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头颅、洒热血,早已视等闲” —夏明翰给妻子的信/

肖飞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肖飞

亲爱的夫人钧:同志们曾说世上惟有家钧好,今日里才觉你是帼国贤。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凄凄泪涟涟。张眼望,这人世,几家夫妻偕老有百年。抛头颅、洒热血,明翰早已视等闲。各取所需终有日,革命事业代代传。红珠留着相思念,赤云孤苦望成全,坚持革命继吾志,誓将真理传人寰!

这是1928年3月,夏明翰临死前在阴暗潮湿的监狱里,用敌人给他写自白书的半截铅笔,给妻子写下的遗信。两天后,夏明翰在武汉市鹦鹉洲被国民党反动派枪决,就义前,他写下了“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这样一首气吞山河、大义凛然的就义诗。

豪坤家庭中走出的革命者

夏明翰,字桂根,曾随母姓,取名陈日羽,祖籍湖南省衡阳,1900年农历八月出生于湖北省秭归县。12岁那年,随家人回到衡阳,入衡阳县石鼓国民高等小学堂读书。夏明翰的父亲夏绍范,字孝琪,清朝诰授资政大夫。1901年,夏绍范钦加三品职衔,署理归州知州,被派往日本考察政务。期间,他目睹了日本明治维新的盛况,向往科学与民主。辛亥革命后,归附革命,奈何没来得及有所作为便去世了。父亲去世后,母亲陈云凤带着他投奔祖父夏时济。夏时济中过举,曾得进士衔,做过京官。他很疼爱夏明翰,一心想让他读“孔孟之道”,经常教他读《三字经》《千字文》等。

夏明翰的母亲陈云凤,思想开朗,性格温良,擅长诗文,受丈夫夏绍范影响,倾向科学、民主和维新革命。她不赞成孩子死读“四 书”“五经”,主张让其接受新式教育。祖父和母亲两种不同教育思想的冲突,使幼年夏明翰养成了思考和探索真理的习惯。

少年时代的夏明翰,并不以“夏府少爷”自居,他爱读书,善思考,极富同情心。一次,他见一女佣气喘吁吁地挑着一担水,便主动帮忙,被祖父训斥说那不是他应该做的事,他应

该去背唐诗。夏明翰坚持自己是对的,帮女佣把水担到了厨房。后来谈及此事时,他说:“祖父要求我读唐诗,我看他自己就没读懂唐诗。唐诗中有两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他天天只知喝茶、用水,哪知道挑水的不易。”

1917年春,夏明翰违背祖父意愿,考入湖南省立第三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在学习中逐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思想,走上了革命道路。次年4月,吴佩孚攻入衡阳,部队所到之处,奸淫掳掠,放火杀人,无恶不作。夏明翰愤然写下了一首讽刺诗,揭露军阀政客们的丑态:“眼大善观风察色,嘴阔会拍马吹牛,手长能多捞名利,身矮好屈膝叩头。”当时夏时济颇有盛名,引得吴佩孚来访,并送给夏时济其亲手写的书法。看到祖父夏时济打着赤膊、拖着辫子,送吴出门,并说“坦坦赤心,精诚相送”,夏明翰十分恼火,冲进厅堂,将吴佩孚送来的字屏撕得粉碎,祖孙矛盾激化。

1919年五四运动风潮波及衡阳后,夏明翰与同学们响应湖南省学联的号召,发动罢课,推动罢市,声援北京学生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斗争。1919年6月17日,以“联络感情,交换知识,促进文化,改造社会”为宗旨的湘南学生联合会成立,夏明翰当选为第三任总干事,还主编和发行了《湘南学生联合会周刊》。在查禁日货的斗争中,夏明翰首先发动自己的弟弟妹妹夏明震、夏明衡等,把祖父藏在夹墙里的日货搜出来烧毁,继而带领国货维持调查组和学生义勇军到货场、仓库、商店等处清查日货,将查到的日货在湘江边的空坪上烧毁。

1920年,湖南爱国反帝和驱除军阀张敬尧运动风起云涌。3月,参加湖南省学生赴衡驱张请愿团的何叔衡来到衡阳,曾拜访夏时济,争取他支持驱张运动。夏明翰不解何叔衡为何要拜访祖父那样的顽固派,前去质问。经何叔衡解释,他明白了做上层工作的重要性,不再反对做祖父的工作,还听从何叔衡的意见,利用直、皖两系军阀间的矛盾发动学生请愿,要求吴佩孚支持驱张。

