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刀跃马扫强敌—辽沈战役中的内蒙古骑兵部队/

何亮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何亮

导语: 1948年9月,辽沈战役爆发,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举歼灭国民党军队47万余人,战后国民党军总兵力下降到290万人,解放军总兵力上升至300万人,东北全境解放。经过新式整军运动的内蒙古骑兵第一师、第二师等骑兵部队,奉命参加了辽沈战役,出色地完成了某些步兵难以完成的战斗任务。乌兰夫同志曾评价:“内蒙古骑兵部队以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写下了一章与兄弟部队并肩作战、发挥骑兵特长、屡建战功的历史,为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的胜利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一、蒙古精骑骁勇善战

抗战胜利不久,国民党反动派招兵买马,勾结反动汉奸、土匪、恶霸和“光复军”等,大肆进攻解放区。仅在内蒙古地区,就抢占了通辽、赤峰和归绥等重要城镇,准备挑起一场反共反人民的内战。1945年11月,内蒙古各盟旗代表会议在张家口召开,在晋察冀中央局帮助和领导下,成立了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联合会坚决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建立少数民族军队的方针,设立军事部,时任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主席兼军事部部长乌兰夫开始着手组建骑兵部队。

草原牧民积极响应号召,涌现出很多兄弟、父子、叔侄一起牵着自家的马匹报名参军的事例。牧民从小就和马打交道,马术基本功

扎实,入伍后经短期军 事训练,就能较好地掌握马上射击、拼杀和冲锋等战术动作。骑兵部队骁勇善战,在茫茫的草原上,指战员挎着马刀、端着机关枪长途奔袭,如神兵天降,令敌胆寒。

1946年4月3日,“四三会议”召开,内蒙古长期被分割的局面结束。会议决定取消东蒙古人民自治军3个骑兵师的番号,统称内蒙古人民

自卫军。同年9月,在内蒙古赤峰市成立了卓索图盟骑兵纵队。这样,内蒙古人民武装力量就发展为5个师、1个纵队,共计两万多人。东蒙古人民自治军骑兵第一师于1946年1月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组建,这是一支以蒙古族指战员为主体,包括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回、满、汉等多民族的部队。这支部队于1948年月1改称内蒙古人民解放军,解放战争时期,骑一师被纳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序列。全师共3个团,2000余人,师长由王海山担任,政委由胡昭衡担任。1946年3月中旬,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将兴安南地区警备司令部改为东蒙古人民自治军骑兵第二师。骑兵二师为确保四平保卫战的后方安全,在梨树、怀德、长岭地区,与国民党“光复军”及土匪多次作战,打出了骑兵的军威。为配合作战需要,东蒙古人民自治军骑兵二师建制被撤销,后经调整整编,于1948年3月1日恢复骑兵二师建制,升为野战主力部队,称内蒙古人民解放军骑兵二师,师长由白音布鲁格担任,政委由胡秉权担任。昭乌达盟骑兵第四师与卓索图盟纵队于1948年9月合编为内蒙古人民解放军骑兵第十师,1949年5月改称内蒙古骑兵第三师; 1949年5月,锡察解放 区骑兵十一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内蒙古骑兵第四师; 1949年5月,锡察解放区骑兵十六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内蒙古骑兵第五师。

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军大举围攻中原解放区,挑起了全国性的内战。内蒙古骑兵部队在乌兰夫领导下,充分发挥灵活机动的作战优势,积极配合东北民主联军和锡察地区蒙汉联军,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斗争,多次粉碎了国民党军的疯狂进攻。内蒙古共产党工作委员会于1947年7月1日成立,通过在军队中建立各级党组织,实行党委集体领导下的分工负责制,建立政治委员、政治机关和政治工作等制度,有效确保了党对内蒙古武装力量的领导。内蒙古人民自卫军于1948年1月进行了统一整编,改称为内蒙古人民解放军。辽沈战役打响后,内蒙古骑兵第一师和内蒙古骑兵第二师参加了黑山阻击战和围困长春的战役,为辽沈战役胜利立下汗马功劳,为解放全东北和内蒙古东部地区作出了突出贡献。

二、阻击廖耀湘,骑兵第一师大刀立威

1948年8月,东北野战军已控制东北97%的土地和86%的人口,国民党军队55万人被分割、压缩在沈阳、长春、锦州3个互不相连的区域内。按照党中央、毛主席的部署,东北野战军决定抓住有利时机,发起辽沈战役。

