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玉碎却不愿瓦全” —陈觉给狱中妻子赵云霄的信/

刘萍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刘萍

云霄我的爱妻:这是我给你的最后的信了,我即日便要处死了,你已有身,不可因我死而过于悲伤。他日无论生男或生女,我的父母会来抚养他的。我的作品以及我的衣物,你可以选择一些给他留作纪念。你也迟早不免于死,我已请求父亲把我俩合葬。以前我们都不相信有鬼,现在则惟愿有鬼。“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并蒂莲,夫妻恩爱永,世世缔良缘。”回忆我俩在苏联求学时,互相切磋,互相勉励,课余时闲谈琐事,共话桑麻,假期中或滑冰或避暑,或旅行或游历,形影相随。及去年返国后,你路过家门而不入,与我一路南下,共同工作。你在事业上、学业上所给我的帮助,是比任何教师任何同志都要大的,尤其是前年我病,本己病入膏育,自度必为异国之鬼,而幸得你殷勤看护,日夜不离,始得转危为安。那时若死,可说是轻于鸿毛,如今之死,则重于泰山了。前日,父亲来看我时,还在设法营救我们,其诚是可感的,但我们宁愿玉碎却不愿瓦全。父母为我费了多少苦心,才使我成人,尤其我那慈爱的母亲,我当年是瞒了她出国的。我的妹妹时常写信告诉我,母亲天天为了惦念她的远在异国的爱儿而流泪。我现在也懊悔此次在家乡工作时,竟不曾去见她老人家一面,到如今已是死生永别了。前日父亲来时我还活着,而他日来时只能看到他的爱儿的尸体了。我想起了我死后父母的悲伤,我也不觉流泪了。云!谁无父母,谁无儿女,谁无情人!我们正是为了救助全中国人民的父母和妻儿,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一切。我们虽然是死了,但我们的遗志自有未死的同志来完成。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死又何憾!此祝健康!并问王同志好! 觉手书一九二八年十月十日

这封催人泪下的书信,现存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是革命烈士陈觉写给他同在狱中的妻子赵云霄的遗书。

觉醒改名 投身革命

陈觉,原名陈炳祥,号秉强,1907年2月日生于湖南醴陵。父亲陈景环是醴陵南乡泗 汾镇陈家垅的首户,家中有良田百亩,较为富裕。7岁时,父亲送他去泗汾镇崇德宫小学读书, 1919年毕业后又到东富乡刘遇公祠的私塾补习了半年, 1920年秋考入南二区西塘寺高小。1922年,陈觉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醴陵县立中学,蔡升熙、左权等人也同在该校学习。他们受进步教师的影响,经常阅读一些革命刊物。那时,正在安源开展工运工作的李立三曾多次回母校

醴陵县立中学宣讲马克思主义。陈觉渐渐树立了新思想,并将自己的名字由“陈炳祥”改为“陈觉”,表明自己是一个觉醒了的新青年,号“秉强”,立志于实现中华民族的富强。

1923年春,为抗议日本帝国主义赖在旅顺、大连,醴陵县立中学的进步师生发起抵制日货运动,陈觉带领同学们发传单、写标语,上街检查日货,将清查出来的日货当场焚毁。

1923年秋,陈觉与蔡升熙、左权等30余名进步学生,组建“社会问题研究社”。陈觉自费买来书刊报纸,供大家阅读。研究社每周举行一次讨论,成员就读书所得和时事发表见解,并将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整理出来,刊印在《前进》油印周刊上。陈觉担任周刊主编,积极写稿、编稿并提供部分经费。他经常看书写文章到深夜,有时一直到天明,白天仍照常上课,成绩优异,精力充沛,毫无倦容。他还经管了账目,每月定期公布,开支不够都由他从家拿钱来补贴。同学们对他处事能力深感佩服。

1924年10月,汪泽楷到醴陵成立了中共醴 陵特支,发展孙小山等为党员。是年冬,陈觉经孙小山介绍,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并当选醴陵县学生联合会负责人,积极领导醴陵县学生运动的开展。1925年春,陈觉经孙小山等人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夏天,陈觉从县立中学毕业。9月,被组织派往苏联留学。

异域相识 谛结良缘

赵云霄,原名赵凤培,1906年12月生于河北阜平。父亲赵吾川为清末秀才,母亲孟氏是个家庭妇女,生育子女7人。

年幼的赵云霄一边帮助母亲操持家务,照看弟妹,一边在父亲指点下学习知识。在她11岁时,县城南关办了一所小学,她向母亲提出想去读书,母亲最初没有应允,但耐不住赵云霄反复恳求,便典当了两件首饰,送她入学读书。赵云霄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读书机会,勤奋好学,成绩优异。

