改革的第一步。

(七)成立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股份有限公司

1981年4月,袁庚向中央提议,将距南海东部油田中心200公里的赤湾建成一个深水港和石油后勤服务基地。1982年,中国南山开发 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袁庚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其有别于招商局全资开发蛇口工业区的模式,由六家中外企业合资组成,共同开发建设赤湾。该公司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股份有限公司,它仅用三年时间,便在荒僻海滩上建成了初具规模的深水港区、石油后勤基地及配套措施,成为中国港口建设史上的首创之举。

(八)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

袁庚时刻注意捕捉蛇口改革开放的精魂,提炼最能体现蛇口特色的口号。1981年3月下旬,袁庚坐船从香港赶往蛇口,途中突然有了思路,摸出一张白纸,趴在舷窗边,写下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顾客就是皇帝,安全就是法律,事事有人管,人人有事管”六句口号。在之后召开的工业区干部大会上,袁庚宣读了这六句口号,并做解读,得到大多数与会者的赞同。一周后,一块写有“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板子第一次在蛇口竖起来。但不幸的是,不过两三天,木板被当地农民拆掉当柴火烧了。

半年后,袁庚在园坛庙培训中心讲课,再次提到那几句口号。11月底,在蛇口最热闹的

商业街、华苑酒家门前的小广场上,竖起一块写有“时间就是金钱,效率

就是生命,事事有人管,人人有事管”的牌子。在当时,金钱被认为是

资本主义的追求,社会主义鼓励的是大公无私;计划经济体制下,平均主义和“大锅饭”是常态,突然有人提“效率”,且把它当成“生命”,很多人不习惯。1982年春,一场针对改革开放的非议再次出现,“姓社姓资”之争不断扩大。袁庚考虑再三,命人将牌子拆除。

1983年8月份,时任蛇口工业区宣传处副处长周为民认为这句口号

有引领蛇口人以全新的观念与时间赛跑、促进蛇口人在改革开放中不断创造辉煌的作用,命人制作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巨幅标语牌,立在港务公司门前。

1984年春,邓小平第一次南巡。得知邓小平要亲临蛇口,袁庚要求工程公司制作了一块“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标语牌,立在当时从深圳市区进入蛇口的分界线上。这句口号到底对不对,他想从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口中得到一个答案。事实证明,邓小平对深圳和蛇口的改革开放建设是满意的。1984年月2 24日,邓小平曾谈道:“深圳的建设速度相当快……深圳的蛇口工业区更快, ……他们的口号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得到了邓小平的肯定和赞许,“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口号从此广泛传开。

(九)民主选举蛇口工业区管委会

袁庚认为蛇口搞改革开放的核心问题,是实行社会主义高度民主,而实现民主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职工要有一系列的新观念来代替封建落后的旧观念。

1985年4月24日,蛇口工业区试行无记名民主选举产生当地最高管理机构—蛇口工业区管理委员会。这是新中国第一家由直接选举产生的领导机构,是中国管理体制的一项重大变革。

(十)成立第一家企业法人股份制商业银行

1986年,袁庚提出引入竞争机制,由蛇口 工业区负责,不要国家投资,创立一个商业银行。在其努力下,1987年4月8日,在蛇口工业区内部结算中心的基础上,新中国第一家企业股份制商业银行招商银行正式成立。1988年5月27日,新中国第一家由企业创办的商业保险机构—平安保险在蛇口开业。

袁庚主导的改革,形成了新的时间观念、竞争观念、市场观念、契约观念、绩效观念和职业道德观念等。蛇口工业区最先开放、最先改革、最先崛起,开创了“蛇口模式”,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

1993年3月,袁庚从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岗位上离休,但他创造的事业不但没有结束,反而愈发精彩。他缔造的“蛇口精神”成为时代最具感召力的号角,激励着深圳一批批创业者。他创立的招商银行、平安保险等,在后继者的努力下,发展成为行业翘楚。

2016年1月31日,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探索者袁庚,因病医治无效,在深圳蛇口逝世,享年99岁。■

参考文献:

1.涂俏:《袁庚传:改革现场 1978 — 1984》,作家出版社2008年版。

2.袁庚之子提供的相关资料。

袁庚

《关于我驻香港招商局在广东宝安建立工业区的报告》

蛇口企业管理干部培训班开学典礼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标语牌

1984年1月28日,邓小平视察蛇口工业区时,听取袁庚的工作汇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