夏明翰在衡阳领导学生运动,引起了富商、士绅等的不满,要求夏时济严加管束。夏明翰与祖父决裂,愤而离家。

同年秋,在何叔衡等的帮助下,他来到长沙,并结识了毛泽东,二人志同道合,结下深厚友情。此后一段时间,他阅读了众多进步书刊,坚定了革命理想。

1921年8月,湖南自修大学开学。经毛泽东推荐,夏明翰成为自修大学第一批学员,并任学习组长,兼任《湖南学生联合会周刊》编辑,工作十分出色,受到毛泽东、何叔衡的赞赏。夏明翰向何叔衡表达了想要入党的愿望。毛泽东知道后,专门找夏明翰谈话。夏明翰表示:“我想入党,不是考虑对我个人有什么好处,我痛恨封建家庭,不要祖宗遗产,讨厌官场钻营,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挽救中华民族的危亡,为工农的翻身和人类的解放奋斗终生。”毛泽东听后称赞他就是党需要的人才。不久,经毛泽东、何叔衡介绍,夏明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5年,夏明翰任中共湘区执委委员兼农运书记。他经常装扮成农民,深入长沙、平江、浏阳、湘潭等县农村调查研究,了解农民的生活情况。他很注意培养农运干部,保送革命青

年到广州“农讲所”学习;在各县办农民运动讲习所,为县、区培养了众多农运骨干。

毛主席为他当“月老”

1922年,夏明翰领导长沙人力车工人罢工,长沙湘绣厂女工郑家钧为掩护他,中弹受伤。夏明翰经常去看望她,接触中二人渐生情愫。1926年4月的一天,毛泽东来到夏明翰的房间,看到他在洗衣服,劝他找个伴侣,并说郑家钧对他不是很好吗?夏明翰笑道:“家钧好!家钧好!”经毛泽东挑明,1926年农历九月初四,郑家钧和夏明翰结婚了。在长沙市清水塘四号的新房里,仅有一张床、一张方桌和几条长凳。婚房虽简陋,但却高朋满座,何叔衡、李维汉、谢觉哉、郭亮、易礼容、龚饮冰等都来了。李维汉、何叔衡、谢觉哉等送给他们一副别出心裁的对联:“世间惟有家钧好,天下谁比明翰强。” 1927年春节前夕,夏明翰夫妇搬到长沙望麓园一号,与毛泽东、杨开慧同住一个院子。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

是年二月,毛泽东回到武昌,举办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不久,夏明翰接到毛泽东的信,要他去全国农民协会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工作。夏明翰到武汉后,担任全国农民协会的秘 书长,兼任毛泽东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秘书,并在农讲所授课。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夏明翰悲愤不已,在一张载有革命同志被杀害的《民国日报》上写道:“越杀胆越大,杀绝也不怕。不斩蒋贼头,何以谢天下!”

6月,夏明翰由武汉回湖南,任中共湖南省委委员兼组织部部长。8月,毛泽东回到湖南,同省委商量发动秋收起义,制定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的土改政策。夏明翰主要负责联络工作,他经常化装成农民、商人,奔走于长沙郊区,向党的基层组织宣传秋收起义。同时他还鼓励自己的亲人加入到武装斗争的行列,经组织同意后,派其七弟夏明弼到衡阳、五弟夏明震到郴州、四妹夏明衡到衡山组织革命起义。

为坚定妻子的革命信心,他送给妻子一颗红珠子,并说:“我赠红珠如赠心,但愿君心似我心!”希望她永远怀着一颗红心,忠于人民,忠于党,忠于共产主义事业,在严峻的考验面前,永不变心。他们的女儿出生后,夏明翰为其取名赤云,意为“让赤旗插遍全世界”。

1927年9月9日,秋收起义爆发。在毛泽东指挥下,萍乡、铜鼓等起义的各路工农武装,席卷湘东、赣西。起义军攻打长沙计划受挫后,在文家市集合,毛泽东率队转向井冈山。夏明翰等也在党中央特派员任弼时帮助下,将下阶段工作重点放在扩大农民斗争,瓦解敌军队伍,组织自己的武装,建立苏维埃政权等。省委派夏明翰任平浏特委书记,以平江、浏阳为中心,组织武装暴动,以配合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他亲率暴动武装,攻占了平江县城。10月,夏明翰又来到浏阳,传达省委指示,帮助恢复县委,组织暴动。1928年,夏明翰因叛徒出卖被捕,英勇就义。■

夏明翰

夏明翰与妻子郑家钧

夏明翰的妻子郑家钧与长外孙在武昌都府堤毛泽东旧居留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