1922年,赵吾川在磁县谋得一个警察所所长的职务事,赵云霄也随之转到磁县读书。第

二年她高小毕业后,听说省会保定第二女子师范学校招收公费生,便前去报考,并收到了录取通知,于1924年9月入学。

不久,赵吾川因得罪上司而被解职,赵云霄失去经济来源,幸得同学中身为地下党员的李培之(后与王若飞结婚)解囊相助,得以继续求学。在李培之影响下,赵云霄的革命觉悟进一步提高,积极参加驱赶反动校长的学潮。是年冬,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

在保定读书期间,赵云霄经常与表兄王斐然通信。王斐然在1922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经常向赵云霄宣传进步思想,还为她取了“赵云霄”这个名字。1925年夏,赵云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秋,被组织党选派到苏联学习。

1925年冬,陈觉、赵云霄同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接触中,二人逐渐产生感情,后经学友王希闵介绍,结为夫妇。

敌人眼皮底下干革命

1927年7月,中国革命转入低潮。留苏的党员学生纷纷被派遣回国,从事苏维埃运动。这年9月,陈觉和赵云霄也经由东北回到上海,与地下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在法租界云南中路党中央的秘密机关,见到了瞿秋白、李维汉等,接受了到湖南工作的任务。

11月初,陈觉偕赵云霄回到家乡醴陵。当时,这里刚爆发了秋收起义,工农武装的主力部队随毛泽东上了井冈山,国民党反动势力卷土重来,实行“清剿”。陈觉、赵云霄与湘东特委书记滕代远、省委军事特派员陈恭来到醴陵后,立即与县委一道领导武装斗争。

1928年春,中共湘东特委和醴陵县委组织了醴陵年关暴动,陈觉任省委特派员,参与指导了这场斗争。为彻底推翻地主豪绅反动统治,广大农民军在党领导下,乘着湘桂军阀在湘混战,县城敌兵数不多的机会,于1928年月1 27日,由南乡出发直扑县城,血战整天,但未能攻下。接着又于2月27日第二次向县城进行总攻击,此次所到工农武装群众在5000以上,但由于动作不一,城内又无内应,农民军虽与敌人进行了英勇的战斗,终因组织不坚强,武器 不好及缺乏经验,未能取得胜利,被迫撤退。

陈觉、赵云霄当时居住在阳三石铁路工人宿舍,距离县城仅5华里。他们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白天在家研究工作、草拟文件,晚上外出发动群众。当时,陈觉与县委书记林蔚负责指导南区的土地革命,先后在沈潭、新田等地领导农民开展土地斗争,建立了以泗汾为中心,包括南二、南三、南四、西一、北二5个区的5个乡的长沙苏维埃政权。

1928年4月,湘桂军阀混战结束。湖南全省清乡督办署在长沙设立,重点进攻湘东的平、浏、醴三县。醴陵农村苏区遭受重大损失,全县各级党组织遭严重破坏。陈觉、赵云霄被派往长沙省委机关,进行地下工作。

夫妻共赴死 留下血泪遗书

1928年夏,陈觉被派往常德组织湘西特委,赵云霄因怀有身孕,留在长沙看守机关。

一天,赵云霄在回机关的路上,不慎被特务盯梢。她回到住处,听到敲门声,发现暗号

不对,急忙销毁了文件,并在窗口挂上报警信号。开门后,来人告诉她,是陈觉让他们来取文件的。赵云霄要赶他们出去,来人便露出真面目,胁迫赵云霄随他们走一趟。

在长沙清乡督办署,审判官对赵云霄说: “你不是一个寻常的共产党员,在莫斯科喝过洋墨水。你和陈觉的情况,我们早已经立案了,你还是老实说了吧。”赵云霄冷冷答道: “既然已经知道了,你就判吧,要杀要剐,都随你便。”言罢,再不肯讲话。审判官问不出什么,只得命令士兵将其送往长沙福星街的陆军监狱署。

10月初,陈觉也被押送到长沙陆军监狱署。原来,一个月前,陈觉被派到常德县城,以开药铺为掩护,主持湘西特委的工作。后行踪不幸被叛徒发现,引来国民党士兵包围了药铺。陈觉越窗逃跑未成,被捕,后被送到长沙。