1948年10月,人民解放军攻克锦州的主力部队肃清了锦州外围的国民党部队。奉命援助锦州守敌的廖耀湘兵团在东北野战军阻击下,缓慢进至彰武、新立屯一带。廖耀湘兵团是东北战场国民党军的精锐部队,全部美式装备,实力较强,总兵力接近20万。东北野战军于10月15日攻克锦州。在城内守敌被全歼后,国民党错估形势,仍命廖耀湘“西进兵团”继续向锦州进攻,企图与辽西葫芦岛驰援锦州的国民党军第十七兵团,形成东西两个方向夹击锦州之势,重占锦州,打开向关内撤退的通道。

东北野战军第十纵队等部队接到上级“坚决阻击廖耀湘兵团于黑山、大虎山以北地区”的命令后,归第十纵队指挥的内蒙古骑兵第一

师,除三团在长春外围执行围困任务尚未归建外,一团、二团和师直属连队全部投入到阻击廖耀湘兵团的作战行动之中,并经历了胡家窝棚、清水泡子两次激战,打出了军威。

黑山县胡家窝棚村,位于辽西交通要道路口,是廖耀湘的“西进兵团”向黑山、大虎山进攻的必经之地。1948年10月21日夜,内蒙古骑兵第一师二团奉命进抵胡家窝棚。占领胡家窝棚134高地后,随即修筑工事。22日下午侦察分队报告,发现敌骑兵部队200余人,以战斗队形向我方阵地靠近。为保障胡家窝棚主阵地侧翼安全,师部命令第一团接替第二团,继续在阵地构筑工事;第二团当夜出发寻机歼敌,力求将其消灭。在与敌骑兵第一旅第五团前哨遭遇后,二团团长富金山当机立断,指挥三连迅猛冲击。三连连长拉玛扎布组织全连在远处用炮轰枪射,在近处用刀劈枪扫,仅用一小时就击溃敌军主力。10月23日凌晨3时许,在重炮和飞机掩护下,廖耀湘的“西进兵团”二○七师三旅向我军胡家窝棚防御阵地发起猛烈进攻。约300人的骑兵第一团要在两公里宽的防御阵地上,抗击五六倍于己的国民党精锐部队,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骑兵指战员不畏艰险,英勇抗击。一团团长负伤后仍坚持指挥,一团二连连长布和吉雅腹部受重伤,用绷带缠住伤口,仍在岗位上继续指挥战斗,直至最后一刻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主阵地上的二连指战员,在阵地工事大都被摧毁,子弹、手榴弹全部打光的情况下,与敌展开白刃战,最后全部壮烈牺牲;骑兵二团指战员依托简易工事,顽强抗击,以密集枪弹和手榴弹打退敌人多次冲锋,顽强坚守阵地7个小时,毙伤敌人151人,用生命和鲜血完成了阻击任务。胡家窝棚阻击战是骑兵第一师战史上最激烈、最残酷的一次阵地坚守战。战后,敌俘供称:“我们就怕内蒙古骑兵的大刀和砍杀。”

24日上午9时,敌人在密集炮火和10余架飞机支援下,组织4个师左右的兵力向黑山、大虎山阵地全线发起进攻。为阻击敌精锐部队新六军第二十二师向我军侧翼清水泡子和羊圈子方向推进,骑兵第一师师长王海山结合战场态势当机立断,组织二团三连对敌左侧腹地实施 打击,通过乘马冲锋,迫使敌人一昼夜未能前进一步。为防止我军骑兵部队再次乘马冲锋,敌强制老百姓砍伐树木,摘下门板,推出大车,在阵地前设置障碍。当夜,我军主力八纵自锦州赶到大虎山一线,八纵二十二师接替了骑兵第一师阵地。在我军指战员勇猛抗击下,廖耀湘兵团陷入重围,节节败退,经26日、27日两天的激战,至28日晨,廖耀湘兵团全部被歼,高级军官大部被俘。

内蒙古骑兵第一师从组建到撤销的5年多时间里,共作战202次,毙伤敌人2534人,俘虏敌人6893人,缴获各种轻武器3012支(挺)、各种炮61门、军马2384匹,击落敌机1架,击毁装甲车2辆,立集体功23个,涌现功臣505(人次),功臣占当时全体指战员总数的19%。

三、兵镇黑林,骑兵第二师剑指长春

1948年9月,辽沈战役整体部署调整,东北野战军包括内蒙古骑兵第二师共计16万人围困长春。在内蒙古右前旗葛根庙开展整训的骑兵第二师在接到作战命令后,采取铁路输送和乘马行军的方式,以团为单位分成几路纵队向长春疾进,于9月10日先后到达长春西北的黑林镇一带。黑林镇是长春通往沈阳、辽西的交通要塞,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骑兵二师以黑林镇为中心组织防御,采取打、拉、阻相结合的办法,迟滞敌人行动,堵截敌人退路,争取时间配合主力部队消灭敌人。

在完成作战部署后,骑兵二师在黑林镇进行战前思想动员,开展战地练兵活动。“大兵团阻击战中怎样发挥骑兵特长?指挥员如何排兵布阵,阻击突围敌人、追击逃敌……”在练兵活动中,二师指战员组织学习战略战术,有效提高了作战指挥能力。二师从东北野战军总后勤部领取了骑兵专用马刀,为连以下干部、战士每人配发一把。战马如飞,刀光闪闪,练兵场上喊声震天,撼人心魄。配备马刀后,内蒙古骑兵部队如虎添翼。二师上下以连排为单位,通过开展乘马射击、乘马冲锋、乘马斩劈等临战课目训练,熟练掌握手中武器,战斗力迅速

提升。

骑兵二师阵前练兵,受到当地群众广泛称赞。这些称赞越传越神,传到长春守敌耳中,黑林镇原本只有两千多的内蒙古骑兵部队竟变成了五万。长春城内的守军大多来自南方,没有接触过内蒙古骑兵,听闻内蒙古骑兵“作战勇猛,马刀锋利,削铁如泥,骑兵追杀步兵,一刀下去就变成无头鬼”,各种传言使其军心涣散,以至于粮草用尽后,宁可饿死,也不肯轻易出城。国民党军队将领面对溃败的战事,无奈地对属下讲:“你们不要逃跑,外面有五万内蒙古骑兵,你们跑出去就会被他们砍杀,死无全尸。”长春城内有国民党新七军、六十军及一些杂牌部队,守军共计10万余人。东北野战军对长春守敌采取了“久困长围,开展政治攻势和经济斗争”的总方针。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通过空中投送获得补给,成了困于长春城内的敌军的唯一希望。东北野战军不断击伤、击落敌机,使敌空投次数越来越少。为争抢食品,敌军内部甚至相互残杀。

10月7日、8日两天,国民党新七军三十八师采取陆空配合方式突围,在遭到我围城部队毁灭性打击后,不得不龟缩回城。10月10日,敌人陆空配合反复向我围城部队防御阵地发起猛扑,妄图突破后沿铁路干线向沈阳逃窜。战斗异常激烈,骑兵第二师配合主力兵团追歼突围之敌,成功粉碎敌突围行动。10月14日,经过31个小时的战斗,东北野战军解放锦州,堵住了东北国民党军队逃向关内的陆地通道。困于长春城内的国民党军队在东北野战军强大的政治攻势下,面对突围失败、粮草断绝、空投无继、四面楚歌的绝境,先后投诚起义,宣布投降。10月17日,长春解放。

长春解放后,骑兵二师南下沈阳参战。到达开源附近时,骑兵二师强行军十几个小时,实施迂回,成功切断了铁岭敌军逃往营口的退路。铁岭敌军投降后,骑兵二师东渡辽河,经铁岭向沈阳急进。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骑兵二师二十二团在阿吉堡子追歼国民党五十三军一六九师运输团第二营,俘敌营长以下150余人。二师在进兵沈阳到达新城子以西时,追击国民党一个骑兵旅,迫使敌骑兵旅不战而降;在向沈阳城发起总攻时,二师遇敌五十三军炮兵师,迫于威慑,敌炮兵师没敢抵抗即告投降。11月2日,沈阳宣告解放。

1948年11月至翌年1月,内蒙古骑兵部队又参加了平津战役。1949年2月,配合晋察冀部队,再一次参加了绥东战役。在解放战争期间,内蒙古骑兵发挥骑兵快速、机动等特点,完成了战役侦察、远距离奔袭、运动防御等各项战斗任务,为全国解放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1949年10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骑兵部队参加了开国大典。红马队、黑马队共1900余匹战马组成骑兵师方队,以雷霆万钧之势通过天安门广场,成为此次阅兵的“压轴戏”,彰显了我军骑兵部队的浩然雄风。■

骑兵挥刀跃马冲锋雕塑

乌兰夫

开国大典阅兵中的骑兵方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