陈觉被带到清乡督办署的会客室,一位满脸横肉的人对他说:“老弟,我来迟了。听说你在常德吃了不少苦,是我把你从那里要过来的。好险呀,差点儿让他们把你毙了。”他吩咐手下将陈觉的镣铐打开,自我介绍说自己叫何彦湘,家住醴陵泗汾何家垅,与陈觉的父亲交好,劝陈觉说,只要他肯供出共产党的组织,就立即释放其夫妇二人。

陈觉听完厉声说道:“住口,你这个无耻的 东西,替何键当说客,想拖着我与你们同流合污,办不到。”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刽子手的诱降。何彦湘恼羞成怒,命人将他押到牢房。

男女牢房由一条走廊连着,赵云霄看到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被架进来,正是自己日夜思念的丈夫,心痛不已,扶着铁栏杆,呼唤丈夫的名字。在狱中,在难友们的帮助下,陈觉和赵云霄通过递纸条联系,互相鼓舞激励。

不久,“惩共法院”以“策划暴动,图谋不轨”的罪名,判处陈觉、赵云霄死刑。二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当时赵云霄怀有身孕,提出待生下小孩再临刑,敌人被迫同意延期执行。

10月10日,陈觉在就义前,给妻子写下了这封信。

10月14日,刽子手将陈觉等一批共产党员押上囚车。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他们无所畏惧,集体高唱《囚歌》:

我们的革命有钢骨的意志,

英雄的气魄。

我们要斩断道路上的荆棘,冲破黎明前的黑暗。革命的暴风雨海啸般地狂吼,烈火般地燃烧。叫一切不合理的制度毁灭,叫一切反革命势力死亡。为了后一代的幸福自由,我们愿把牢底坐穿,为了庄严的共产主义事业,我们愿流尽最后一滴血。

囚车渡过湘江,他们被集体杀害于岳麓山穿石坡。得知陈觉牺牲的消息后,赵云霄悲痛欲绝。4个月后,她在狱中生下一个女婴,取名“启明”,寓意“黑暗中盼望破晓”。

一个多月后,赵云霄接到了“惩共法院”的死刑判决书。她抱着女儿亲了又亲,泪湿衣襟。晚上,提笔给女儿留下了一封遗书:

启明我的小宝贝:

启明是我们在牢中生了你的时候,为你起的名字,这个名字是很有意义的。因为有了你才四个月的时候,你的母亲便被湖南清乡督办署捕于陆军监狱署来了。当时你的母

亲本来立时死的罪,可是因为有了你的关系,被督办署检查了四五次,方检查出来是有了你,所以为你起了个名字叫启明(与你同样同生一个叫启蒙)。小宝宝,你是民国十八年正月初二生的,但你的母亲在你才有一月十几天的时候,便与你永别了。小宝宝,你是个不幸者,生来不知生父是什么样,更不知生母是如何人?小宝宝,你的母亲不能抚养你了,不能不把你交与你的祖父母来养你。你不必恨我,而恨当时的环境。

小宝宝,我很明白地告诉你,你的父母是共产党员,且到俄国读过书(所以才处我们的死刑)。你的父亲是死于民国十七年阳历十月十四日,即古历九月初四日。你的母亲是死于民国十八年阳历三月二十六日,即古历二月十六日。小宝贝,你的父母,你是再不能看到,而且也没有相片给你,你的母亲所给你的纪念只有相片和衣物及一金戒指, 你可以作一生的唯一的纪念品。

小宝宝,我不能抚育你长大,希望你长大时好好读书,且要知道你的父母是怎样死的。我的启明,我的宝宝!当我死的时候,你还在牢中,你是个不幸者,你是个世界上的不幸者!更是无父母的可怜者!小明明,有你父亲在牢中给我的信及作品,你要好好地保存。小宝宝,你的母亲不能多说了,血泪而成。你的外祖母家在北方,河北省阜平县,你的母亲姓赵。你可记着,你的母亲是二十三岁上死的!小宝宝,望你好好长大成人,且好好读书,才不负你父母的期望。可怜的小宝贝,我的小宝宝!你的母亲于长沙陆军监狱署泪涕

三月二十四日1929年3月26日,赵云霄从容赴死。■

陈觉的入党介绍人孙小山

陈觉

资助过赵云霄读书的李培之

陈觉、赵云霄就读的莫斯科中山大学

湖南醴陵烈士陵园内,陈觉和赵云霄的铜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